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会年终讲座:弥生谈日本华文文学三十年

时间:20171222日    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讯  在2017年岁末的1220日,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主办的“中日文化系列讲座”年终讲座在东京虎之门的中国文化中心举行。从今年的4月开始,日本华文笔会在姜建强会长的带领下,在日本举行了一系列普及华文文学的讲座,以文学为媒介,尝试了用日语和日本一般民众进行交流和沟通,获得了广泛的好评和认知。

讲师 弥生

年终讲座为本次讲座第七讲,由华文文学笔会的副会长弥生进行了为题《日本华文文学三十年》的讲座,她首先梳理了日本华人留学日本的过程,说明在日本华人华侨与欧美国家的不同之处。日本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在日华人从120年前清朝政府派遣的国费留学生为开端,大都是通过留学途径来到日本,经过日语,大学,研究生等学习阶段后,留在日本工作或生活,留学生的不断增加,为日本的华文文学的发生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弥生用一系列的数据说明中国人来日本留学的历史,并指出从辛亥革命以来,有日本留学经历的中国政治家与文学家,如周恩来,李大钊,陳独秀,董必武,蒋介石,以及魯迅,郭沫若,郁达夫,田漢,夏衍,何香凝等等人物,奠基了中国新文化及现代文学的历史和发展,成为中国现代文学的师祖。

对于“日本新华侨文学三十年”的时间界定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进入改革开放以来,已经有了三十多年的历史,时间的限定在1985年至2016年的三十年间比较合乎常识。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中日交往开始恢复,1980年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留日学生人数逐渐增多。1985年,国家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资格审核”,邓小平提出“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方针,“出国热”迅速升温。1985年是一个富有标志性的界尺。到1990年底,留学生已达到38万人,其中自费留学生7000余人。而2016年一年,从中国来日本的留学生人数就达到了98,483人。从留学生成长为社会人的在日华人和华侨成为中日间很好的互动的基础。

新华侨文学最先以留学生文学开端,如张石《东京伤逝》《因陀罗之网》《三姐弟》,王敏《留日散记》,唐亚明《东京漫步》《翡翠露》,林惠子《东京私人档案――一个中国人眼中的日本人》《东京:一个荒唐的梦》等。1999年上海文艺出版社版《中国留学生文学大系》中《当代小说日本大洋洲卷》收集了这个时代14名留学生的作品。

大批的华人文学以留学生题材为主潮,开始书写东瀛和故乡中国,打破中日两国文学一段时间相对隔绝与沉寂的局面,再次连接起自五四时期中国留日知识分子开创的“日本体验”文学传统。

2016613-14日,暨南大学和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于在暨南大学联合主办“新世纪,新发展,新趋势——日本华人文学研讨会” 。此会构建起对话与交流的发展平台,旨在把日本华文文学的实力展现给世界,促进日本华文文学的创作、发展和传播。弥生亦作大会主题发言:日本华文文学与世界新格局——日本新华侨华人文学三十年述评。

2016127-8日,世界华文文学大会(第二届)于北京新世纪饭店隆重召开。日本新华侨作家李长声与陈永和荣获“中山文学奖”。这空前但不绝后的盛会,激励了日本华文文学的创作。

2016年的这两个会议,可以看做是对日本新华侨华人文学的热切关注,预示着新的起点。

弥生还介绍了活跃在日本华文文学创作的作家和作品,并对李长声、陈永和、姜建强、张石、杨文凯、万景路、杜海玲、孟庆华、张石、唐辛子、黑孩、杨逸等作家作品进行了介绍和解说。

李长声的随笔以日本为写作对象,而所涉范围极广。从历史、文学、艺术到饮食、风物、民俗,从阳春白雪到大众流行,从文坛掌故到社会百态,几乎无所不包。由于浸淫得深,观察得透,往往能独辟蹊径,以小见大,道常人所不能道。

作者性不喜作宏文大论,却打通了不同的知识领域,使短小的随笔呈现出丰富的视点,有峰回路转之美。文字洒脱闲适,又机智诙谐,见真性情。

陈永和的长篇小说《一九七九纪事》发表在2015《收获》长篇秋冬卷。《一九七九年纪事》陈永和向我们展示了在文革背景下,被迫混合在一个“桶”中的各个阶层、各个人物的交错命运。通过身体性异化的独特描写,批判和讽刺了荒唐年代的荒唐身体,揭示了身体被历史摧毁的这个过程。

作为一名日本新华侨女作家,在经历两种文化的冲击与熏陶之后,面对历史、面对人性、面对生存等现代性问题的思考,产生了不同于本土作家的角度和深度。这种独特的角度和深度,使文本更具有文学价值。一方面,作为文革的见证者和经历者,促使她对这一疯狂年代进行深刻的历史批判与反思;另一方面,作为长期旅居日本的华文作家,异国文化的感染与碰撞,使她能够尽量以国际性的文化视野来反思现代社会。

讲座结束后,笔会的部分成员与弥生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