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弃涓泉 终成浩渺

——陈浩泉的文学人生

任京生


2009年因为儿子考上了加拿大温哥华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太太和我当即决定全家由美国迁往温哥华。入境伊始,我便寻找两种组织,一个是校友会,一个是文学团体。校友会没有,于是我便联合几个当地校友成立起一家。文学团体找到了,名字就叫“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时任会长陈浩泉。

陈浩泉

忆昔我当年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就是出于对文学的爱好,毕业几十年,由中国到美国,又从美国到加拿大,工作换了多种,业余时间却始终以文字为乐,以文学组织为精神家园。

初到温哥华,借着做媒体的优势,在报刊上看到了加华作协的专版“加华文学”,也听说加华作协的门槛较高,需要一定文学作品,和两位理事推荐,经过理事会讨论投票才能加入。恰巧在一次活动中结识了陈浩泉会长,我试著向他提出入会申请,他给我填了申请表,并说会报理事会讨论,不久,我即得到陈先生的通知,入会被批准。从此,我便与加华作协结缘,与陈先生相熟。

 

文学大家  作品展现


文学组织不同于同乡会,因其学术性较强,组织内没有几个文学大家是无法声名远扬的。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加华作协成立至今已有三十余载,已经汇聚了加拿大一大批最知名的作家。历任会长卢因、梁丽芳、陈浩泉、刘慧琴、林婷婷等各个作品丰硕,技压群雄。顾问洛夫、痖弦、叶嘉莹等更是大师璀璨,誉满天下。因而使得加华作协成为了在世界范围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华人文学组织。

翻开陈浩泉先生的作品,至今已在香港、中国大陆、加拿大和韩国等地出版三十多部。其中有:诗集《日曆纸上的诗行》、《铜钹与丝竹》(三人合集)、《诗恋》;小说《青春的旅程》、《银海浪》、《萤火》、《海山遥遥》、《追情》(《扶桑之恋》)、《香港狂人》、《香港小姐》、《电视台风云》、《断鸢》、《香港九七》、《天涯何处是吾家》、《寻找伊甸园》、《他是我弟弟,他不是我弟弟》(编著,韩文版)等;散文随笔《青果集》、《紫荆‧枫叶》、《泉音》等。作品有的被译为英文与韩文发表和出版,有的还被收入大学与中学教材,多部小说被香港和新加坡的电台改编为广播剧。

陈浩泉部分作品

由于他在文学上的成就,其生平被收入《香港文学作家传略》、《中国文学家辞典》、《台港澳暨海外华文作家辞典》、《中国新诗大辞典》等辞书。中国厦门大学、暨南大学、华侨大学、南昌大学、同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城市大学,澳门大学,加拿大西门菲沙大学、约克大学、滑铁卢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夏威夷州立大学,韩国外国语大学、釜山大学等召开的文学与文化学术研讨会均先后邀请他前往参加。他亦曾应邀出任海内外多项文学奖与征文比赛评审。同时亦曾获多种奖项。

很多人一生能有一部书问世即引以为荣,而陈先生接连三十馀部,且有大量文章散落在香港、加拿大等地华文媒体上。问及陈先生何来这样的创作激情,他谈及了他一生的漂泊历程。

陈先生早年出生于中国大陆一个华侨家庭,1962年少年时代到香港。由于父亲在南洋出世与谋生,与父亲相隔遥远的他从小就给父亲写信,而且还坚持每天写日记,一年写出一大本。因而自小就培养了写作的爱好,在学校就参加诗歌和作文比赛。步入社会后,第一份工作是记者,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社会现象和诸色人等,用自己的笔将这些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刊出在媒体上。记者生涯实际上就是一种写作修炼,“世事洞察皆学问”,看得多,写得多,就妙笔生花了。

香港一住30年,1992年移民加拿大。按陈先生自己的说法,他是一个两栖甚至三栖的漂泊之人。因而,读陈先生的中、长篇小说,都贯穿著一个“离散主题”,其中处处注入其个人情感的爱恨离合。1983年出版的《香港狂人》表现的是一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男青年,与两任女友生离死别的离散悲剧,一个孤独、不屈的灵魂在奋斗中以死告别的幻灭过程。1997年出版的《寻找伊甸园》体现了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衝突中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超越。黄维樑教授称《寻找伊甸园》“很有典型性,是二十年来港人移居加拿大(也包括大陆人士移加)的一个代表性叙述(narration),为所谓离散(diaspora)文学的一个佳例。”

陈先生曾这样说:“有人说过:喜欢写作的人,第一份工作最好是记者。这话很有道理。初出茅庐时,如果你的工作朝九晚五,生活圈子很局限。记者工作让生活场景无限扩大,极大地丰富了个人的社会经验。接触的人多,看到的听到的事物多。日积月累,自然就累积了许多生活素材。慢慢沉淀、慢慢发酵,就成为你笔下的题材了。中外很多作家都是记者出身,如中国的曹聚仁、萧乾,美国的海明威等。”由于他第一份工作就是记者,接着当编辑,编过港闻、影视、旅游,以及娱乐等版面,接触到了香港社会的形形色色景象。他小说里的人物就有学生、海员、影视明星、选美少女、难民、侨眷等等,个个有血有肉。

此后,陈先生又从事出版与文化事业,毕生都与文字打交道。移民加国之后,他以睿智的眼光比较中西文化、中西社会,思想得到了升华。他在回答加华作协女作家青洋专访时说:“到外边后,回过头去看,对许多问题的看法就不是原来的想法了。不知不觉中,立足点自然地升高了,心胸、视野也开阔,眼界自然也高了,对事物的看法、解读都不一样了。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时间的沉淀和空间的转变。即使还是写原居地的题材,经过时间的流逝,空间的转移,自然的沉淀作用会使思绪更清晰,对写作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随着他的作品一一问世,好评如潮。著名诗人洛夫、痖弦、梁锡华、艾青、何达、周良沛,西人汉学家王健(Jan Walls),同济大学评论家喻大翔教授,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袁良骏,福建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前所长刘登翰,曾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与台湾佛光大学的黄维樑教授,暨南大学潘亚暾教授,汕头大学《华文文学》杂志前主编陈贤茂,评论家周文彬、林承璜、陈公仲、梁丽芳、徐学清等文学大家均从不同的角度对他的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刘登翰先生说:“浩泉的艺术视野,应当说比较广阔。他触及了许多方面的题材。但最富特色的是他对现代商业都会的那种带有讽喻性的独特感受。他常常是在繁纷的现象中,像照澈长空的闪电一样,一下子攫住事物的本质,在少少的篇幅中,鞭辟入裡地把它揭示出来。”

 

儒雅宽仁  人品领军


陈浩泉先生不是一个文学上的独行侠,而是文学领域的领头羊,走到哪,便把旗帜树到哪。

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在香港,就与友人发起组织香港青年文艺爱好者协会;八十年代参与创立香港作家联会,任理事、秘书长。

1987年,旅居温哥华的华文作家卢因、梁丽芳、陈丽芬、陶永强等人筹备成立加拿大华裔写作人协会,相中了这位在香港呼风唤雨的文坛精英,邀请其担任了第一位“海外会员”。接著,陈浩泉赴温哥华旅游考察,喜爱上了这片好山好水,随后于1992年带领全家移民枫叶国,次年加入加华作协理事会,加华作协从此如虎添翼。

陈先生果然不负众望,一入作协便三把火越烧越旺。首先,他提议将“协会”中文译名从“华裔写作人”更改为“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并把他熟悉的一些著名作家聘为顾问。一时间,白先勇、洛夫、叶嘉莹、胡菊人、陈建功、梁锡华、痖弦、刘再复、聂华苓、王健(Jan Walls)、姜安道 (Andrew Parkin) 、高保罗 (Paul Crowe ) 等一长串文坛巨星与学者的名字先后与加华作协密切地联繫了起来。

接著,他四处为加华作协化缘,开拓财路,并把他少时好友,香港著名企业家贝钧奇先生聘为名誉会长。贝先生为陈先生两肋插刀,一次又一次地为加华作协解囊赞助。加华作协以筹到的资金举办了一系列的文学活动,出版了多种“会员作品选集”,也出版“加华作家系列”丛书。如今出版物已有《枫华文集──加华作家作品选》(1999),《白雪红枫──加华作家作品选二集》(2003),《枫雪篇──「加华作协」会员作品集》(2006),《枫华正茂──加华文学评论集》(2009),《枫雨同路──加华作家小说选》(2009)等十馀部。

正是有钱好办事,加华作协也得以每两年举办一次加华文学学术研讨会,邀请世界各地作家学者前来谈经论道、共襄盛举。每次研讨会,中国作家协会都会组团或委派作家前来,美国、韩国、台湾、香港、东南亚等地的作家也来一起研讨。

在请进来的同时,加华作协也走出去,分别组团了去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东南亚等地访问。每一次出访,访问团成员都与当地作家协会举行座谈交流。2009年去中国大陆,与中国作协进行了交流。2014年访问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接待,并与台湾作家学者举行了座谈会。2018年访问香港、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也分别与当地的作家协会举办了交流会。

这些年,陈先生频频地应邀参加世界各地的文学会议,广交了大批朋友,他与梁丽芳二人凭借自身多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在世界范围编织起文学交流网络,极大地扩展了加华作协成员的视野。

每次交流活动,参加者是轻松愉快的,但组织者却是劳累的,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进行各项筹备工作。北美社会是一个自由的社会,各种民间团体不受政府管控,也没有政府资金支持,完全靠民间人士自身的热情。因此,每次活动,加华作协总要四处筹集资金,而关键时刻,陈先生总能依靠自己的朋友关系筹集到几笔资金。他表示,在北美社会,人们大多都有志愿者精神,对社会都有奉献,他也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做而已。

在陈先生这些带头人的感召下,加华作协的成员们每次活动不仅义务参与组织会务、接送客人等各种工作,还出钱出力,不计任何报酬。这裡面,出力最多的自然是会长陈先生、梁丽芳等这样的领头人,有时一次活动结束,他们都要休息很多天才能恢复体力,有时甚至会大病一场,毕竟是岁月不饶人。有从中国大陆来的客人说:“这要在国内,组织这样大的一个活动,政府在资金、工作人员上都有很多支持。我原以为你们也会有一个庞大的会务班子,可没想到就你们加华作协这些人把这样一个大活动搞起来了,不简单!”

陈浩泉作演讲

 

独立思想  精神称世

 

加拿大是一个集会结社自由的国家,无论什么人,想要成立一个社团,去政府注册一下即可。因此,大温哥华地区40多万华人中,华人社团就有数百家,但很多社团成立不久就名存实亡,有的就三两个人支撑着。像加华作协这样有著30多年历史,会员已一百多人,并始终活跃着的组织为数不多。加华作协会员来自港澳、中国大陆、台湾等各个不同的地方,在整个北美文学组织中,像这样人员组成如此多元化的也绝无仅有。协会会员们彼此团结友爱,均出于对文学的共同爱好,并有着领军人物的悉心带引。

人们常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任何一个组织,人数多少不是大问题,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两个令众人信服的核心人物来凝聚众人的心。陈先生温文儒雅、谦恭礼让、外圆内方。在处理各种事务方面,既有坚持普世价值的原则性,又有考虑人情世故的灵活性。在调和各种人际关係时,总是态度谦和、不卑不亢,表现出深厚的涵养。他遇到矛盾时,忍辱负重、顾全大局;遇到工作时,身先士卒、以身作则;遇到利益时,宽宏大量、不计名利。会员们和他相处,总是心情舒畅,愿意为协会多做一些事。

为了增加协会的凝聚力,协会每月召开一次月会,会员们自愿参加,中午一起就餐,研究工作,讨论一个文学话题。一些会员,尤其理事,只要当日没有重要事情,总是按时到会。众人表示,加华作协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大家为着文学这一共同的爱好相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即使在海外也无可避免。在加拿大,很多华人社团搞活动,都要请政要人物、知名侨领来站台、讲话,有的活动甚至“领导”讲话就佔去一半时间,这似乎已成惯例。而加华作协却一再强调文人的独立思想、独立人格,以及文学不被政治左右的纯洁性。因此,加华作协的活动很少邀请政要、侨领讲话、站台,也不向任何党派靠拢。有陈先生、梁丽芳、卢因等这些具有独立精神的文学家在前方引路,加华作协始终在纯文学的道路上步步为营,稳健前行。

陈先生在众人心目中,是一位人品与作品双佳之人,和他“浩泉”这一名字有很大的相关。荀子《劝学篇》中说“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陈先生为加华作协的发展任劳任怨,从处理好每一件小事做起,一步步积累起人们对他的信任与尊重,他的威望产生于无威威自重。他从年少时大本大本日记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耕耘,犹如涓涓泉水越积越多,终成浩渺烟波。所以人们读他的作品犹如耳畔听泉,又如眼前观海,泉声与涛声汇成交响曲,其音不凡,其人亦超然。



————————————————————————————————————

(作者:任京生,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副会长、北美中文作家协会永久会员。先后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中国人民大学企业管理系、美国Franklin University经济学系、美国Seton Hall University亚洲学系。曾在美国Ohio State University东亚系作访问学者,在鲁迅文学院第33届高研班研修。发表文章数百篇,出版专著八部,一些文章与专著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