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去,春天不远了

2020年《文综》春季号编后记       



本欲以“异乡春色”迎接2020年,未料新冠病毒张牙舞爪扑面猛袭, “忽然城市如此的沉寂”。

虽然生活中充满了意外,但春天不会辜负我们的耐心等待。诚如这封《寄往人海的一封信》所言:“风雨中的灯火/微弱又清晰/是谁说 不放弃/;“困境中的情谊/凝结成传奇/有许多你我/ 未离弃”;“你奋不顾身/却未曾言语/用所有爱寄往人海中/前赴后继”;“仿佛是接力/只争朝夕/忽然号角如此的紧急/困境中的期许/将生生不息/有许多你我 未离弃”。

诗星空下”的《寄往人海的一封信》《这个春天  携着花瓣的疼痛》作为反映疫情时期的特稿,二位诗人,也代表本刊,为这场大灾难发声。

春,既是“季节”的实指,也是“生机”和“希望”的一种隐喻。本期“异乡春色专辑”中来自美国、加拿大、中国大陆、匈牙利、新加坡、南非、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各地的作家们,挥洒文笔,或轻描淡扫,或浓墨重彩,书写了世界不同地域的壮丽秀美、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欢娱,以及生命的蓬勃活力。

这些“异乡春色”,是鲜活在作家们脑海中的记忆,也是自然界和人世间隽永的魅力。

本期的“小说家族”比以往明显增加了成员,《哈啰,哈啰》《戈琳》《临时修行者》《五味杂陈品亲情》《买房记》,五篇小说反映了不同的人生和人性中的美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活法缤纷,小说人物拓展了我们对生活的认知和理解。

文学评论”中的两篇,被评者一位是马来西亚已逝作家,一位是中国大陆诗人。前篇是大陆学者看他国文人,后篇是北美作家品评中国大陆诗人,地域互换互看,视角可期。

《海外华人海外留学生文学新生代》这篇列入“华文作家榜”的文章,有点异类,其中介绍的作家多是九0后用英文创作的年轻人,他们广受欧美主流媒体瞩目和读者青睐,也有不少作品翻译成中文流行畅销。把他们列入“华文作家”不够精准。另一篇《小诗路上的回眸:曾心创作谈》系夫子自道,是作者对自己文学创作的一次梳理。亦可圈可点。

组织这期春季号的文稿是在2019年生活正常的冬季。

跨年敲完这篇小文最后一笔,在窝居日久的蜗居,不由探头望向窗外,但见树梢淡淡浮着一抹绿。

在残酷的时节,“跨过去,春天不远了,我永远不要失去发芽的心情。”(林清玄)


白舒荣

2020228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