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举办“本土写作与世界想象”论坛


来源: 今日中欧网


2019910日,十多位中国和奥地利作家、文学评论家和出版家今天在奥地利首都共同探讨如何汲取本土经验的文学养分,同时兼具世界性的视野和胸怀。

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陈平先生,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先生,中国作协对欧美联络处副处长白雪女士,中国知名作家李修文先生、鲁顺民先生、李浩先生、冯德华(冯秋子)女士、欧华文学会副会长、知名移民文学作家方丽娜女士,欧华文学会秘书长、旅奥文学评论家颜向红女士等出席论坛。

奥地利方面出席论坛的有奥笔会主席、奥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文学翻译家尼德勒博士(Helmuth A. Niederle),悬疑犯罪小说作家吉勒斯庇硕士(Jacqeline Gillespie),诗人、作家和翻译家奥尔先生(Martin Auer),Löcker出版社总编辑莱勒克博士(Alexander Lellek),作家、诗人和文学理论家凯泽先生(Konstantin Kaiser)等。

与会人士合影

本次论坛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欧洲时报》“欧华文学副刊”协办、欧洲时报中国文化中心承办,资深翻译、维也纳索纳塔文化及教育交流促进会会长王静教授主持并担任中德双语翻译。新华社、《光明日报》等媒体对论坛进行了采访。来自维也纳、捷克、斯洛伐克等地的欧华作家、中奥文学爱好者旁听并参与了对话互动。


王静主持和翻译



对话:精彩纷呈 火花四溅



吴义勤发言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教授认为,本土性与世界性不是一对矛盾体,而是一个通往更高层次文学境界的阶梯。他高度评价道,奥地利是一片文学的沃土,涌现出了茨威格、卡夫卡等一批享誉世界的著名作家,他们的经典著作《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变形记》《城堡》《诉讼》等作品在20世纪便被引入中国,给中国作家和读者带来了宝贵的文学经验,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今天与会的作家都是奥地利作家的优秀代表,他们的创作代表了奥地利文学的水准与风景。奥地利这片沃土同样也滋养着来自中国的旅欧华人作家。近些年来,一批旅欧华人作家迅速成长,赢得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方丽娜、颜向红等均是这方面的优秀代表,他们通过文学作品讲述中国故事,弘扬中国文化,也通过文学作品讲述旅欧华人的生活经历和精神风貌,介绍欧洲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文化,成为中欧交流的重要媒介和通道。

吴教授在介绍中国文学的发展现状时说,“我们中国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作家队伍。中国作协会员1.2万人,省级作协会员8万人,而网络作家的人数比奥地利的人口都多,有1400万写手。我们的网络文学,现在被称为世界第四大文化奇迹。”他说,“在中国,从事文学是非常幸福的。我们的作家从20岁到100岁的都有,我们有的网络作家的版税和收益一年可以达到1亿人民币。”

方丽娜发言

欧华文学会副会长、旅奥知名作家方丽娜女士说:“根深蒂固的中国经验、民族情结和故土情怀,让我带着东方人的目光和中国传统的审美参照,而长期深入欧洲生活的现实与经历又将西方思维和人文精神不知不觉地融入到我的文学创作当中。就文学而言无论是海外还是本土,不管男人还是女人,能够留得住的是人性的抒写。”

吉勒斯庇发言

我写的并不是侦探小说,我写的是长篇小说,只不过里边有尸体。”悬疑犯罪小说作家吉勒斯庇女士语惊四座。


奥尔发言


奥地利诗人、作家和翻译家奥尔先生写的儿童文学作品获得过很多奖项,在被问及获奖秘密时,他说,其实没有什么秘诀,他尝试写一些别人不写的话题,在儿童图书中也写一些很深层次的问题,比如社会问题,家庭问题,把它们融入进去,并且不断继续工作,补充故事。


李浩发言

河北四侠”之一、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李浩先生说,文学需要提供差异,需要提供陌生和前所未有,我愿意把所有的树根都雕成试图飞翔的鸟儿,即使那些地方性题材,我也愿意让世界性因素和幻想因素注入进去。

李修文发言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得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市作协主席、小说家和散文家李修文先生认为,他的创作更多的是吸取本土的营养,受中国传统的戏曲的影响非常大。他喜欢聊斋,里头的故事探讨了死亡问题,更多的呈现出非常精妙的叙事技巧,比如三生三世,生死之间互相打通等。

鲁顺民发言

山西省作协副主席鲁顺民先生说,他是因为感到前些年作家们创作的农村和农民题材的作品“离农村现实特别特别的远”,才从2000年开始做农村调查,历经10年写出35万字的《天下农人》。他说,“农村到底发生了什么?农村到底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我几乎是用脚把这本书写下来。”

冯秋子发言

出生在内蒙古的编辑、作家和艺术家冯秋子女士谈到内蒙古十分严酷的气候和自然环境对她的影响。她说,小时候每天都能听到野兽的叫声,孩子从小要学习生活的技巧,另一方面要懂得世界理解世界,后来又赶上特别多的社会经历,她总想从现象看到实质的东西。



倡议:建立文学翻译的“丝绸之路”



陈平发言

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陈平先生回忆起他在青年时代读到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看不见的珍藏》的感受,他指出,文学的翻译对于一个国家的人了解和理解另外一个国家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现在对年轻一代作家的作品翻译得还是比较少,作为文化参赞,他希望中奥双方共同努力。

尼德勒发言

奥地利笔会主席、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文学翻译家尼德勒博士翻译、主编和出版了一系列文学专集,他翻译的文学作品曾经获得奥地利共和国图书奖。

他说,世界上有6500多种语言,而在座的所有人加起来能懂的可能不会超过10种,所以文学翻译任重道远。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是一个人口大国,他倡议建立一个文学翻译的“丝绸之路”工程,让翻译家和文学家共同合作,出版更多精品文学译作。

 “一定要重视翻译。如果我们花10年的时间去重视、去做这个翻译,那可能到了后来大家就会发现,我们眼中的中国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中国人也许也会发现,我们眼中的奥地利原来不是那样的,“他的结语是,“翻译是重要的”。

颜向红发言

欧华文学副刊”主编颜向红女士举起方丽娜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新书《夜蝴蝶》介绍道:《夜蝴蝶》描写了中国一个贫穷封闭的煤矿小镇底层人民、尤其女性艰难的生活状态,《蝴蝶坊》中,表现了来自中国、越南、俄罗斯、中东等地移民在欧洲的生活状况,故事就发生在这旁边的玛丽亚大街。她向在场的奥地利出版家发问对来自中国一个小镇一个女孩子的悲惨故事,对发生在你们眼皮底下的移民故事,你们有兴趣了解吗?

问题引起了出版家的关注,Löcker出版社总编辑莱勒克博士遗憾地回答说一般的奥地利出版社没有人懂中文,所以他们没有办法直接去评价这个中文作品是不是有意思。所以他觉得,还是应该先找一个中间人翻译或者读给他们听,让出版社对这本书很感兴趣,然后才会产生有意思的项目。

莱勒克发言

莱勒克博士介绍说,他们最大的中国文学出版项目是21世纪当代文学的德文版,第18本已经完成,第29本正在出。一共收集了五六十位中国作家的作品,在座的李浩先生和李修文先生也有作品入选。

在谈到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问题时,吴义勤教授说国内非常重视,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三个部门都有“文学作品对外翻译工程”。但中国对外文学交流现在还比较表面化,世界范围内专门翻译中国文学的翻译家数量非常有限,专业的翻译家人数更少满足不了数量如此之多中国作家和作品的需要。

吴教授表示十分赞同奥地利翻译家尼德勒博士在论坛上提出的建立一个文学翻译的丝绸之路工程的倡议,让翻译家和文学家共同合作,翻译出版更多的文学精品。他强调,文学交流的质量取决于翻译的质量。

意外:他居然是鲁迅的粉丝


论坛上,同时拥有作家、诗人和文学理论家头衔的凯泽先生的答问让几乎所有人感到意外。

说,对他文学创作影响最为深刻的、他最大的榜样并非奥地利表现主义诗歌的代表诗人特拉克尔,而是中国作家鲁迅,因为特拉克尔太传统,可能要一双很好的鞋追随到他最后,才从传统脱离出来,转换为一种战斗的姿态。他说,他喜欢这种战斗的姿态。

论坛结束之后凯泽先生接受作者采访,较为具体地介绍了鲁迅作品对他的影响。

凯泽先生说,他没有办法直接读中文原文,他读的是法文、英文和德文的翻译版本。他特别喜欢里边的一些叙事的速度。鲁迅先生可以一件事情很快讲述,也可以将叙事过程拉得很长很长很长,而且会常常变换。这是鲁迅作品让他着迷的地方。

讲到具体作品,他提到《阿Q正传》,还有一个写的是新年里的祭祀,应该是《闰土》。还有爱情故事,一对年轻学生相爱的故事。这些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叙事速度的转换还带来一种很奇妙的韵律感。

凯泽先生说,当然还有他写那个血馒头,其实鲁迅先生对中药这方面的描述不是特别友好。他写了一个人患了肺结核,然后用了水果的制剂去治疗,但是还是死去了。


有趣:他的中国故事源于针灸


八棵芭出版社社长瓦尔特·菲林格硕士讲述了自己的中国故事。1971年,他读到了基辛格有关中国的报道和书籍,其中曾提到中国针灸。1978年,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医院里看到有患者在做喉结手术,麻醉完全只靠几根小银针,一边手术一边还透过窗户和他打招呼,这让他印象深刻、久久不能忘怀。如今虽然过去了四十多年,很多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针灸加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在数以百万计的西方人会去中国学习针灸。所以,对于八棵芭出版社而言,出版中国医学书籍是很重要的。


菲林格发言

八棵芭出版社已经出版了250余部图书,在结识德国著名汉学家顾彬教授、奥地利著名汉学家卡明斯基教授和来自中国的王静教授后,他开始进入文学领域。他们出版了很多中德双语图书,希望有中国合作伙伴可以把这些图书带进中国市场,如果有中国出版社愿意购买他们的图书版权,他也非常愿意。最后,他希望今天的活动能够搭建起中欧文学交流的桥梁。

今日中欧网记者黄频(右一)在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