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道极光

——极光文学系列讲座第三讲

回望华文网络文学

作者:顾月华


20201119日星期四晚上,由顾月华策划、由北美中文作家协会、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皇后区图书馆新移民服务部联合举办,由陈曦、纽约桃花、南希和顾月华为主的工作团队,在云会隆重推出:极光系列的第三道极光。 主讲人是美国风凰城的少君。

少君是一位奇才,白舒荣称他为跨界行走的少君。他曾就读中国北京大学、美国德州大学,曾就职中国经济日报、美国匹兹堡大学。


他讲的题目是《回望华文网络文学》。

在他的回望中,我概括了其中的要点。

由于电脑网络系统最早是由美国在八十年代初期开发出来的,美国的大学是除政府之外的第一批用户。

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大批留学生赴美加学习移民,自然也就成为这种先进的传播手段的最大的受惠群体,亦不可推卸地成为华文网络文学的催生者。

华文网络文学应该起始于1988年,但在1991年之前,互联网没有万维网,个人电脑也没有视窗,当时使用的是UNIX网络运行系统,这个网络系统不支持汉字输入、传输和显示。当时的华文写作费尽周折。整个过程要经过输入、编码、存储、传送、解码、打印、阅读等步骤,前后要在不同系统上跑好几个电脑程序才能完成,由于这些原因,早期网络文学作者几乎都是学习理工科的留学生。

早期网络文学的基本特征有如下几点:

第一个特征是发泄型,不过分讲究文句的修饰,不太考究表达方法,作品容易被网民所接受,可读性强。

第二个特征是它的随意性,其特点实质上是来自于文化的冲击,是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抒发在居住国的感受。多抒发个人的悲欢和生活感受,在形式上多采用散文、随笔、诗歌这种便于直抒情怀、无需花费太多时间的形式,短小、随意。

第三个特征是作者和读者可以双向交流,无限度的可修改性固然使网络作品在短时间内失去了可靠的文献意义。但是这种让作品趋向完美的可修改特质可以避免了传统作者那种“发表后的遗憾”,从而让作品得以精悍。

 

关于网络文学的小说创作,如果说在中文网络的早期,交流的娛乐目的远甚于创作,风行的是诙谐、幽默,一句妙语往往比一篇佳作更受瞩目。这个时期的中文网络小说的代表人物之一图雅就以其俏皮的京味,而被称为“网上王朔”。图雅的小说用语极富个人特色,光读文章不看署名也可猜出是他的手笔,别人也无法假冒。

当时引起网坛注意的是少君的小说《人生自白》,通过对海内外100位三教九流人物调侃化的描述,力图以自述的方式描绘出一幅八十年代的众生相。《人生自白》的吸引力在于所特有的口语化的个性语言风格,这不仅拉近了文学与读者的距离,而且使人物的风貌立刻鲜活地突现出来。

少君的《人生自白》被海内外多家出版社要去出版,最高印数达到40万。他用特别的文体和题材记录了一个剧变的时代。

较为认真地从事文学创作的女性网人是百合。她也是第一个在网络上发表长篇小说的人。她的长篇《天堂鸟》,她是最早从网上走到了网下的人之一。她的小说,充溢着在网上很罕见的澎湃激情。

生于上海后到加拿大留学的路离,也是当时活跃在网络小说圈的女性。路离的小说给北美华文网络小说界带来一种新的声音和女性的视角,透着一种青春的气息和光芒。

值得怀念的还有阿待的《处女塔》、啸尘(陈谦)的《鱼的快乐》、施雨《我家有个小鬼子》、斯绛的《戏缘》、奕秦的《雨晴》和沈方的《冬天》……

  

关于早期网络文学中的散文随着网络的普及,北美中文网站上诞生了一批网络散文写手,他们以极高的写作热情写性情文字,相对于传统文学媒体来说,他们的写作也许没有那么规范,也不像训练有素的职业作家那么斟字酌句,但是他们那些从心底里流露出的文字,却能在华文网络上大行其道,赢得了各自的读者群。

居住在美国西雅图的经济学博士王伯庆,是当时最受欢迎的网上散文作家之一,像《相识何必曾相逢》、《英雄无奈是多情》等,抒发的都是八十年代中九十年代初到美国的,那些中国留学生的喜怒哀乐。                

枚枚是在《游子天涯》和《国风》网站的一个引人注目的散文写手,其行文语态跳越新颖,为年轻的网上读者所喜爱。

在当时网络写手队伍中,有很多的像枚枚这样的年轻的一代加盟。号称聚集了最多的网络作家的银河网,曾要求每位作者为自己写一句话,美女散文作家们是这样描述自己的:

红墙:写字成了一种奇怪的爱好

玫瑰:我是冬眠在....里的一只懒猫

    丽丽:用温柔的目光去欣赏着过去

    施雨: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兰沙:喜欢在论坛上和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儿

    梦梦:因为梦, 我能远远的飞翔

    利枝:唯有梦与幻想,可以超越心灵的孤寂

    精灵:热爱文字,如同一个女孩喜欢玲珑剔透的首饰

    素心:我是冰冷温柔的霜花我是微风隐约的叹息

    汪汪:在尘世幸福地活着

            ..............

    

关于早期网络文学中的诗歌,北美作家应帆早己是榜首,他的诗《冬野》:

人迹罕至的地方  

树木们褪去华美的叶子

它们曾经的喧哗和私语

也成为另一个季节的记忆

 

我想我喜欢和你裸然相对  

指向天空的枝干如弦

如今要唱的都是

来自灵魂又直抵灵魂的音乐

 

这是在北美华文网站里最常见的一类诗句,现代、简洁、娇情、小资。诗在其情感性质上和抒情方式显得较为纤细和朦胧,因而,比较适合于留学生们阅读。

在北美界定一个诗歌网站是否受欢迎,人气旺不旺,论坛的访客数目是最主要的参考。在这样的前提下,《橄榄树》和《新大陆》无疑最为活跃。集合在这两个网站周围的诗人对好诗的观念上差别极大,热爱《橄榄树》的读者比较倾向于“知识分子写作”,《新大陆》则反其道而行之,颇具江湖气。

海外最早刊载华文诗词的网刊,应属方舟子主编的《新语丝》。《新语丝》最著名的有两个版块,一个就是《新语丝》的题头诗,所发表的都是网络上的原创性诗歌。

 

关于网络文学现状,网络文学回归大陆后,推动了中国网络文学的迅猛发展。可以划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是1998-2002年,在PC互联网早期,网络文学的连载模式依托BBS兴起,榕树下、龙的天空等第一批专业文学网站诞生。第二阶段是2003-2012年,起点中文网等推出付费阅读模式,盛大收购起点标志着资本大规模入局,掌阅、17K等巨头诞生,移动阅读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第三阶段是2013年至今,经历复杂整合,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合并,成就了今天的阅文集团;移动流量红利耗尽后,竞争进入了手机模式和“IP全产业链对决”的时代。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发布的《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目前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9亿,移动端网民规模的比例达到98.6%,网络文学受众达到4.5亿人,国内网络文学创作者达1936万人,网络文学版权产业市场规模突破201亿元人民币。如今,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品跳出文本模式,通过漫画、游戏、动画、剧集、电影、舞台剧等多种形式让更多受众看到。由于影视作品受众基数大、传播范围广、影响力强,成为当下IP赋能网络文学最突出的表现形式。

 

手机阅读的便利性,造就了网络文学作品的迅速和海量传播,一篇文章被点击千万次已经稀松平常,从而也使许多著名网络写手一夜致富。唐家三少仅2008年就有1.3亿的版税收入,四位数的网络作家年收入在1000万以上。

 

据中国作协统计,二十年间,中国大陆发表网络文学作品累计2500多万部,仅2019年获影视改编的作品就近万部,占据大陆全年播出电影电视剧的80%,带动影视、游戏、动画、漫画等下游文化产业总产值超7000亿元。

 

少君绝对是一个传奇,他的作品也是海外华文文学的一颗明珠,一道闪过海外华文文学(不光是海外华文网络文学)天空的值得仰视和久久凝视的极光一应帆如此评价他。

少君是海外华文新移民作家笔会的第一任会长,而新移民作家笔会已经举办了六届。在一次新移民笔会上,少君曾满怀激情地大声说∶“我们在海外的生活,如同得到了天空,却失去了大地。这句话,可谓是振聋发聩。

 


这次讲座的嘉宾是少君文中提到的诗人应帆。

应帆是北美地区低调却有高质量的作家,默默地在网络文学中长期无偿奉献,是新语丝网的重要负责人之一。应帆本人最早在中国科大的瀚海星云网站上写文章,出国后在未名网站崭露头角,出版长篇小说后获得在网易文化版面被大力推广,而且一直是《新语丝》的编辑,所以应帆在网络文学上是有他的一席之地。

 

应帆的讲題是:《北美华语网络文学的极光》。

应帆先谈到新语丝,而这正是应帆的重要地盘。他说在网络文学这一块,我也可以说是见识了炫丽极光,一如《新语丝》作为网络文学月刊的发展生存,再如少君这样的写作者取得的极大成功。

关于新语丝,应帆认为新语丝推出、甚至也可说成就了一批海外作家,比如少君提到的图雅、阿待等人。

应帆分析海外华文网络文学的作者群,相当大的比率是高学历,理工科的比例相对也更高。这一点也很好理解,一是最早有意识上网创作/发表的应该是理工科为多,二是文科人大约更有意识去寻找传统的发表渠道和媒介。某种意义上来说,网络文学像是理工科文艺男女的反击,又像是主流和非主流,体制内和体制外 的差别。说到底,网络只是媒介,文学才是重点。那么网络文学文学了没有呢?下面是应帆的高见:

以《新语丝》来说,这份文学网刊有两个纯,一个可以说是纯粹的网络文学刊物,具有网络文学的所有特征。新语丝的编辑部组成也反映这种构成,大家五湖四海,大部分人是从没见过面的。当然,也都是义务劳动,没有任何报酬。另外一点就是“纯”文学:这个词有点复杂,一向比较难以界定,《新语丝》也刊发很多偏史哲和科普等类别的作品。冯唐曾经说文学有一条金线,我也可以说文学是有重量的,灵魂的重量。我觉得总体而言,《新语丝》也划出了一条文学的线,当然可能是金钱,也可能是银线。《新语丝》也曾亮出了自己的量级。

我很同意应帆说海外华文网络文学有过自己的鼎盛时期,但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发达,传统媒介延伸到网上,自媒体的兴起,其它的阅读和表达渠道,网络文学和非网络文学界限的日趋模糊等等,己经促成这种网络文学的改变,象一切事物的新陈代谢一样,有没落,有重生。

很多文学网站包括“文心社”、集结于文学城的“忆乡坊”公众号等等,后来我们很多作品都在上面出现,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网络论坛的文学版块也对网络文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由于应帆提到了忆乡坊,还有博客,微博,微信几方面一笔带过,我对于网络博客微博和微信,对于忆乡坊,有特殊的感情,所以也想要说几句。我觉得网络象梦,有些虚幻,但是我的网络世界,却有温暖的回忆。从网络出现博客开始,我们从雅虎网站博客为友开始,当时我开启了一个以“璧月无迹” 为网名的博客,天天交流,雅虎关闭的时候,引起网上一片恐慌,唯恐朋友失散无踪,幸好大家如逃难一般相互关照着一键搬至网易,后来纷纷又到微博,近来在微信密聚,筛选到最后便成了知音。

这是一份缘,我们相会在云际己经多年,有一位日语翻译家莎莎,几年下来,终于忍不住,我回中国时,她要专程从日本飞来看我,我便在网上发了聚餐的邀请,无论谁想来吃飯,我都欢迎。

当我发出邀请后,好多人都是欢天喜地的举手,然后为了这顿晚饭,一早在微信上看到其中两位在福州候机的照片,一位在下午五点方能抽身从杭州乘高铁赶来的高管,方觉这顿饭有点任性!第二年从美国回去,正好国庆节又约了一次午餐,定在上海江浙风味名店苏浙汇,除了日本的朋友,看到不断的有人报名了,不一会儿就满了一桌,报名就截止了。

十月一日国庆晚上,我正写稿中,手机音乐不断响起,我看到一位山东出发的朋友中途丢了手机,辗转抵达上海,一位作家深夜登机了,我吓了一跳,上床后不能入眠,开始为她们担心,直等到她入住旅馆方才安下心来,又觉得自己怎么还这么任性?

二日早晨醒来,群裡鸟叫一声接一声,打开一看真是热闹了。

有人从杭州上高铁了,有人从祟明坐船出发了,有人到虹桥火车站了,有人上十号线地铁了!,也有人说我还在长江大桥上呢!

终于,大家在苏浙汇高雅的餐厅裡相识相认相拥,毕竟是相互关注有年头的朋友,初见便是重逢。每一个人进来,都互相认出了对方,完全没有初次相见的生涩,这个瞬间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从梦中醒来了

我们这批神交已久的朋友坐定了,一起追寻我们2007年相聚在雅虎,到2009年雅虎关闭的足迹,我们当时呼朋引伴一键搬至网易,又创建微博,最终在微信裡优存劣汰自然淘汰,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些人会一见锺情,一见如故,走著走著就遇见了!走着走着就散了,我们从虚拟的世界相聚一堂,充满了惊喜和亲爱。分手时难捨难分,毕竟要千山万水的聚拢来实在不容易,哪能如网上任性的来无影去无踪呢?一旦离去,便是平步青云各自回了云端。

今年很多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如果还能回去,马上要组办第三次聚会。

对于我来说,网络,也是有温度的,有情的。因此我对本次讲座的少君与应帆充满了敬意,並感谢他们的付出和精彩演讲。

在海外北美的网络世界里,我认识了忆乡坊的创办人兰兰,忆乡坊几位原始合作人,有子姜、二湘、一楠等一批优秀作家。其中兰兰特别活力十足,有极大的凝聚力,她让我认识了一批华文写作的女子,促成了我创办了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

所以我要为北美网络文学史上,郑重地添上张兰的名字,

纽约蓝蓝,真名张兰,出生于艺术世家。本科毕业于苏州大学艺术学院,获密苏里大学电子媒体设计硕士学位。此后在美为多家财富100公司担任界面设计师。纽约蓝蓝为新浪著名博客,文章散见于海内外多家主要中文媒体,包括香港文学,青年作家,文综,世界日报等等。北美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微信文学帐号忆乡坊文学城创始人和编辑之一。作品包括散文合集纽约地铁故事,纽约蓝蓝写了关于美国教育的多篇文章,特别是关于艺术教育的文章,影响深远。她的多才多艺使她在现代艺术方面有着独具慧眼的功力,为帮助不少年青画家有展示机会,她在近年策划了一系列较为有影响力的画展和艺术活动,并撰写多篇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评论。

兰兰在纽约新冠病毒猖獗时态下,开始撰写纽约疫情日记,给海内外读者提供真实信息,极受欢迎,从202036日写到325日最后一篇日记,兰兰在327日因为车祸不幸去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香港权威明报杂志四月全球疫情专刊上登载了纽约兰兰的日记,她留下的日记存留在了历史资料中,她的文字會照亮人間。兰兰是2020年划过世界的一道最美最亮的极光,,谨以此极光文学系列的第三道极光,纪念纽约兰兰。


顾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