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做客暨南大学:多少次行走,多少次离别

日期:2013年12月6日     记者:钟慧

2013年12月5日下午,著名华人作家虹影携其丈夫亚当·威廉姆斯应邀来到暨南大学,进行题为《多少次行走,多少次离别》的讲座,讲座由暨南大学中文系主任苏桂宁教授主持、暨南大学龙扬志老师点评,近百位文学爱好者聆听了此次讲座。

虹影及其丈夫亚当·威廉姆斯在讲座中

在简短的开场白后,虹影回忆起童年时母亲对自己的影响。母亲的文化程度很低,从来不关心女儿对书本的痴迷,“在她看来,读书是没有用的,只会带来灾难,她害怕我看多了书会发疯,我不敢告诉她我想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她也不相信我会实现这个梦想”。因为是私生女的缘故,母亲对虹影总是很冷淡,一个星期只回一次家,“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对离别感到害怕,离别在我心里像针一样,时不时一下子就扎下来。”离别有时是进入新的人生阶段、步入新的世界,“我对此很期待,这种期待来得快也去得快,但最终留给自己的总是特别大的失望”。

生于60年代的虹影经历了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年代,那时候,写字是一件重大的事,让人又害怕又兴奋。“我特别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我想把身边有趣的事情记录下来,但是又担心灾难降临,只能写大家都看不懂的隐秘晦涩的文字,只有我一个人懂就最安全”,她笑道。也正是如此,虹影在日记中运用第三人称叙事,这在无意中使用了文学的初级形式。

谈到故乡重庆,虹影坦诚那时总是很想离开,永远不再回来,可是真正离开时却流下眼泪,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爱它的,就像对待生父一样。北京被她称为第二故乡,让人感到很亲切,那里有很多热爱艺术和文学的人,其中不少对虹影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虹影于90年代初留学英国,当时的伦敦在她看来是一个不容易欢迎外来人的城市,她在那里找不到站稳脚跟的地方,但她却是从伦敦开始写作长篇小说,伦敦是一个可以真正让人坐下来写作的城市。到一个新的城市,与这个城市发生关系,虹影便会产生写作的冲动。她认为,对于作家而言,离别是有益的,即便是同一个城市,每次见到的感觉都不一样。

“人从出生开始,就是要行走的,而老了以后,一定要寻根。”虹影回到重庆,看到母亲不在了,意识到自己的“根”没有了。离别让人意识到自己的出生、存在的价值,弄清自己为了什么活在世界上。“一个人的一生可以很漫长,也可以很短暂,到了今天,我终于成为了一个小说家、讲故事的人。”演讲的最后,虹影哽咽道,“《饥饿的女儿》和《好儿女花》这两本书让母亲抬起了头,也只有母亲抬头,我的头才能抬得特别直”。

讲座最后,虹影与师生们进行了亲切、深入的交谈,她的丈夫也分享了自己的作家之路。在场的人无不感受着作家虹影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真挚的情感。

 

作家简介

虹影,享誉世界文坛的著名作家、诗人、美食家。中国女性主义文学的代表之一。代表作有长篇《饥饿的女儿》、《K——英国情人》、《上海王》、《上海之死》、《上海魔术师》等,诗集《鱼教会鱼歌唱》、《沉静的老虎》等。现居北京。五部长篇被译成25种文字在欧美、以色列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越南等国出版。

 

(栏目责任编辑:钟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