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登翰:两岸作家深入交流对中国文学重大促进

时间:2012年9月28日  来源:海峡瞭望

应邀出席于5月底在福州举办的《海峡两岸作家论坛》的著名作家、诗人、台湾文学研究学者刘登翰先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称,海峡两岸作家的深入交流,对中国文学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中国文学是台湾的母体文学

刘登翰,福建省厦门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79年10月调进福建省社科院从事研究工作,曾任文学研究所所长,现任福建台湾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兼职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和中国作家协会福建分会副主席、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监事长。长期来,他主要从事当代中国文学研究和世界华文文学研究,并获得了累累硕果。他告诉记者,中国文学是台湾母体文学。

作为诗人、作家,刘登翰出版有诗集、散文集、报告文学集《瞬间》、《钟情》、《寻找生命的庄严》等;作为专家学者,他在中国诗歌领域、台港澳文学的研究也硕果累累。他主要著作有:专著《台湾文学史》(主编)、《中国当代新诗》(与洪子诚合作)、个人的评论集《台湾文学隔海观》、《文学薪火的传承与变异》、《彼岸的谬斯——台湾诗歌论》(与朱双一合作)、《香港文学史》(主编)、《澳门文学概观》(主编),《文化亲缘与两岸关系》(主编),《中华文化与闽台社会》等。这些年来,他在台湾文学领域的研究成就卓著,并在海峡两岸文学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由他主编的《台湾文学史》获得了福建省第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第八届中国图书奖;《中国当代新诗史》获得了福建省第三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并获1993年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优秀成果表彰奖;《中华文化与闽台社会——闽台文化关系论纲》获得了福建省第五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谈起台湾文学的研究,刘登翰心情显得很振奋,因为一部《台湾文学史》注进了他多少年的心血,并得到了学术界很高的评价。他告诉记者,台湾作为一个文化活动场域,虽然隶属于中国文化的总体版图,但在长期诡谲曲折的历史变动中,已经逐渐游离于版图之外,异质声音不绝于耳,这正是台湾的特殊性所在。所以,台湾与祖国既有千丝万缕的文化母缘承续联结,又有暧昧难明的文化自主疏离。他说,中国文学虽然是台湾的母体文学,但在30年前台湾文学与大陆一直处于分流状态。从70年代末开始,在研究的过程中,才重新发现了台湾文学的独特性,在中国文学里具有独特的轨迹和形态。

 

80年代:台湾文学主体体现“乡愁”

“抗战胜利后,从1945——1948年大陆文学对台湾影响很大,长期与大陆文学处于分流状态的台湾文学与祖国文学重新合流。” 刘登翰说,因中国文学与历史结合很紧,大陆文学有自己的轨迹,台湾文学受历史影响,也有自己的轨迹,在日伪时期、国民党统治时期都有自己的独特轨迹。如在日伪时期,大量文学作品中多体现的是对日本帝国主义入侵的反;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大量文学作品体现的是乡思乡愁。自从两岸文学合流后,台湾开始出现一些大陆的文学书籍。一直到80年代末,台湾开放赴大陆探亲后,两岸文学的交流才有了很好的发展趋势。

刘登翰告诉记者,海峡两岸的长期隔阂,使两岸作家对彼此间相互不了解,作品无法体现对方。大陆专家学者是从80年代开始对台湾文学进行研究,那时,随着台湾开放赴大陆探亲,大量的台湾作家以探亲的身份相继来到大陆,与大陆作家进行了两岸文学的交流。他说,20世纪后,两岸文学的的重新交流交往出现了日益频繁的局面。他指出,因为台湾文学与大陆文学重新结合在一起,进入了中国文学历史,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宝贵财富,使中国文学既有大陆文学轨迹又有台湾文学轨迹,让人们知道中国文学的完整性。

因此,他对台湾文学论述有一个核心理念 ,即“分流与整合”。这一理念最早出自90年代初由福建海峡出版社出版的《台湾文学史》,它建立在对民族、国家、文化复杂性的充分而辨证的认知基础上 ,将台湾文学视为中国文学母体孕育的特殊支流 ,科学地辨析两岸文学出现离析形态的历史因素。同时从文化归属视野肯定了两岸文学整合统一的内在逻辑和发展趋势,他的结论是:“文学的整合以文学的离析为前提,而文学的离析以文学的整合为归宿”。

在分析两岸文学大交流期间台湾作家的动态时,刘登翰说,那个阶段台湾文学出现了大量的思乡作品,如以“乡愁诗人”著称的余光中写了大量的怀乡诗;以一首《错误》诗蜚声两岸文坛半个世纪的诗人郑愁予的怀乡诗等,因游离于祖国半个世纪多后在作品中大量表现了怀乡之情。自从两岸文学大交流后,他作为作家、诗人和研究台湾文学的学者,多次访问台湾,并与台湾的许多作家、诗人成为知交。在台湾朋友的陪同下,他几乎游览了台湾的所有著名景点,有机会深入了解台湾的风俗民情,对他进一步研究台湾文学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刘登翰对台湾的作家几乎都很了解,怀乡诗人郑愁予是他的好友,他们的交往已经多年,并已相互了解得较深。他告诉记者,郑愁予是郑成功的后代,16岁到了台湾,他的文学也是在台湾成长起来的,在台湾50年代相继出版了3本诗集,在台湾产生了较大的影响。60年代,他到西方读书,接受了西方的教育,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受西方影响到的痕迹,但他的作品更多的是在诗中倾诉游离祖国和故乡产生的“乡愁”。

文学交流拉近两岸民众的感情

从20世纪开始,海峡两岸文学交流已经有了完整的途径。赴台交流次数频繁的刘登翰,多次在朋友的陪同下深入台湾民间与民众进行交流,他了解到中国文学是民族情感的触角,两岸文学的交流拉近了两岸民众的感情。

刘登翰说,长期以来,因为两岸处于隔离的状态,相互间根本不了解对方,因此,文学中所表现的东西与现实有很大差异。在他接触台湾文学后,才真正了解台湾民众的生活和大陆有许多相似之处。通过交流交往后,两岸文学的隔阂才得以慢慢消除。为此,他在台湾逛书店时看到很多介绍大陆作家的作品,让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因为他认为,大陆作家作品大量进入台湾后,让台湾作家对大陆民风民情逐渐有所了解,对台湾作家的创作起了较大的推动作用。

谈到两岸文学交流的现状,刘登翰认为大陆的环境已经相当不错,不仅可以举办各种会议和论坛邀请台湾作家前来参加,而且大陆的作家随时可以应邀访台发表自己的见解,更进一步促进了两岸作家的交流交往。他说,这次由福建省文联和中国作家协会港澳台办公室联合主办的《海峡两岸作家论坛》应邀出席的台湾作家就有10人,因为与会的作家相互间都是朋友,他们对这种两岸纯文学的交流有更多期予。因为他们认为,只有通过交流才能相互促进,共同提高。

刘登翰对现在两岸作家随时可分别以代表身份参加相互间举办的各种论坛和研讨会感到欣慰,尤其是台湾作家到大陆参加各种活动越来越多,对大陆的了解越来越深入。他认为,现在两岸间的往来已经没有阻碍,作家都有了更多的自由交流空间,这使两岸作家创的题材更为广泛,领域也更为完整。

(记者 远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