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瑞琳:跨海的“丰碑”

 ——世界华文文学研究的新视角和新突破

作者:陈瑞琳  来源:跨界经纬


题记

此文是特别为程国君教授所著的《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一书所写的序言,该书于2017年6月在北京科学出版社出版,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美华文学》新移民文学研究”的项目成果。



记得是2010年的3月21日,旅居加拿大的台湾老作家痖弦先生来到休斯敦。在休斯顿,他首次发表他关于世界华文文学的期待与展望。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关于构建世界上最大华文文坛的倡议主张。他认为进入21世纪,世界华文文学的重大使命就是要努力建构华语文学在世界文坛之应有地位!他在演讲中有这样的话:“以华文文学参与人口之多、中文及汉学出版之广泛以及中文在世界上的热烈交流激荡等现象来看,华文文坛大有机会在不久将来成为全世界质量最大最可观的文坛。” 之后的2011年3月3日,痖弦先生将他这次休斯敦之旅的思考整理为《大融合——我看华文文坛》,正式发表在《中国艺术报》上,不久就引起了海内外的热烈反响和积极呼应。

陈瑞琳

关于近三十年来的世界华文文学,其风起云涌的写作阵容,通常被学术界分为五大版图,即台、港、澳文学,东南亚华文学,北美华文文学,欧华文学及澳华文学。在这五大版图之中,最早被研究者瞩目的首先是台、港地区的文学,之后推向东南亚,而北美的华文文学被评论家广泛关注则稍后一些,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的北美华文文学成就斐然,无论从历史的深厚积淀来看,还是作家作品的数量和质量来看,它都一跃成为海外华文文学再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了。


2012年秋天,应陕西师范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程国君教授的邀请,我回到西安讲学,主题是介绍北美华文文学的三个浪潮。我们在交流中形成了很多共识,深切感受到在当今的“全球视野”下,华文文学正处在与国际文坛接轨的前沿,尤其是美华文学,其重要的学术地位急待研究者发掘与整理。就在这一年,程国君教授远赴美国旧金山,历尽艰辛,全面搜集了在北美地区历史最悠久、影响最深远的华文期刊《美华文学》。他告诉我:“要从《美华文学》这个切口,来打开北美华文学这个巨大的文学宝藏!”

程国君(左) 陈瑞琳(右)

仅仅在三年后,一部厚重的《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书稿就摆在了我的面前。它的副标题就是“《美华文学》与北美新移民文学研究”。面对这部著作,我不禁惊叹,这绝对是一座具有全球视野的跨海“丰碑”!因为迅速崛起的世界华文文学,俨然已成为当代学坛的一门“奇学”。它的“奇”,一方面是向世界传播着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另一方面则是在新的历史环境下进行着全球性的文化对话。程国君教授正是站在这样的制高点,从《美华文学》入手,为北美华文文学的研究奠定了一块极其重要的基石。


喜读《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它的出现真是正逢其时。因为北美的华文文学研究在北美的高等学界一直遭受冷遇,华语文学仅仅被列为少数族裔的文学,从未进入到西方人文学科研究的重点。令人欣悦的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有关北美华文文学的梳理和研究正在国内外学界的推动下得以剥丝抽茧地展开。程国君教授的研究,正是如此。他从大陆背景作家云集的《美华文学》杂志切入,对于北美“新移民文学叙事”作了别开生面的研究。


华文文学发展的历史事实是,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浪潮,“海外新移民文学”逐渐成长壮大,尤以北美文坛阵容最为强大,被学界誉为是“美华文学的第三次浪潮”。比起台湾背景的“留学生文学浪潮”,北美新移民文学减却了漫长的痛苦蜕变过程,因其现代性因素和全球化浪潮而增进了先天的适应力与平衡感。从大量新移民作家的作品中,我们能闻到东西融合浓厚的气息,也能观览到“地球人”的广阔视野。这些文本弥补了中国当代文学所缺乏的某些质素,包括对生命价值的探讨、全球化视野下的“全球化”的宏大议题,甚至也包括在叙事技巧和表达策略上所带来的冲击。因此,从叙事美学的角度讲,毫无疑问,北美新移民叙事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文化系统工程,是中华文化现代化的重要参照。正是在这样的大时代背景和华文文学发展的前提下观照,我认为《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做出了四个“首次”有价值的突出学术贡献:


一、首次从文学刊物入手,发掘一个新的文学时代——


1995年,《美华文化人报》在旧金山诞生,1998年后改为《美华文学》期刊。该杂志的创刊一举改变了海外华人创作仅仅在海外报纸副刊、台港澳和大陆华文期刊出版发表的历史,为华侨文化和华文文学的传播、发展开辟了新的纪元。程国君教授在他的研究中对《美华文学》的意义有如此评价:1)在北美弘扬了中华文化艺术,彰显书写了一代移民华人创造美国文化及其历史的伟大贡献;2)在英语世界坚持汉语创作,开辟了异域创办华文文学纯文学刊物的先河;3)促进了“金山作家群”的形成,培养造就了一大批北美华文文学的生力军,有力地推动北美新移民文学的发展;4)在小说、散文和诗歌诸文体上多样探索,奠定了新移民叙事文学发展的基础。这是极为恰切的理性判断,因为这本美国本土化的文学刊物——《美华文学》杂志本身就开启了一个新的文学新时代,而该著则凭借这份杂志研究,挖掘了一个文学新时代。

《美华文学》


二、首次站在“全球化”的视点,俯瞰北美现代化与新移民文学态势——


纵观北美华人的历史,正是由黄运基时代的“海外孤儿”到台湾留学生文学的“失根”之痛,再到今天“一代飞鸿”的广袤移植而发展。这即是历史发展的一种必然进程,也是文学变迁的内在轨迹。在美华文学的发展长河中,仅仅“草根文学”的批判现实主义如何跨向“新移民文学”的文化融合,就是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文学史议题。程国君教授以“全球化”社会学理论为切入口,揭示了北美现代化、移民与新移民文学发展的内生动力,并由此客观如实地探讨了这个仪题。


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是,北美新移民文学的发生,源于国人对于现代化的追求这种独特的社会历史文化思潮和个体自由发展的需要的新移民现象的出现。在现代世界,移民成了现代人类世界一个极其重要的社会文化现象。移民本身,是个动态的人类运动,这个动态的人类迁徙行为,它使固化的世界活起来了,也使世界混杂化,人类混杂化,混杂使世界活了起来,引起来变动,并具有了某种内生生命力,尤其是国别、性别、族群、文化的主题也因为移民而得到深化,因而与此相关的移民叙事也因全球化而兴盛发达。程国君教授对此做了深入分析。我认为这正是程国君教授研究新移民叙事的合理的逻辑起点。因为新移民文学这种主题类型文学因移民而产生,移民如同奥林匹克运动一样是明显的全球性行为,以全球性视点来看新移民文学及其发展态势,也就有了必然性。


三、首次以“全球化”的高度,把握新移民文学的主题向度——


程国君教授认为,世界华文文学直接参与并推进着全球化进程,尤其是新移民文学,对全球化的反映可谓是无所不在。现代意义上的移民,是追求的聚集,是自愿的移植,是“落地生根”,是走向新世界,是全球性问题。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全球化这个全球文化和社会学的理论话语,比之用流行的离散诗学理论解释新移民文学,更为合理,也更有普适性。

《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

因为正如移民是一个全球化的重要现象一样,华文文学或者说新移民文学也是全球化的一个重要表征,而这个表征实际上正是华文文学或新移民文学的实质表征。新移民文学由于其涉及国别、族裔、语言、文化、文明以及人性和人类性这些全球化议题,它与全球化的关联更大。由于作家的跨国身份、性别、处境、所处文化与文明的独特,其创作是有其自身的特点和独特价值的,所以,新移民文学或美华文学的独特价值,也只有在“全球化”这个高度,才能得到深入的解释和把握。程国君教授的《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正在是这个前提下,首次以“全球化”的高度把握新移民文学的主题向度,从而为认识新移民文学文本丰富复杂的思想主题开启了新的思路。这我们在该著作第三章的作家分论中将会得到印证。因为像严歌苓、张翎、刘荒田等北美新移民文学的扛鼎作家,学术界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了,但在人类现代化实践和全球化视野下看,他们的文本的与此相关的议题就没有被触及,相反,《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却对其做了相当深入的分析,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文本在民族社会基础上的一系列丰富主题,如国家情感、爱国主义主题;个人,或者说根本上说是自我基础之上的人权、自由等一系列主题;民族社会之间的关系及其基础上的国际主义、世界主义;总体意义上的人类或全人类性思想主题;世界各国关于社会现代化实践的主题。这些范围宏阔的主题使新移民文学超越了单一社会和社会内部及其人的意义上的文学内涵,因而也就使其具有了更为宏阔的思想内涵向度。


四、首次阐释“跨国诗学”文本:精到的新移民叙事个案分析;


程国君认为,作为新移民叙事的权威期刊《美华文学》,不仅发表了大量新移民叙事的经典,包括对汉语文学诸文体如小说、散文、诗歌的探索,还记录了新移民文学的发展进程,并确立了新移民叙事的基本格局,尤其是凸显了新移民叙事的“跨国诗学”品格!


在其“跨国诗学”的分析中,除黄运基外,作者特别选了北美新移民文学七家严歌苓、张翎、沙石、吕红、刘荒田、一平和陈瑞琳,从小说、散文、诗歌和评论4个方面对于当代北美新移民文学代表作家的文本和创作现状做了分析研究:《走向世界与世界视野——严歌苓与新移民叙事的全球性主题》、《从温州小城到“金山”世界——全球化与张翎新移民叙事的主题向度》、《移民叙事的另类面相——沙石<情徒>与新移民叙事的美学维度》、《“所有移民迁徙原因”——<美国情人>的现代内涵与叙事创新》、《全球性主题与文化坐标体系建构——刘荒田散文的文化内涵和文体艺术创造》、《美华诗歌与汉诗拓展——美华诗歌的多样探索与一平诗的开拓意义》、《“开花结果在海外”——陈瑞琳与新移民文学批评》。由这7家的创作和批评,正可看到北美新移民文学的基本面貌和宏阔景象。我认为,程国君教授对“旧金山作家群”为代表的移民叙事展开的全面细致的叙述与研究,新见迭出,识见独到,真可谓学界之少见。其中,关于严歌苓的研究,关于刘荒田的研究等,都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回首移民文学的百年耕耘,百年收获,美华文学的长河正是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战”“交融”状态中艰难地成长起来。移民文学或者新移民文学的可贵,首在解放了心灵,与世界、全球接轨。很显然,美华作家的努力,不仅仅是要告别“乡愁文学”的囹圄,更还有对“个体生存方式”的深入探求以及全球人类命题的思考。作为一个变革时代的文学思潮,移民文学的路途还将十分漫长。研究北美华文文学,面临的是全新的领域,所以研究者需要披荆斩棘,为后来人开拓出一条大道。程国君教授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如此。他一方面做了大量的资料收集工作,一方面慧眼指出,近年来的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虽然呼声很高,但还是缺少文化战略意义的考量,也未能从文本外去探寻发展的动力依据,对于它产生于世界各国的的原因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释。基于对新移民叙事的价值和意义的这种考量,程国君教授从叙事学理论对北美新移民文学的研究,对北美新移民文学所具有的文化价值意义的研究,就有了更重要的开拓价值。


因为移民现象是一个全球性的社会议题,海外华人移民叙事对此有独到的反映。海外华人移民叙事描述的生动形象的前移民历史、移民人生和生活历史,给我们认识移民及其这一国际性的社会现象提供了丰富的文史材料,为我们了解在地球村背景下的“彼岸追寻”的现代移民的世界图景以及世界现代化实践的社会历史发展状况提供深刻的现实启示。同时,海外华人移民叙事的作者是一种独特的语言艺术世界的创造者。这一角色使其作品不仅成为了世界现实社会的反映,而且还是未来世界的表现,因而其叙事的文化价值意义不言而喻,对其深入研究的文化价值意义也就更大。感谢《全球化与新移民叙事》,它的完成不仅代表着北美的华文文学研究迈入了新的高度,也代表着世界华文文学有了自己的文化担当!此刻,我又忽然想起了痖弦先生曾经写下的两句话:“大風起兮;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華章!”    


2016年9月12日于休斯敦郊外


注释

  1. 痖弦2010年休斯敦演讲稿。 又见《中国艺术报》,2011年3月3日版。

  2. 对于叙事的文化价值意义,法国文化史家维克多·埃尔的论述可能最值得参考。他认为诗人们(浪漫主义诗人)的“作品和雪莱的作品,都不是在表现一种世纪病,而是在表达对未来,对人类创造力的信仰……他们不是颓废派,而是新的信仰的预言者和捍卫者。”参见维克多·埃尔《文化概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7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