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岭南风情

孟悟

来源:华府新闻日报  日期:2015年1月22日

秋末冬初的广东,没有寒凉,依然绽放着春天的明媚和娇艳。2014 年的“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让我有幸体验了岭南风情。载满作家的大巴车,奔跑在广深高速公路上,窗外一片迤逦,一片广府乡土山水画,可谓是润了我的眼睛,醉了我的心肺。阡陌纵横的田园,水塘星罗棋布,幽绿清凉的芭蕉林边,一栋栋气派的农家院落,热杜鹃开得无比娇艳,房前有流水环绕,水上飘着的竹筏,有一个船夫,悠然向远方划去。我真希望车停路边,让我走进那片风景,去看看榕树、看看龙眼树,看看“檐风修竹”,看看“红芳绿笋”,然后走过叶绿果亮的荔枝林,遥想一下苏东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这就是珠江三角洲,曾经在影视中看过,在文字中读过,今日总算可以亲眼一睹。当代的珠江三角洲,应该算是中国的奇迹,既能找到原生态的水乡古村落,又能看见密集的工厂和商贸中心,而高速公路上熙熙攘攘、车流不断,大型集装箱车时不时从眼前闪过。

忍不住想起美国的密西西比河三角洲,我曾经坐邮轮看过三角洲,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林子外面是草地,躺着站着一群悠闲的牛羊。密西西比河岸的庄稼地里,立着几栋民房,遥遥望见教堂的塔尖,塔尖刺破了西落的夕阳,晚霞散开了,静静地拥抱安静的村庄。我喜欢三角洲的田园风光,安详悠然,让人心静如水,超然物外。但是我朋友不喜欢,她说郁闷而枯燥的地方。半个世纪过去了,密西西比三角洲依然是美国最贫穷的地区,引来无数同情的目光、沉重的叹息。朋友还说,布鲁斯(爵士乐)的发源地就是密西西比三角洲,布鲁斯(Blues)的意思就是忧郁苦闷,在那个地方呆久了,不忧郁才怪呢。有志向的年轻人都会离开三角洲,当他们在外面干出一番事业后,也会回到故乡捐助一些慈善项目。

在我看来,睿智之人心静气和,厚德载物,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找到幸福。

回头再看珠江三角洲,中国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提起珠江三角洲,大家都知道是中国开放的先行之地,至关重要的经济地位。因为进出口贸易和加工制造,让珠江三角洲成了举世闻名的世界工厂。记得90 年代初中期,我供职于一家外贸国企,公司在珠江三角洲有许多“三来一补”的业务。那时候的我,特别羡慕外销业务员,因为他们经常可以参加广交会和深交会,见多识广,特别神气。

日月流迈,时变岁移,二十多年过去了,珠江三角洲华丽转身,从劳动密集型转向资本技术型,打造出中国最大的高新技术产业带。当我随团参加了深圳的一家电信数码集团公司,为它的规模和成果感到震惊– 研发(RD)基地不仅在中国各地枝繁叶茂,而且已在世界多国开花结果(我在商学院读过书,我知道RD 的举足轻重)。当今的中国,逐渐摆脱了沉重的密集型产业,正以它的创新和智慧吸引全球的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