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统与女性写作

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第七分论坛纪要

作者:王红旗、洛樊萍等    来源:名作欣赏    时间:2016年12月2日

策  划:

陆卓宁、王红旗、樊洛平 、戴冠青

 

世华文学大会群贤毕至,女性文学论坛英华荟萃。枫叶染红北京的季节,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华文作家,相约2016年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以八个论坛的宏大阵容,共享文学时空。第七分论坛,女性文学论坛以“文化传统与女性写作”为主旨,由张炯先生、王红旗教授主持,陆卓宁、戴冠青教授评议,海外女作家、评论家的讲演精彩纷呈,“风景这边独好”。

 

第一场主持人:张炯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

 

第一场评议人:陆卓宁教授(广西民族大学)

第二场主持人:王红旗教授(首都师范大学)

第二场评议人:戴冠青教授(泉州师范学院)

撰稿人:樊洛平教授(郑州大学)

 

关于女性经验和生命故事的讲述

海外女作家文学创作最打动人的地方,往往源自于海外生存背景下漂泊打拼的女性经验和生命故事,而异域文化的矛盾冲突,使得这种人生“跨界”步履艰难又纷繁多姿。本论坛颇有成就的几位海外女作家的创作谈,既基于真切的自我生命体验,也不乏女性的自审和省思。

 

陈谦(美国华文女作家)

陈谦是描写硅谷生活而引人瞩目的旅美作家,其新获“中山文学奖”的力作《无穷镜》,以互为镜像的艺术建构方式,搭建起女性的生命舞台与人生帷幕,将当今时代硅谷人的命运与挣扎、心灵与彷徨,刻画得栩栩如生。新作《无穷镜》,她所看重的是新兴技术的嬗变给人类带来的冲击和改变,女性在现实迷雾中为实现自我价值的人生坚守。女主人公珊映身上所体现的,正是作者对硅谷全新认识和复杂面貌的表达,作品希望带给人们一种无穷镜像的生活思考和艺术张力。

 

刘瑛(德国华文女作家)

刘瑛透过个体生命经验传达的,是许多海外女作家华文写作的共同心路。第一,告别从前在中国的知识女性背景,从零开始学习,突破语言关;第二,沉入家庭担负女性角色职责,由此开始与家庭、孩子、学校相关的亲子教育写作;第三,越出家庭空间限制,重新寻找女性价值定位,写作就成为一种精神突围的方式。新近出版并引发文坛关注的小说集《不一样的太阳》、以及《刘瑛小说散文集》,见证了刘瑛文学追寻的力度。

 

倪娜(德国华文女作家)

倪娜以一个中德边缘人在海外生活的身心体悟,深情言说《写作,灵魂的陪伴,通往家乡思念的通行证》。她谈到,踏上德国国土的那一天起,从最初的语言关、乡愁关,到之后的打工难、融入难;从什么都做过,到什么都干不长,最后什么都不想干,一门心思搞创作,那么是一股什么力量在支撑呢?正是文化的传承性使移民承载着太多的民族基因和记忆,通过母语写作找到了通往家乡的汉语通行证,这让作者沉迷陶醉,将写作视为一种事业追求。

 

宋晓亮(美国华文女作家)

宋晓亮以一篇散文朗诵展开《女性的翅膀》,犀利、尖锐而不失幽默,现实感强又不乏穿透力,女性的自立意识与生存智慧沉浸在其中,实则成为一种女性独白。

 

王海伦(加拿大华文女作家)

王海伦围绕长篇小说《枫叶为谁红》的创作谈,融汇了有关新移民女性、子女、文化冲突的深刻反思。作品重在表现女性移民在异国他乡的心路历程和生命悲情,以及新移民子女在东西方文化冲突中曲折成长的故事;但作者更着意探讨的,一是新移民女性家庭破裂的原因,二是新移民第二代健康成长的关键,三是心理障碍与两性关系的问题。

 

孟悟(美国华文女作家)

孟悟在《女性经验和生命故事:海外经验对女性的创作影响》的发言中,谈及旅美20年来的生活与创作,感慨人在红尘,酸甜苦辣都要尝遍。虽然辛苦颠簸,但与众不同的经验就是财富。尽管在美国换过几次专业, 跳过许多次槽,但还是喜欢以工作的方式融入到美国社会内部,通过职场去体验、思考跨文化交融的斑斓与迷离。女性作家的创作总是离不开爱情,她喜欢把人性中的爱恨情愁与社会大背景结合起来,希望文字和思想更有厚重感。

 

周长莉(巴西华文女作家)

周长莉讲述《圣保罗女性的生命故事》,来自于女性视角的感同身受。华人女性在巴西社会遭遇的家庭关系、子女教育、生活打拼、思乡情感、异域文化冲突等一系列问题,演绎了自身曲折复杂的生命故事,也给巴西华文女作家带来源源不断的写作素材。

 

跨时空、超性别文学叙事的追求

面对当今世界的全球化趋向,海外华文女作家敏锐地意识到跨地域、跨文化、跨时空写作的新视野,开始不断跃出单纯的女性经验和性别视角,由此带来女作家的创作格局变化,也引发学界对海外华文女性创作多角度的关注。

 

陈瑞琳(美国华文女作家、评论家)

陈瑞琳作为北美华文文学的著名评论家,从《“离散”与“回归”:谈北美当代女性创作的汉语成就》,特别注意到北美华文女作家近年来的创作新变:即在全球化视野下寻求文化融合,在超越乡愁的高度上,更多关注超越地域、超越国族的人类关怀,在新的层面上进行中西文化的对话。她还列举了查建英、周励、严歌苓、张翎、陈谦、施玮、李彦等作家的成绩单,展示“风景这边独好”的女性写作成就。

 

秋尘(美国华文女作家)

秋尘兼具理科专业和作家创作的双重背景,又以现当代文学博士的眼光考察《北美新移民婚恋书写的女性形象》,她将种族、国家、宗教、文化等多种元素融入自己的思考,概括出自主型、不满型、传统型、开放型、慈母型等五种女性形象,提供了新移民女性形象书写的独特认知。

 

朱育颖(中国,合肥学院教授)

朱育颖在《新移民女作家的时空感知》中认为,新移民女作家与母土和居住国都拉开了距离,有着“东来西往”和“东张西望”的跨文化生存经验,她们用“第三只眼”观照小人物和大历史,以跨域书写在逝水流年中把握“中国经验”和“第三时空”的审美之思,有许多别辟蹊径的文学探索。严歌苓的《妈阁是座城》、张翎《流年物语》、陈谦《无穷镜》等作品是为见证。

 

王彦彦(中国,兰州交通大学副教授)

王彦彦对《新移民小说的历史叙事》的探讨,着眼于新历史主义视角的研究。在她看来,新移民小说在中国现代史的历史叙事中,主要突出了民间立场和个体视角上的转换,旨在还原被以往宏大叙事遮蔽的历史,树立个体的“人”在历史中的主体地位。新移民小说在“文革”叙事中,华文写作与英文写作存在明显差异,虽然都有人性角度切入的反思和批判,但前者更为看重民族写作的立场。

 

麦胜梅(德国华文女作家)

麦胜梅研究《欧华女作家吕大明的文字魅力》,知人论世,细致入微。吕大明一生横跨欧亚两地,既承继了中华美文的传统,又对西方古典文学有所向往,将阅读与书作为生命方式,写游记,品文化,歌咏生命真谛,体味有情世界,在充满书卷味的跨域写作中,融入自己对于大自然、社会的人文关怀和哲理思索,并以唯美和智慧的闺秀美文风格,标志了海外女作家纯文学写作的一种高度。

 

潘碧华(马来西亚大学教授、作家)

潘碧华分析李忆莙屡屡获奖的长篇小说〈遗梦之北〉,透过落户南洋的叶氏家族几代人的命运波澜和生命故事,特别是叶家女性的“世界”和“日子”,小说跨越不同年代动荡的歷史背景,融入南洋华人社会大量的人、鬼、神生活元素以及宗教般的宿命感,以一部马来西亚华人历史的全景图,道出沉重的历史沧桑感和生命无法掌握的忧伤。源于女性又超越女性视野的写作,透过“人”走在“远方”向着“家”的回归,也以一种“母体”的依恋和“宿命”的暗示,阐发了“失乐园”、“复乐园”般的原型寓言的底蕴。

 

王文胜(中国,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王文胜围绕疾病叙事,解读融融记录自己和丈夫迈克一起与癌病搏斗的《死亡日记》。在她看来,这部作品的华语文学创作价值在于,作者从基督教的信仰维度展开疾病叙事,通过书写他们在疾病治疗过程中的平安与喜乐,表达了一种经历宗教救赎、感恩人生、觉悟灵性生命成长的特殊情感体验。

 

陈永和(日本华文女作家)

陈永和从个体的角度切入,讲述《在日华文写作人的故事》,荣获“中山文学奖”作品入围奖的长篇小说《1979年纪事》是以为证。通过重返“文革”历史记忆的超性别写作,作品旨在真实地呈现曾经有过的非常时代对社会生活和人们心灵的影响力;其还原历史、叩问人心的精神穿透力,令人震撼。

 

许爱珠(中国,南昌大学教授)

许爱珠的《映日之花别样红——日华女作家创作综论》。对日华女作家对日本的社会历史和中日文化的内在差异性有着深刻洞察,既有女性的细腻,感性,又能超越性别,站在文化批判或反思的立场上写作。华纯,以文化与艺术的面孔写作,执着于日本历史人文和自然景观的专题采访,并融入鲜明的环保意识,散发着母性的光辉。陈永和,历史哲学的写作,以超性别视角提供新的“文革”叙事,引发读者的心灵震颤和深刻反思。林祁,灵动多情的女性写作,凸显强烈的中国文化归属感,也不乏对于日本的物哀之说、樱花、温泉文化、富士山精神的独特认识。弥生,纯净柔美的少女写作,充满内在张力,颇得冰心抒情哲理小诗的韵味

 

杨元勇(新西兰作家)

杨元勇提供了《新西兰女性文学推动本地华文创作的发展》的新信息。受女权运动引领的新西兰女性文学风尚,持续地影响到华文文学创作。华文文学创作初期,多写八九十年代新移民安置及生存境遇、留学生生活,拥有女性观点的细致观察。之后,开始将毛利文化、绿色环保意识、消费者权益、民族平等新西兰文化元素,融入到华文文学创作。当前比较流行的则是儿童教育、两性感情、旅游、休闲美食、环境保护、文化融合,人道主义等题材。杨熹文、林寶玉、珂珂、燕宁、米娜、亚冰,显示了新西兰华文女作家的创作硕果。

 

 

张勇耀(中国,《名作欣赏》执行主编)

张勇耀从近年来《名作欣赏》关注和刊发海外华文女作家研究文章的编辑实践出发,来谈《海外女性华文创作对国内女性文学创作的借鉴意义》。她总结出“生活在别处”的海外女作家的创作特点,一是视野更为广阔,家国意识更为浓厚;二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更为关注;三是更容易体现成长的阶段性;四是更容易有“大题材”写作。做读书的、有学问的、拥有理想主义的女作家,海外华文女作家所提供的创作优长,值得国内女性文学创作界思考和借鉴。

 

 

突出了人类意识和生态关怀

现代社会进程中,人与自然资源和生存环境的矛盾不断加剧,生态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尖锐。本论坛的三位会议代表,专门谈论生态及自然写作问题,传达出强烈的人类关怀意识。

 

张凤(美国华文女作家 )

张凤以开阔的生态文化视野,阐释《生态关怀永续发展与东西方简约生活》的新理念。从19世纪美国作家梭罗回归自然的《瓦尔登湖》,到近年来日本出现的极简主义生活理念,再至海峡两岸中国人的民间环保运动与自然写作,东西方社会与文坛作家的生态关怀样貌一一呈现。作者热切地期待,环保可以首先“从我做起”;文学创作可以与天地更亲密融汇,感知生命意义的源头,由此传达出对人类的终极关怀。

 

古月(中国台湾女诗人 )

古月发表了《地球只有一个——关怀环境》的诗人感慨。痛心于刚果无休止的战争对于生命和自然环境的摧毁,诗人愤怒地质问:什么时候世界才能不需要战爭与武器,而迈入下一个新的文明?有感于当今科技文明给人类自然环境带来的冲击及所引发的种种危机,诗人呼吁:地球只有一个,当怀以悲天悯人的心来爱这块土地,以人溺已溺的爱心来关怀正视环境,给后代留一片淨土,以达到世界和平的共同体认。

 

朱颂瑜(瑞士华文女作家)

朱颂瑜言说《用有限的文字能力传递无限的美与光明》,尽显绿色环保意识和生态文学写作姿态。在瑞士,她了解到自然生态美不仅仅是自然形成的,更是人为努力的结果。透过自己婆婆给小鸟喂食、义工帮助青蛙过马路的日常行为,她发现了其中的庄严、虔诚和温暖,更感受到瑞士民众生态保护的高度自觉性,也由此反思中国与瑞士在自然生态保护理念与实践方面的距离。作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瑞士代表,从创作《把草木染进岁月》《大地的英雄》《蛙声善引》等生态文学作品一路走来,她非常希望用自己的笔来发现和传递自然的美与光明,以唤醒工业化时代人类心灵深处的眷恋和记忆。

 

由此,第七分论坛讨论主题的三个层面,勾勒出从女性生命经验言说,到跨时空、超性别的文学写作,再至生态关怀的人类意识抵达,它所触及的、正是海外华文女作家不断超越的创作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