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种生命精神

——序陆士清《生命的精彩》


 刘登翰

 陆士清先生为自己即将出版的文集命名为《品世纪精彩》,初读书名,就有一种惊艳的喜悦。有幸能品世纪精彩的人,正是缘予自己生命的精彩!

 我最初认识陆士清先生是在19825月暨大举办第一届香港台湾文学研讨会一一在此之前,他主持三卷本的《中国当代文学史》编写,交福建出版,多次来福州统稿、定稿,或许在某个域合见过面,我己记忆不清,但暨大这次,却印象深刻。那时我对于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尙未入门,只是以一个会议主办方之一的代表前来听会;而士清兄已是会议的主角,在会上侃侃而談,发表了长达万言的学术论文,说明当大家对这一领域还感陌生时,已有了相当的准备和建树。当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时,他就敏锐地感覚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必将带来文学视野的拓展,便开始有意识的寻找台湾文学作品,并专程到当时己拥有较多台港文学资料的暨南大学,住了十多天,阅读、复印了不少相关图书,回沪后即向学校提出开设台湾文学选修课的建议。1979年夏天,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代表团访问复旦,成员中有台湾旅美作家於梨华、陈幼石等,参加接待的士清兄在相谈甚欢的交流中,取得了於梨华的受权,将著名的“留学生文学”代表作《又见棕榈,又见棕榈》,推荐给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並撰写了长篇论文予以评析。这是祖国大陆出版的第一部台湾旅美作家的长篇小说,也是较早一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自兹起歩,士清兄做为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最早的开拓者之一,与这一新的学科携手同行,见证了这一学科从无到有的成长和壮大。孜孜四十载,岁至耋耄,仍笔耕不止,在不断品赏世纪的精彩中,展现出他生命的精彩。

 士清兄的华文文学研究,可以划分为相互关联的两大系列。其一是对于作家作品的细读和品评。这是士清兄的优长,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主编出版的《台湾小说选讲》就呈显出这一特色。此后他一直坚持从个案的分析入手,然后进入整体。他对作品的品读,深入而细致,常有新颕的发现和精确的分析。这从本书中对白先勇《永远的尹雪艳》从小说到沪语话剧的改编、老木的小说《新生》和秦岭雪艺术评论《石桥品汇》的分析,还有整整一辑“女史文心”讨论的聶华苓、戴小华、朵拉、蓉子、周劢、施玮等等女作家,都可看出,随着年岁的增长,其评论的眼光和语言,都愈加敏锐和老辣。

 其二是对这一新的学科做整体的观察和论述,推动了华文文学学科的建设。他从作家作品的论析入手,从微观走向宏观,提升为对华文文学的整体建构。他的宏观研究,是以个案的观察为基础;他从局部透视全局,又以全局的视野深入局部。因此,他对华文文学的整体研究,并非泛泛而论,而是以事实为基础,论据翔实而论析清晰。他十分重视事件发生和发展的过程,论从“事”出。这种帶有史述论析风格,使他在文中保存了不少华文文学研究进程中的历史资料。如在为迎接第一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而作的《迈向新世纪的世界华文文学》、为庆祝香港世界华文文学联合会成立五周年而作的《回顾与展望》、为纪念《香港文学》创刋三十三周年而写的《〈香港文学〉杂志的前世今生》,以及应《我与世界华文文学》书稿而写的《三十年岁月悠然走过》等等文章中,都可为未来华文文学学科发展史的撰写提供不少原始史料。   

 在华文文学研究中,士清兄着力最著的当属对于曾敏之先生的研究。其实这一研究,己越出了华文文学的范畴。百岁曾老,诞生、奋斗在二十世纪并延伸向二十一世纪的大时代中。他与民族一起历经苦难,证辉煌。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起,他献身祖国文化亊业,不仅是抗战时期声著大西南的名记者,从大公报到香港文汇报,跨越半个多世纪的老报人;还是才情横溢的著名詩人、散文家、文史学者和世界华文学的组织者和引领者。其功徳业绩,誉满内地港澳,乃至海外所有华文文学创作者。曾老与士清兄结识于华文文学研究起歩之时,忘年相交,亦师亦友。士清兄七十岁时,发愿为曾老立传,此时曾老已过米寿。坎坷的遭遇,丰富的人生,曾经的流年往事,点滴从头追忆,大量蒙尘的史料,细细从头勾沉。数年之间,上海一广州的航班,时有士淸兄不绝的步履。他以一个时代,来映照一个人,也以一个人,来写一个时代。从立功立业,到立徳立言,乃至细微的情感世界,内心的细水微澜,一切都娓娓道来。这是一部全镜式的评传,作者忠于传主的真实人生,也忠于对纷繁历史求真的史识和史笔。《曾敏之评传》出版之后,获得学界广泛好评,并非偶然。士清兄倾心曾老的研究,直到曾老谢世仍未停歇。收入本书有关曾老的十一篇文章,大多写于曾老过世以后,足见其用心之深和动情之

士清兄在为复旦老年大学《文学欣赏》课讲授曹操《龟虽寿》一诗:“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龙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说曹操作此诗时年方五十三,虽雄心尙在,但已觉暮年。而今五十三岁,却是风华正茂,正当走向事业顶峰的好年华。他以此自励,虽已退休,却从不认老。他为人热心,办事认真,除了专业,还揽了不少额外的事情。“校园心影”一辑,从另一个侧面,表现了士清兄广泛的社会参与。他是复旦千余离退休教师坚持了三十年交流心声的精神园地《简报》的主編者之一;是复旦老年大学开创文学课程的首位义务教师;是《复旦名师录》校园工程的積极参与者,撰写了苏步青、蔡祖泉等多篇卓有国际影响的学者、名师的传记。近年他代表复旦大学文学院与上海作家协会合办的“世界华文文学上海论坛”和“华语文学网”,亲自参与策划、组织和主持;还策划了中国学者远赴洛杉矶参与“美华文学研讨会”⋯⋯这一切对世界华文文学界产生重要影响的活动,都是士清兄八十岁以后的大手笔。这些让我想起士清兄在复旦老年大学讲课的文稿《悠然对夕阳》中,广征愽引,对岁月和生命充滿正能量的分折。是的,莫谓满头须发白,正是青春煥发时!青春无关岁月,青春是一种生活状态,青春是一种生命精神,这正是士清兄生命的精彩!

                                                                           二O一九年元宵节

                                  本文刋于上海解放日报201944日综合副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