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文文学教程搅热“混血”文学

时间:2009年8月1日  来源: 羊城晚报

饶芃子

刘登翰

杨匡汉

袁勇麟

(摄影/未云)

由饶芃子和杨匡汉主编的《海外华文文学教程》及其配套《读本》最近由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近日在福建武夷山召开研讨会及全国高校教师世界华文文学课程高级进修班。与会者认为,在中国国力大为增强的今天,汉语热潮推动了汉语文学的热浪,而《海外华文文学教程》及其配套《读本》成了我们了解这种文学的“观景台”。会间,我们采访几位著名学者。

 

“混血”文学的“观景台”

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会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世界华文文学联会副会长饶芃子认为,从1979年至今三十年来的实践证明,海外华文文学作为一种具有世界性和民族性的汉语文学,它不同于中国的文学,是一种“混血”的文学,具有跨文化的特色。它的兴起,为我们展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汉语文学空间。虽然读者对这个领域还比较陌生,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国内已有70多所大学开设了这方面的课程,但此前还没有一套完整的教材。为了适应这一新兴学科的发展需要,同时也为更多读者了解这个领域的文学作品,我们组织了各个区域的专家编撰这套教材。它的主要对象是高等学校文科大学生、研究生,以及广大文学爱好者。对于一般学生来说,这套教材是“观景台”,学生从中可以观察到世界文苑已经形成的这道独特的风景线,对于有志者则是“一座桥”,走上去,再出发,进入深层的阅读和研习。我们编写时,注重以诗学的理论透视为核心,以作家作品的评述为中心,以区域特质的考量为中心,希望为任课教师提供一个蓝本。

海外华文文学研究在中国走过三十年的道路,已出版数以百计的学术著作和难以计数的论文,并在学界广为人知,但作为新兴学科还要认真总结经验,要对那些带有本学科“根性”和特性的理论进行凝练。我的想法很多,在这里主要强调要重视海外华文文学的审美研究。现在世界各地已有一批优秀的华文作品,我们今后要加强对这些作品进行审美解读,展示其蕴含的美学价值和艺术奥秘。

 

窥视海外华人的心灵密码和内心歌哭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副会长杨匡汉在谈到“教程”时说,这本教程是新兴的带有交叉性的基础学科教材,是一种“中度阅读”的教材,旨在帮助学生认识海外华文文学的存在及其意义。海外华文文学是中华儿女移居海外、体验人生的精神产物,所以《读本》中的作品,是各个国家具有代表性、影响比较大的华文作品,也是可以持续阅读和研究的作品。这套海外华文文学教材的出版,是这一学科阶段性和标志性的教学成果。

要加强三点“意识”:“学科意识”、“经典意识”、“空间拓展意识”。在此要特别强调“经典意识”。就作家而言,要有最高品格——真诚、真实的品格,要有情感感觉、人性深处的心灵密码和内心歌哭,有充沛的想象力、高雅的忧伤;就作品而言,可从两个角度来看,一是有四个维度:历史文化、生命体验、审美形式、神性禅性;二是有四个共识:典型共鸣、时空共享、艺术共鸣、多元共存。

作为《海外华文文学读本·散文卷》的编选者,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院长、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教学工作委员会副主委袁勇麟道出了选编的标准:这些年,我广泛阅读了很多海外作家的散文,读本选取坚持“精品意识”,主要选取70年代以后的作品。我选取读本有两个标准,即经典性与时代性兼具。不仅要有审美体现,而且要有时代特征,适合当代大学生阅读,这样才有可能产生互动。我主要从三个角度来体现以上两个标准。一是注重文化差异性。我在选取作品的过程中,会关注到世界各地不同地区文化的独特性,更注重突出当地的文化特征和文学风貌,便于学生对海外华文文学产生兴趣。二是注重文本的可读性。这是顾及到读者的需求,只有阅读面广才会有市场,课堂教学也是如此。三是注重文体多样性。散文实际上很难分类,但要兼顾全面性,抒情类、杂文、散文诗、小品文以及创作谈,都可以成为我们了解作家的一个方面。

“文化移民”的变异的文化形态

福建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副会长刘登翰在这次进修班上谈到,要建立以华人主体性为中心的理论体系,就是有感于这个学科“理论的依附性”,以往研究者大多借用中国现当代文学或西方的理论和方法来诠释海外华文文学。我一直认为海外华文文学研究应努力做到理论与对象契合,理论从对象中生长起来,带有“根性”和“自洽性”,才能具有独立的学科品格和学术价值。另外大家所熟悉的“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领域,固然是一种历史存在,但将来作为一个学科来申报,台港澳应与海外华文文学脱钩,回归中国现当代文学。

值得关注的还有海外华文作家的生存处境和创作过程,他们是在不同的异文化中生存,他们的作品根源于但不等同于中华文化,这是一种变异的文化形态。许多海外华文作家是“文化移民”,他们的写作有明显的文化政治意识,如果从三个层面看具有不同的意义,有的具有历史文献价值,有的具有文化价值,有的具有审美价值,这需要我们在研究中合理筛选、区别对待。

对这两个学术活动的特色,杨匡汉作了这样的归纳:一是对海外华文文学有了一些整体性的新思考;二是使大家对海外各地区的文学生态和区域特色有了具体的认识,如东南亚华文文学、东北亚华文文学、北美华文文学、欧洲华文文学和澳大利亚华文文学等;三是对海外经典的作家作品有了新解读;四是研究方法的新开拓、新思考,如从文化传播、形象学等角度来分析作品;五是本次大会有很多新面孔、新见解。

(撰文/陈玉珊 许燕转 朱巧云 李亚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