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泉:韩国济洲宝岛游

作者:(加拿大)陈浩泉  

来源:《高度周刊》(2019-8-2


去过了韩国的首尔、釜山、庆州 ,之后就一直想去一趟济州。 济州离韩国本土颇远 ,是太平洋中的一个孤岛。但它风光秀 丽 ,资源丰富 ,是韩国半岛的后花园。济州被称为“韩国夏 威夷”,又有“浪漫之岛”与“蜜月之岛”的美誉。济州漂 亮的旅游景点多不胜数 ,是世界各国游客的心仪之地。

今年四月 ,济州大学的一个文学会议邀请我出席 ,正好是到 济州的一个好机会。四月下旬,我取道香港,再经上海,辗 转到达济州岛。


三多”、“三无”与“三丽”


晚春时节的济州 ,乍暖还寒 ,时晴时雨 ,但百花已盛放 ,风景还是漂 亮的。虽然樱花时节刚过 ,却不影响我们欣赏其他花卉树木的心情。晴 天的日子,车子行进在山野间的马路上,从车窗外望,只见海天蔚蓝一色,各种可爱形态的白云舒卷飘浮 ,衬以远处的黛绿山岭 ,近处的红花草地 ,每一个角度都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令人目迷心醉。

甫下飞机那天下午 ,迎接我们就是一阵骤雨 ,天气阴凉 ,风也大。在 旅游车上 ,接待的导游告诉我们 ,济州“三多”:多风 ,多石头 ,多女人。 后来 ,在其他的场合 ,许多韩国友人都煞有介事地这么说 ,包括请我们共进午餐的济州市长 Ko Hee Bum。其实 ,除了“三多”,济州还有“三无” 与“三丽”。“三无”是 :无大门 ,无小偷 ,无乞丐。“三丽”是 :自然 风景、民间习俗、工艺产品。

济州市长 Ko Hee Bum ()招待午餐

济州岛置身于太平洋中 ,风多、风大 ,甚而清劲凛烈 ,都是可以想象的。石头多是过去火山爆发所造成的。至于女人多,一下子未能感觉到,只是 ,济州的海女遐迩闻名 ,那是毫无疑问的了。因无乞丐小偷 ,也就无 需大门了。济州的丰裕自足 ,令人羡慕。大自然的秀丽宜人 ,毋须置疑 ;独特的民俗别具一格,一年四季的节日庆典,如元霄野火节、樱花节、 油茶花节、七仙女节、海滨节、汉拿文化节、雪花节等,令游人趋之若骛;还有具独特风格、具民族特色的工艺品 ,都是吸引人的旅游资源。

济州成为旅游胜地,广受世人青睐,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实际上,济州岛不算大 ,只有 1,845平方公里 ,人口 67万。它比台湾、海南岛 和温哥华岛都小得多 ,上述三岛都有 3万多平方公里 ,人口最少的是温 哥华岛,只有76,应该是最清幽宁静的了。然济州小巧精致,有其 独特的文化风韵 ,同样为世人所垂青。前几年 ,中国游客逼爆济州岛 ,不少中国人更去那里营商置业 ,几乎把济州当成了上海的后花园 ,以致 有韩国人惊呼济州“沦陷”了。幸而近年情况似稍有改善 ,济州看来仍 是一块人间净土。

欣赏韩国传统器乐演奏


海女一一“济州最美的身影”


到济州岛 ,不能不要说说济州的海女。海女是韩国一个独特的族群 ,始于古远的六世纪。过去,不少出海的男人遇难,后来外出工作的男人 要缴付重税 ,于是造成了女主外男主内的社会现象 ,女人外出谋生 ,少数 男人就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至上世纪五十年代 ,济州的海女数达三万 多人 ,现在只剩五千人左右 ,而且大多已五、六十岁了 ,甚至有高龄九十的老妪 ,这么大的年纪 ,还在海中讨生活 ,实在是令人惊讶的事。

海女穿上紧身的胶质潜水衣 ,戴上潜水镜和脚蹼 ,就这样潜下二十至 四十米的海底,徒手或用标鎗等工具猎取海鱼,或采集海螺、鲍鱼、海 蚌等海产。她们没有氧气装置,要在海水中憋气一两分钟作业,危险性 甚高。过去,不少海女更在遇到鲨鱼袭击或潮水突变的风浪中意外死亡。 由于体力消耗大,海女每个月只能工作二十天左右,但每天的作业时间 长达十多小时 ,要潜水百次 ,每工作四小时 ,就不得不要稍作休息 ,以恢复 体力。长期在海水中浸泡,使海女大多患上风湿关节炎等病痛,不少人 要长期服药 ,有的下水前还得吃止痛药。

正因为海女是一个辛苦的行业 ,年轻女性多不愿入行 ,加上社会经济 发展 ,这个行业已经式微 ,有后继无人之忧。然而 ,海女对济州的社会经济有重大的贡献 ,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海女文化也早已在济州形成 ,成 了济州的标志。为了彰显与延续海女文化 ,济州建立了海女博物馆和海 女训练学院,有些旅行社也办海女生活体验的旅游项目,让游客现场观 看海女下海作业,并购买她们的新鲜鱼获,甚至让游客亲身与海女一起 下海采集海产。我们在济州观看的一场大型音乐剧演出 ,其中有关海女 的内容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舞台上,演员的表演配合虚幻影子的光影效果,生动地活现出海女生活与作业的情景 ,令人印象深刻。

的确 ,海女是撑起济州半边天的伟大女性 ,是“济州最美的身影”!


秋史流放地一一韩中文化交集


汉拿山位于济州岛中央,是济州和韩国本土最高的山,海拔1,950米。 汉拿山又叫瀛州山,意为高得可以抓住银河,让人对这个周遭风光如画 的可能仍活着的火山有无限美丽的遐想。2007,汉拿山被评为“世界自 然遗产”。

120万年前的火山大爆发,使济州岛在东海冲天而起。炽烈的火山 岩浆流入西归浦沿岸的太平洋,遇海水冷却,形成了多角形规律的柱状节理岩石群。这些玄武岩的石柱群高三、四十米 ,宽达千米 ,甚为壮观。 石柱带四至六角的规律形状和排列,就像保卫海疆的列队士兵,这大自 然的鬼斧神工,令人不禁啧啧称奇。难怪这里获得了“世界七大自然景观” 的称号。

在济州,我们还到访了秋史流放地和“思索之苑”两个极有文化气 息的地方。

由于济州是太平洋中的孤岛 ,远离朝鲜半岛 ,于是 ,朝鲜王朝五百年 间共有两百多官吏和文人被贬谪流放至此 ,其中最出名的有秋史金正喜 和光海君。这些落难政客与落魄文人在济州这荒芜的孤岛营造出了一片 亮丽的文化艺术的人文风景 ,形成了济州独特的流放文化。

金正喜号秋史 ,是朝鲜时代的文人、诗人、书画金石家 ,曾到北京与 清朝学者交游 ,成为历史上韩中文化交集早年学人。金正喜于 1840年被 流放到济州 ,前后八年。流放生涯中 ,金正喜钻研书画艺术 ,创造了“秋 史体”书法 ,和名画〈岁寒图〉,对后世深有影响。他被誉为“韩国书圣” 与“韩国的王羲之”,是十九世纪著名的东亚艺术家。这天 ,我们参观的秋史流放地有金正喜的大雕像、纪念石碑 ,还有几 间金正喜当年居住和教学的仿造茅舍,里面有师生对坐上课的人物造型。 此外 ,就是展品丰富的纪念馆 ,里面陈列着金正喜的不少书画作品 ,包括 “秋史体”书法和名画〈岁寒图〉。时间充裕的游人 ,可以走走金正喜 的自我流放路线,它分为“执念之路”、“缘分之路”和“沉思之路” 三段 ,全长近三公里。

在秋史流放地与金正喜雕像合影


思索之苑”的哲学沉思


思索之苑”是济州游不应错过的另一个文化景点。这是一座世界 级的精致庭园 ,主人叫成范永 ,他原是首尔的一名裁缝 ,因爱上了济州这 个天然美景的海岛 ,于是毅然迁居济州 ,要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 ,建立 心目中的乌托邦。他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 ,终于在一片乱石堆的山野间 建成了这个令世人惊艳的世界最大的盆栽花园。

思索之苑”占地 1.2万坪 ,1992年开放。花园虽不算太大 ,但 整个设计布局堪称匠心独运 ,极为出色。园中种植着树龄三十年至三百 年的一百多种珍稀树木,数达1,700多株,另有济州的原生植物1,000多株 ,各种盆栽 400,此外 ,有结着大大的诱人果实的柑橘、柚子等果 树。随着弯曲的小径在花园中漫步,触目是姹紫嫣红的奇花异卉,造型 奇妙的盆栽盆景,巧思设置的人工瀑布、小桥流水,令人不禁惊呼的鱼 池中密集的大锦鲤群 ,还有别出心裁的翠绿草坪、凉亭堡垒……整个庭 园是那样的幽雅亮丽、静谧舒适,令人恍如置身于世外桃源,感受到了 大自然的美好恩赐 ,霎时身心舒畅 ,再无忧愁。

曾撰写〈病梅馆记〉的龚自珍认为 ,盆栽是对植物畸型的摧残 ,不认 同这种病态美。成范永却认为,盆栽是对植物进行重塑、创造,是对野 性花木的设计、调教、培育、管理 ,是一种艺术。他认为自己听到了草 木的叹息,并通过他的园艺去作哲学的思考。看来,这也就是他的庭园 取名“思索之苑”的因由了。

与花草树木为伴 ,日夕与它们对话超过半世纪的成范永 ,是当今韩国 最著名的农夫 ,被誉为“韩国愚公”,与大长今一古一今 ,已成了韩国国 家形象的象征。现在,到“思索之苑”的访客游人每年有三十多万,包 括不少政要名人。当你离开这人间仙境般的花园 ,如果也能同时带走一 点哲学的沉思 ,那该是最大的收获了。

这次在济州 ,还品尝了不少韩国美食、美点 ,包括济州健康料理和传 统乡土料理。文学研讨会主办者也特别安排让我们欣赏了一场韩国传统 器乐表演。济州之行 ,既作文学交流 ,也吸收了不少文化养分 ,兼且大快朵颐 ,真是满载而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