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境、离散与女性文学讲座在东京举行

作者:施银 来源:日华文学


1020日,由日本华文文学笔会、日中翻译学会、中日翻译家协会、东日本汉语教师协会联合举办的“越境、离散与女性文学讲座”,在东京都板桥区的大东文化会馆举行。

本次讲座由法政大学张欣教授主讲,东洋文库研究员邵迎建教授主持。张欣教授的讲题是“张爱玲的异域书写”。张欣毕业于北京大学,东京大学博士,现为法政大学教授,笔名长安。最近法政大学出版了她的一本学术新书《越境 离散 女性——徘徊于边界的汉语文学》,书中主要论述了三位女性作家:梅娘,张爱玲,龙应台。各有角度,各有观点,是一本有新意的学术新著。这次张欣教授的演讲,围绕以下六个问题对张爱玲的异域书写进行了详细解析:


一  蓝天下的小红房子

二  华侨与海归

三  浮花浪蕊中的好水手

四 异乡自白

五  有“毛病”的小说

六  浮世病女

张欣教授指出,张爱玲终其一生除去过一星期台湾三个月日本、在香港留学三年逃难三年赴美后又回去待过五个月之外,主要岁月都在中国大陆和北美度过。去过的国家不多,异域想像却是摇曳多姿。而在张爱玲塑造的人物角色中,海归、华侨这种不中不外、亦中亦外的身份也正可寄托张爱玲对于异域的想象。

张欣教授通过对张爱玲的生平进行分析,指出19551月张爱玲的作品The Rice-Sprout Song(《秧歌》)由纽约Charles Scribner’s Sons社出版并获得好评,这对于张爱玲的英文写作信心也是大涨,同年11月初抵美国。至19959月去世,居美40年,一直生活在异域。这个长度超过了在上海生活的时期。张爱玲书写异域的散文不多,小说亦少,书信却不少,与张通信者有赖雅、宋淇、邝文美、夏志清、司马新、庄信正等亲友。虚构的与纪实的异域书写归到一处,差不多也就还原了一个真实的张爱玲的异乡岁月。

32岁之前一直在中国大陆的张爱玲,比林语堂还出风头。这个风头主要是用中文书写达到了无人企及的水准与境界。比如“鲜辣的潮湿的绿色”。绿色何以是“鲜辣”的?“满城的霓虹灯混合成昏红的夜色”。何谓“昏红的夜色”?张欣教授说,她最喜欢张爱玲在《重返边城》里的一句话:“大陆横躺在那里,听得见它的呼吸”。在讲座中,张欣教授还提出了这么一个观点:张爱玲的“文”与“人”是否是分断的?很多人喜欢张爱玲是否就是喜欢她的文而不是她的人?试问一下:会有男人喜欢张爱玲吗?但张爱玲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中国不可能再复现一个张爱玲。张爱玲绝对是教养,性格,内在性情以及那个时代的产物。《沉香屑·第一炉香》《倾城之恋》《金锁记》《红玫瑰与白玫瑰》等作品也只能是张爱玲的,他人无可复现。这种不以壮丽,而以优雅与精致取胜的叙事风格,就是张爱玲的风格。

张欣教授在演讲中说,张爱玲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担任中国研究员。但时间不长就被解雇。生前为躲避“蚤病”而无数次搬家的张爱玲,一个终身喜欢英国作家毛姆,更喜欢《红楼梦》的张爱玲。前者可谓是身心交困的一个表征,后者可谓是精神投射的一个表征。一个复合而矛盾的张爱玲,一个现世与显世的张爱玲。这是否就是张爱玲的高度?一个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总之,张欣教授的演讲,给我们还原了一个身前身后的张爱玲。原来一切霜冻都在冰层之下。

本讲座的主持人是邵迎建教授。她在讲座开始前发表的导言也整个提升了这次讲座的水准。她在导言中首先感谢日本华文文学笔会的姜建强会长、李长声顾问、日中翻译学会的金晓明会长与大东文化大学的高桥教授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文学论坛平台。有学者说,东亚最著名、最畅销、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家有三位:中国的鲁迅、张爱玲及日本的村上春树。前不久,笔会刚举办了鲁迅讲座,这次谈张爱玲,是非常有眼光的。今天的讲师张欣老师跟笔会很有缘份。张老师跟姜建强会长同为著名文艺杂志《书城》与《香港文学》的常时撰稿人。他们文章的共同特点是:内容好,文笔也非常漂亮。

众所周知,从前介绍日本最著名的文人为周作人,现在是李长声;张爱玲以文字精美著称于世,我认为张欣老师的文风已深得“张腔” 精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江山代有才人出”,笔会拥有很多优秀的作家与诗人,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会超过前辈,取得属于我们自己时代的辉煌成就。

大东文化大学名誉教授高桥弥守彦先生对本次讲座给予了大力支持。后半场讨论部分,中日翻译家协会会长金晓明先生、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会员王景贤女士以及其他与会者同张欣教授和邵迎建教授围绕张爱玲的异域书写特点等话题,进行了深度的交流探讨。在日的华人作家学者、文学爱好者共30余人参加了讲座。大家纷纷表示该演讲开拓了视野,增长了知识,对张爱玲的“知”更深层了。能在“异域”聆听这般高水准的讲座,这要感谢日本华文文学笔会。

(撰稿人:施银)

【作者简介】

施银,工程师,博士前期课程学历,安徽大学校友会日本分会理事。2000年开始诗写作,性情孤僻,作品少见公开发表,代表作有诗集《幼稚诗》,2007年曾获时代文学杂志社奖项,日本华文笔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