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雨诗两首

彩云追月

作者:庄雨

中国有段古曲:彩云追月。以前不明白,夜晚黑黢黢,哪来的彩云?看了今晚的月亮,忽然就明白了。

昨天八月十五中秋节,不巧墨尔本狂风大作,呼号一整夜。今天阴雨连绵,电闪雷鸣。心想着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一年一度的圆满盛会恐怕就要错失。谁知推开门望去,正是一轮皓月当空!

天空被雨水洗过,乌云被洗得洁白,丝丝絮絮飘逸起来。乍一看,似乎是月亮在云中穿梭,其实月亮并没有动,是云在追逐嬉戏。满月的清辉射出夺目的光芒,给白云镀上了金边,使得它们呈现出明蓝、金黄等彩虹一般的色彩。好一番彩云追月!

彩云的追逐和烘托

使得月亮

像善睐的明眸;

有时又像完美的珍珠一粒

藏在彩云的蚌殻里

那蓝和橘色的细腻晖映

变换出

珠贝母的优美颜色

更多的时候,

月光照亮了云,而彩云又让那月

如同圣人一样戴了光环

你们就是这样相映成趣。

漫游的白云飘逸,

有时深厚得像海

像巨大无边的平原;

有时又调皮得

像跳舞的仙女。

刚还是孤独的月亮嵌在蓝天里

一转头

云就不知从哪里涌起

给月亮披上了

时薄时厚的奇幻面纱

柔软、律动、静谧。

远处高速路隐约的车声

也在今晚

变得悦耳动听

如同海的潮汐。

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

彩云追月

念起故乡、故人、故曲

一切

都在思念里

美丽而又清晰。

2014年9月9日

泉与地铁

一,泉

沿着记忆的长廊

我触摸家乡的土地

垂柳拂动游子的目光

鱼群

滑翔过一片透明

细密的雨洗净了天空

日月同辉

多么令人惊喜的景象!

仿佛渡过重洋

是南半球

那片未被涂抹的天空

泉水舞动水草

从细密的泉眼中

涌出串串气泡

一条调皮的金鱼

冲到岩石下面

任由倾泻的泉瀑

冲洗自己喜悦的魂灵

游子的目光象被吸住

贪婪地注视着鱼群

并观察水流的波光

和水边秋菊的缱绻

以至挪不动脚步

裹挟了地层深处的力量

以清澈的美

孕育

二,惊闻地铁计划

掘土机的轰鸣

惊醒

地下的水龙

现代化的掘进

在几年内

列车即将开近龙宫

龙王聚拢商议

五龙潭里泛起哀伤的涟漪:

“庇佑一方水土无功

人们只当我们是传奇

应该爱我们呀

如果你热爱这片土地”

博学的小龙试图安慰:

“也许专家们会研究路线

仔细绕过我们的家门?”

老龙长叹一声

这一叹,三股水就冲到了天际

“人类的确聪明

怎奈我们也需要活动的余地

我们已居此地千年

怎舍得就此搬离?”

游子听了感到惶恐

生怕再不能饮家乡泉水

又或者

泉水出现淡淡的咸味

因为加进了老龙的眼泪!

但愿这只是一个臆想

一切

根本不会发生

2014,12,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