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挂云帆济沧海——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三十年纪念

 引言

这,是一种新的文学元素;这,是一片新的学术矿藏;这,是一方新的理论风景。这,就是海外华文文学。

海外华文文学,是指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地区用汉语进行写作的文学,是中华文化外传以后,在世界与各种民族文化相遇、交汇而开出的文学奇葩。它在中国大陆学界的兴起与命名,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从台港澳文学这一“引桥”引发出来,进而成为一个新的文学领域,进入学界的研究视野。

三十年来,一代代学人在这个领域不断探索,辛苦耕耘,使这一领域由“长在深闺人未识”的初始状态,变成“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文化新贵。今天,我们回溯三十年的坎坷历程,不仅是学术积淀的需要,更是学科发展的吁求。从历史的轨迹中,我们总结,我们发现,我们感喟,我们奋起!

第一部分  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学术活动

在中国大陆的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历史中,1979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年份。这年2月,北京的《当代》杂志第1期首次在中国大陆发表了台湾旅美作家白先勇的短篇小说《永远的尹雪艳》;3月,《上海文学》第3期刊登了美籍华人作家聂华苓的小说《爱国奖券》;4月,广州《花城》杂志创刊号上发表了曾敏之先生的文章《港澳与东南亚汉语文学一瞥》。上述一连串别开生面的尝试,不仅为人们打开了一扇瞭望外部世界的文学窗口,同时也引发了中国大陆文学研究者们对一片新奇的文学沃土的极大关注和研究热情。从此,海外华文文学迈着春天的脚步,款款的步入了人们的视野。

一、海外华文文学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

经过1979年学界的初试啼声后,1980年代初,中国大陆掀起了对台湾、香港以及海外的华文文学的研究热潮。各种研究机构纷纷成立,许多高校开设相关课程,专门学术期刊开始出现,诸多研究成果也相继呈现。在这种形势下,为推动此项研究,整合研究力量,深化学术交流,1982年6月,由中国当代文学学会台港文学研究会、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福建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中山大学、暨南大学等联合发起,在暨南大学举办了首届“台湾香港文学学术研讨会”。这次会议是对台港文学研究这一新领域最初成果和研究队伍的首次检阅,它开启了中国大陆研究世界华文文学的一个崭新时代,并由此成为海外华文文学学科研究发生的起点。

自此以后,中国大陆的海外华文文学研究领域就形成了每两年举行一次学术年会暨国际研讨会的惯例,并一开始就确立了汇集台港澳和海外华文文学学者与作家参加的会议格局,以及选编出版会议论文集的传统。可以说是文脉流远、薪火不息。

三十年时间,十六次年会,传递的是研究热情,承传的是学术理念。每次会议,都有新的论题提出,都有新的成果问世。而每次会议之后,则是研究空间的不断拓展,研究层次的不断深化。因此,16次年会,不仅成为海外华文文学学科最为重要的学术交流平台,而且也是学科发展历史的浓重缩影。

 二、海外华文文学其他学术活动

在每隔两年召开学术年会的同时,海外华文文学研究学界还因应学科发展的需要,不定期的举办各种学术会议和组织丰富多彩的学术交流活动。三十年中,共举办高峰论坛3次,中青年学者论坛3次,博士论坛2次,教学会议3次,学科建设会议3次,研究机构联席会议2次,10人以上成团出访的对外学术交流活动15次。这些形式多样、内涵丰富的学术活动,不仅从某一侧面丰富了海外华文文学研究,凝聚了海外华文文学的研究力量,而且解决了海外华文文学研究进程中出现的许多问题,培育了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发展后劲。

第二部分  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学术机构

在1979年台港文学研究的前奏奏响之后,许多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学者,感到以往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中台港文学的缺席,为填补这一空白,很快在学界掀起台港文学评介、研究的热潮,而且于1981年3月,中国当代文学学会就成立了分支机构——台港文学研究会。这是中国大陆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领域成立的第一家研究机构。自此以后,全国各地社科院所以及高等学校纷纷成立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所。至2012年5月陕西师范大学成立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所为止,目前中国大陆已成立的该领域研究机构达20余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5月,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宣布成立,从而在更高层次上整合了海外华文文学领域的研究力量,推动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迈入一个新阶段。

一个机构就是一个学术团体,一个机构就是一股研究力量。三十年来,遍布神州大地的各级各类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机构,犹如星罗棋布,精彩纷呈。这些机构的设立,不仅整合了研究力量,搭建了研究平台,而且壮大了研究声势,提升了研究水准。正是有这些机构作依托,全国各地才逐渐形成了多个颇具影响的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学术板块,如广东、福建、北京、上海、江苏、山东、湖北、吉林、广西、安徽等。这些机构不仅在当地产生了强大的辐射作用,而且在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的统合下,形成了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交流、紧密结合的学术网络,向世界发出了中国学界的浑厚声音。

第三部分  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学术传播

由于海外华文文学是一门新兴学科,是在我国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文学现象,并与中外文化交流密切相关。因而从其发展的路径看,并不是像以往各种老学科那样由下而上拓展,而是由上而下延伸。也就是说,是从高层学者的倡导、研究以及文学期刊的引领、宣传开始,再往下传播。这样一种“宝塔型”或“辐射状”的传播格局,凸显出高等学校的教育与培养、学术期刊的引导与推动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进程和学科建设中所起到的十分重要的作用。

三十年来,海外华文文学作为中国学界一个新的学术增长点,已进入了70余所高校的课堂,10余所高校已有海外华文文学方向的硕士点,部分高校具备培养本专业博士生的资格。在学术期刊方面,除了众多的文学刊物不断刊发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的作品外,还有四家专门的学术刊物——《台港文学选刊》、《世界华文文学论坛》、《华文文学》、《四海》等,已经或正在为本领域的研究不遗余力的做出贡献。

每年数以千计的接受过海外华文文学教育的高校学生走向社会,每年数以百计的海外华文文学作品和相关学术论文在国内刊物上发表,这些努力,使海外华文文学在中国大陆逐渐广为人知。这一结果又反过来壮大了海外华文文学的读者群体、研究队伍和学术后劲。这种良性循环为海外华文文学带来了更加光明的前景。

第四部分  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学术成果

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三十年的历史进程中,最让学者们感到欣慰的就是一篇篇精彩的学术论文、一部部厚重的学术著作了。三十年来,几代学人筚路蓝缕,呕心沥血,为本学科的发展和壮大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他们的精神和努力令人肃然起敬。在回顾历史、开创未来的时刻,我们当然不能忘记这些本领域的先驱和精英。他们中有:曾敏之、潘亚敦、许翼心、王晋民、陈辽、张炯、陈贤茂、汪景寿、黄重添、古继堂、封祖盛、顾圣皓、林承璜、陆士清、饶芃子、刘登翰、王宗法、杨匡汉、陈公仲、古远清、施建伟、汤淑敏、蔡洪声、朱文华、白舒荣、杜元明。正是这些学者们的开拓、坚守与进取,才开辟出了海外华文文学研究这一片绚烂的天空,并为后来者打下了良好的学术基础。追随他们的奋斗足迹,传承他们的学术精神,弘扬他们的治学理念,应该是我们今天最好的纪念。

如果说上面这些学者属于我们这个领域开疆辟土第一代的话,那么以现任学会领导机构成员为主的一大批中年学者可算作第二代,他们的弟子和学生则是第三代、第四代。这些后来者们同样以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夯实了海外华文文学的学术基础。他们的贡献同样值得我们珍惜。

上面展示的成果只是我们这个领域的一部分,还有众多的学者一直都在为学科的发展默默奉献。三十年来,数以千计的学术论文问世,数以百计的学术著作出版,累积而成海外华文文学研究骄人的学术成果。凭借这样深厚的积累,海外华文文学在中国学界已经有了坚实的立足之地。

结语

作为20世纪80年代后兴起、发展并日趋成型的新兴学科,海外华文文学已在文学界、学术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已得到国内外华人学者、作家的认同与回应,并已在国际上形成一个极具华族文化特色的文学圈层。在全球化趋势日渐快速的当下,海外华文文学正愈发明显的表现出其所具有的世界性、多元性、包容性以及跨文化性的突出特点,并以“和而不同”的价值理念孕育着越来越强大的生命活力。人们完全有理由期待,经过三十年的深厚积淀,海外华文文学必将拥有更加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