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学与新文化的创造

——海外“华学”之我见

黎湘萍

21世纪,世界各地的华人将其海外生活经验与当地的文化传统相融合之后创造出来的新质的“海外华学”,它的感性形式是华人以华文和非华文创造的文学作品以及华人的音乐、绘画、舞蹈、雕塑、戏剧、戏曲等艺术形态;它的理性形式是华人的文化论述、哲学、美学、宗教与社会科学等多种理论形态。经过将近一个多世纪的耕耘,海外“华学”无疑已创造了各自的新美学与新文化。这一新美学与新文化究竟是什么?有何特征与价值?已经到了必须深入系统地研讨并加以理论化的时候了。

一、海外“华学”之产生

华人到海外,从“华工”到“华商”的身份转换,是一变(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从“华商”到“华学”的形成(二十世纪中期以后至二十一世纪),又是一变。而这一变革,横跨了两个世纪之久,用了将近三、四代人的时间。

何谓“华学”?所谓 “华学”就是华人在离散、移民海外,从“侨居”到“定居”过程中逐渐开展出来的文学、艺术、文化和学术的总和。“在离散(Diaspora)中形成”这一点使之区别于传统的“游”的文学与文化(例如从《山海经》到明清的《西游记》、《镜花缘》等);因而 “华学”不止是中国本土的文学、艺术、文化和学术的一种单纯的继承与延伸;它的最重要的特色,是在与世界各地的本土文化发生冲突、融合之后产生的,它以其独特的内在矛盾而异彩纷呈,它是落地生根的文学与文化形态。它因地、因时而变易,它与不同文明、文化“嫁接”而产生“新质”,同时又不同程度地保留着某些华人传统的特征,“时间性”的华人传统是它的“历史感”所由产生的根源,而离散所造成的“空间性”则与它的现实感密切相关。

二、海外“华学”之特征

“华学”是流动的:随着华人迁徙而变换其具体的形态;

“华学”是跨界的:跨越了地理的、文化的、国家的和意识形态的边界;

“华学”是边缘的:永远处于非主流的状态,最具有变异性,因而也最具有活力;

“华学”是高度融合性的文化形态和美学形式:其“空间性”特征大于“时间性”特征;“现实感”大于“历史感”(同是使用“华文”书写,东南亚的“华学”不同于北美的“华学”,其差异不仅在华人移民“时间”的差异,更在华人生活“空间”、华人的“土著化”程度的差异;不同语种的“华学”,例如陈季同法语形态的“华学”与林语堂英语形态的“华学”,其差别既是“语言”的;更是“空间”的:所诉诸的对象与现实感不同)。

三、海外“华学”之价值

“华学”所创造的新美学与新文化在中国文化的系统中具有其差异性和独特性:

“华学”所创作的新美学与新文化世界文学与文化中具有独特的位置和价值:

“华学”是研究全球化时代世界文化冲突、对话、交流和变易的重要资源,可为中国下一个十年的文化发展战略提供重要的参照。

(选自王列耀主编:《共享文学时空——世界华文文学研讨会论文选》,中国文史出版社,2012年版,第33-3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