踏实进取,朴实无华:如何让中文走向世界

——广州访著名华人作家孙博

孙博、项鸿儒


孙博从加拿大飞广州,又从广州飞常德参加常德微小说颁奖活动,再去南昌大学文学讲座,回广州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刚刚下飞机的他们,一路风尘仆仆,脸上透露着一丝疲惫,但见到广州的文友我,他脸上的倦容一下子就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亲切的笑容与爽朗的笑声。在与孙博的交谈中,我感受到了他身上踏实进取,朴实无华的文学精神,正如他自己口中所说的中国文学精神,务实进取又充满激情。

孙博,上世纪60年代初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和心理学硕士班。1990年移居加拿大后,任滑铁卢大学心理学系访问学者、多伦多《世界日报》编辑主任、《星岛日报》资深编辑。参与创建加拿大网络电视台(365netTV.com)并任总编辑至今,担任过《福建人在多伦多》、《加拿大中国留学生纪实》、《加拿大警察实录》、《名人厨房》等大型电视纪录片的总策划及导演。

2003年至今担任加拿大中国笔会数届会长,出版十多部著作,如长篇小说《回流》、《小留学生泪洒异国》、《茶花泪》和《男人三十》,纪实文学集《小留学生闯世界》、《枫叶国里建家园》,散文集《您好!多伦多》,以及以《水管王》《蹭饭王》《忽悠王》等为代表的“王系列微小说”。20集电视剧本《中国创造》荣获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北京市广电局2011年度优秀剧本奖,并被拍成30集电视剧《错放你的手》播映。2014年获南昌大学颁发的“新移民文学突出贡献奖”。2018年获世界华文法治微小说大赛特等奖、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2017-2018)二等奖。2019年获西凤酒小小说全球征文大赛二等奖。另获多项微小说和闪小说大赛优秀奖。


第一见孙博老师,带着漂亮的太太,原来她太太是地道的广州西关人,中山大学法律系毕业,跟随先生孙博去了加拿大,她既是孙先生的生活伴侣,又是他作品的策划和经纪人。怪不得孙博有这样深的广州饮食情结以及广州文化情怀……中等个子,标准身材,一口标准,地道上海口音,皮肤小麦色,一身休闲服装打扮,戴上眼镜,很有作家风范,,神采奕奕,充满活力和朝气。让我联想到智慧。清秀的脸庞上,透射出儒雅之气,他讲座全程脱稿,妙语连珠,思维敏捷,言谈间不时冒出一些充满智慧和耐人寻味的中西方文学话语,与我们现场互动提问交谈,他不时爆发出几句精言警语,闪烁着文学,心理学,哲学,思想的火花,我不得不佩服他博览群书,触类旁通,小说家特有的灵气和悟性,聪明睿智。

孙博是一个“场”,一种文学故事的包裹。读他的文字时,你常常会被一种看不见的能量吸引进去,一种心灵的穿越。无论是他的散文,微小说,长篇小说,电影电视剧本,长文还是短句,孙博就站在他的文字中,或沉静或忧伤,或激越或安宁,那是他独有的气息,独有的气息,独有的句式,有如诗歌般的一唱三叹。文字是平面的,可那文字中透出的情感和人物却是立体的,散发着诱人的魅惑力,使你仿佛置身一间无形的3D电影厅,看他笔下的人物是在怎样地长歌当哭!

从《回流》,《小留学生泪洒异国》,《茶花泪》,《男人三十》纪实文学集《枫里建家园》,散文集《你好,多伦多》再电视文学剧本《中国创造》,长篇小说《中国芯传奇》,……从中国到加拿大,孙博以情感,以智慧,以想象为方舟,穿越人性,穿越时空,穿越中西方,穿越一个个男人女人的心灵,并放逐自己的灵魂与她们共舞,让那些如歌的过往,无休无止的情感纠葛,荡气回肠的人生故事从他的笔端一部部流淌出来,汇成一条带有孙博独特气息的文字之河。

孙博从1983年发表第一篇散文开始,30多年里共出版了小说,散文,随笔等近50本书,1000多万字。字里行间不仅仅灌注了他炽热的激情、青春的岁月,更记录了他生命走过的漫漫里程。如今在加拿大生活的孙博,写作之于孙博,已经不再是一种工作或谋生的手段,而是成为他生命的方式,也是生存的方式了。


1.项:孙博老师,请问你今次来广州讲《茶花泪》,《中国芯传奇》创作心得是怎么样的?能介绍一下这部小说的情况吗?

孙:《中国芯传奇》由孙博、曾晓文合著。20193月,中国大型文学杂志《百花洲》(2019年第2期)首发;20195月,单行本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

20多万字的《中国芯传奇》全景展示美国硅谷IT精英回归北京中关村创业的经历,再现“中国创造”的艰辛与荣耀,散发正能量;自然融入最近20年在世界和中国发生的影响经济的重大事件,尝试把握社会脉搏。其精神主旨和现实意义在于呼应时代的最强音:中国企业急需创新,树立品牌,由“中国制造”逐步向“中国创造”转型。

小说以北京中关村、美国硅谷为大背景,采用双线并进法。一条线索为海归精英、本土人杰和美国出色人才之间的感情纠葛、悲欢离合,另一条线索为海归企业成功缔造中国芯片,连手民营企业收购美国知名公司,试图通过悬念迭起的情节和原汁原味的细节,着重表现主人公的曲折命运和心路历程,融合情志,并蓄人生风月与时代风云,抒写经济转型时期当代人情感的漂泊与回归、执着与困惑。

《茶花泪》的写作是因孙博在采访过程中听到许多华人女性移民的故事,经过整合,他把这些故事融入这部小说中。主人公章媛媛是美丽迷人的上海女孩,原本在上海当护士,其纯真的初恋却被情人的欺骗击得粉碎。在母亲的支持下,章媛媛东渡日本,在东京被餐馆老板先强奸后包养,过着表面尊荣实则屈辱的生活。后来她通过假结婚移民加拿大,在多伦多又被自己的高中同学欺骗,投资餐馆失败,不得已走上卖笑生涯,被迫学跳舞在酒吧充当脱衣舞娘,还卷入黑社会、卖淫、贩毒事件。后来她幸运巧遇台湾留学生赖文雄而得以脱离苦海,并由此与真诚善良的赖文雄展开一场悲情之恋。但她最终因不敌艾滋病折磨,不堪忍受黑帮残害而选择自杀,跳入尼亚加拉大瀑布,魂断异乡。有心理学教育背景的孙博,以真切细腻的笔触,剖析了章媛媛30年短暂人生的心灵成长史,探究另类海外华人女性何以走上不归路的诸种可能因素,冀望引起读者对华人移民热潮的关注和反思。

身为海外作家,讲好中国故事不易,而立足于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讲好现实中国的故事更难。这部《中国芯传奇》是我们正视当代生活、迎接创作挑战的结果。


2.项:请问你,可以站在东西方文化高地上谈谈中国与世界文学吗?

孙:中国文学有其自身发展的规律,与世界优秀文学的距离正在拉近。写作一定要有思想在里边的。这是我的信念,也是多年来在作品中孜孜以求的。我认为,一个海外作家在市场面前,一定要根据市场需求、读者需求来写,如何保持你的人文精神?保持你的文学品位?这是当今每一位作家都要面对的问题。作家要在作品里体现有深度的思想。文学应该是对人生的一种诗意的探索,作品要有反思人性,拷问灵魂的人文深度。


3.项:你认为中文作品如何走向国际?

孙;首先要有好的译本,翻译者具有较好的中英文功底。外文书的出版社积极参加国际书展,希望售出更多语种版权,包括影视版权。


4.项:你去加拿大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写作吗?出国后你的写作情况怎么样?

孙:出国28年,至今一直在做新闻工作。写作也有20年,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剧本等十多部,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韩文。担任30集电视剧《错放你的手》编剧,导演电视系列片多部。曾获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北京市广电局优秀剧本奖、多项微小说和闪小说大赛特等奖等。


5.项:据我所知,你阅读量相当惊人。在当今浮躁的文坛中,你是难得能够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写作的人。你不仅写出了大量的文学作品,还安静地,心无旁骛地读了大量的书籍,写出了大量充满思辨色彩,充满正能量的小小说。你的小说有个性,鲜明的时代特征,你执着于自己的信念而不去迎合别人,同时他又是一个时刻被激情鼓动着的作家。你的写作,经常是处在一种激情饱满的状态中。

孙:是的,我的《茶花泪》引用成语,唐诗宋词就有四百七十个,阅读的书多了,就会博取百家所长,但又要有自己的文字风格和语言的节奏,小说又贴近现实生活,既有文学性,也有可读性,故事性。


6.项:你怎么样看美加以及其它国家的中国作家文学创作情况?他们的写作情况怎么样?

孙:目前海外华文华学发展迅速,出现了一批较好的好品。但作品总体水平上,与中国本土作家还有一定距离。


7.项:你认为中国文学如何才能更好地被西方读者接受,是宣传不够?还是翻译水平跟不上?

孙;翻译水平跟不上,宣传力度不够。


8.项:你近来除了写长篇小说,还有写短小学,散文,随笔,你是怎么样转变文学题材写作的?

孙:除了长篇小说外,最近一年多也写了不少微型小说、散文和随笔,相比长篇创作,写千把字的短文如同度假,但我希望在度假中有奇遇,有感而发,写出特色。


9.项:你也涉及影视剧,如何看待作家触电?

孙:写小说完全是个人的,而剧本往往是集体的。作家触电是好事,但最好不要自己盲目去写剧本,而是等影视公司邀约。


10.项:你今后的写作计划?方向?

孙:继续站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上,讲好中国故事。长篇小说、剧本创作并重,附带写作新闻评论、微型小说、散文和随笔。


11.项:中国作家在海外生存状态怎么样?写作环境以及还有那些存在问题?

孙:海外的中国作家绝大部份是业余的,写作是工作之外的个人爱好。具有专业水平的作品并不多,缺乏经典作家,还需大家共同努力。


12.项:海外中国作家如何才能融入当地?海外中文出版业,中文报刊目前经营状态和经营情况怎么样?

孙:海外中国作家要融入当地,外文必须要有较好的功底,多多参加他们的活动。海外中文出版业、中文报刊,目前经营情况并不好,受到网络多媒体的冲击。为了与时俱进,必须开发融媒体,包括视频等。


我知道孙博是上海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然后又留校,父母又是高级知识分子,如果没受过良好的家庭文化熏陶和正规的高等教育,未经受过古典诗文的浸淫和影响,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和士大夫文化品格缺乏深切的认同,显然写不出《中国芯》,《茶花泪》,这样的高品位之作。他这本《中国芯》无处不透射出对现实世界洞幽烛微的哲学观照和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对作家而言,面对面的交谈远不如读他的作品对他了解得更深更细,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正如他自己所说;“散文之于我,是有着切肤感觉的一种文体,散文需要一种特殊的浓郁色调,像血。”“我喜欢我小说中所创作的所有女性男性,无论是中国还是加拿大的。在书写着她他们每一个人的时候我都满怀深情,力透纸背。我会在她他们身上打上我自己的深深烙印。她他们是因为而存在的,或者我因她他们而存在,总之是我塑造了她他们,所以我和她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会心心相印,灵肉相依……”

孙博曾说:“对于文学创作,天分、勤奋、体力缺一不可,还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海外作者尤其如此。小说家是‘存在的探索者’,经过这十多年的默默耕耘,我深深知晓小说创作的艰难困苦,然而,我仍会执迷不悟地探索下去,继续站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上,关注如何让中文走向世界,关注重大社会问题,淋漓尽致地书写人性人情,创新求变,竭力反映时代变迁。今生今世,不敢奢望写出传世杰作,但我渴望检验自己,到底能走多远?”

孙博如此不断激励自己,相信他会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