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相聚 重温亲情

——“我的父亲母亲”征文云座谈会成功举办

作者:文萃


在温哥华最美的金秋时节,一场“我的父亲母亲”征文云座谈会于10月10日傍晚在Zoom上成功举办。来自加拿大、美国、亚洲等地征文大赛参赛者、获奖者及热爱华文书写的朋友们,先后近百人相聚云端,聆听海外华文文坛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陈瑞琳老师和著名散文家刘荒田老师关于本次征文活动至情至性的感人致辞,和精彩专业的作品评析,以及大赛评委们的详尽点评。与会者与大师们跨越时空,面对面讨论写作技巧,重温中华亲情文化,共同品读获奖作品背后的故事。

这次全球有奖征文大赛,是加拿大大华笔会(简称加华笔会)受加拿大华人联合总会委托而举办。几大洲的优秀作家和文友纷纷投稿,佳作连篇,难分轩轾。经过初审和终审,于9月底收官,分别评出一二三等奖和佳作奖,并于10月1日国际长者节公布,成为海外华文文坛一件盛事。

新冠疫情之下,借助多媒体的便利,多地才俊文彦千里遥聚,共汇云端,同怀父母拳拳大爱,切磋文创甘苦得失,亲情与文学融于一炉,又超越文学而升华到永恒的人伦德行。不少观者感慨道:这次成功举办的云端座谈会既感受父母情深,又习得文学长技,实在是一个冲破疫情阻隔而情谊互动的盛举,为深化活动内涵,推动华文写作艺术发展做出了贡献。

这次线上座谈会由加华笔会会员向虹女士主持,加华笔会会长冯玉率先致开幕词,简明扼要地介绍了此次征文活动的整体经过,使人们了解到活动的立意宗旨和来龙去脉。

居住在美国的著名文学评论家陈瑞琳是这次活动的顾问,她高度评价这次征文,热情洋溢地谈到了自己在阅读中的深切感受,多次被征文中的生动描述感动得不能自已。她说这次征文已经大大超越了文学本身,传递出人类最为美好的感情,这种感情是各族裔都相通的。父母的爱也是最无私的,对这种无私之爱的记述也最为宝贵,每位获奖者都很棒。陈瑞琳认为这次征文体现了至真至情至爱,写出血脉之情,这方面前辈大师已有经典之作,如朱自清的《背影》,鲁迅的《我们应该怎样做父亲》等。在父母亲情这个创作领域,有生与死、爱与恨,有成长、感恩和忏悔的故事,所有回忆都会长久地影响一个人完整的一生,当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最难忘的还是自己的父母,这是带有时代痕迹的宝贵历史记录。此次优秀作者有关父母的作品,就有沧桑巨变和历史之痛的生动故事,有海峡两岸骨肉分离和大饥荒,有贫困中的真情,富足后的感激,撕心裂肺的诀别,永恒的思念,令人泪流满面,感怀不已。这种深刻的体验证明了文字的力量,不是来自华美的词句,而是来自最真挚的情感。看这些作品,看的不仅仅是父母,而是中国的历史和现在。写父母并不仅仅表现孝道,而是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在生命的长河里父母挡在我们的面前。这种爱是向下的链条,我们无法回报,但写下来就是一种心灵回报。回忆伟大的父母之爱,是每个人最甜蜜的功课,也是人间生生不息的交响曲。感谢温哥华落下这场“爱”的秋雨,借助这些 文字滋润大地,也滋润一代代火热跳动的心。今天的云端座谈会既是一次感人肺腑的孝亲之旅,也是一次文学欣赏的飨宴。

作为终审评委的刘荒田,是著名散文大家,在此次评选活动中担当了扛鼎的角色。他高屋建瓴地对评选工作进行了概括性总结,认为此次征文总体水平非常高,也很整齐,几乎每篇都是真情实感,情真意切,都有感人的亮点,令人爱不释手。即便落选的作品,如《几位母亲的剪影》,都有精彩的细节刻画,足堪典范,只可惜有失于扣题上,功亏一篑。由此可见整体征稿质量之高,难分伯仲。他着重点评了获得一等奖的《等儿回家过百岁》,注重现场感,反映了当下全球的防疫环境,作家就要勇于有这种时代担当,难能可贵,获得一等奖实至名归。他还认为好的散文应该具有上佳感人的细节,而这篇就符合上述标准,主要通过三个细节为全篇生辉。如老父让子女祭母,嫉恶如仇忆文革和鼻饲拔管事件,记录下一位老人的舔犊情深与耿耿情怀。

另一位终审评委沈家庄是诗词大家和博导教授,他用诗样的语言称颂父母主题的征文,每每掩卷之后仍然激情难抑。他根据自己丰沛的文学研究经验,体认到父母主题的两难之处,由于大家都有与父母相处的个人经历,似乎这类内容俯拾即是;然而真正写好写细并不容易,这样的范文很多,容易落入窠臼。而这次征文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几乎每篇都是“这一个”而不雷同,这应该是文学上的最高境界。

作为知名作家的初审评委桑宜川,也高度肯定了这次征文活动,同时也感谢华联总会与加华笔会为此所做出的努力。同为初审评委的知名媒体人萧元恺继之表示就父母主题而言,读者与作者各自的生活经历往往有重叠的地方,会由此产生共鸣,有所偏爱在所难免。正是根据这种感受,他点评了《爸爸教我一首歌》与《回不去的青春》,前者以歌为引子,通过跨族裔家庭生活与牧羊经历,渲染了父爱如山的主旨;后者则以国共内战为背景,在四十年两岸隔绝下中华美德通过父母亲情得以承续。

作为中文学校校长的初审评委王志光,则有着自身中文教学的优势和特点,尤其在点评《铃声》和《我的父亲母亲》上,相当细腻地指出了这两篇征文的长处与缺憾。他认为前者题目独特,以铃声联系父母和心声,准确具体描写了父亲的职业 与身世,颇有画面感,篾匠形象跃然纸上,但失于详略比例,应该在夹叙夹议方面再下工夫。后者主题明确,朴实无华,用语真诚,白描式的描写生动传神。文章结构有层次,较丰满,人物对话也为文章增色。但还没有脱离流水账的叙述手法,对父亲的经历叙述过多过细。总体来看,此次征文在文学技巧方面有值得称道的地方,有的开篇不俗,情节奇巧,结尾出人意料,巧用比喻和象征,甚至倒时空方式。有的能够看出,是老手所为,姜味十足。不足之处在于写人的手法有所欠缺,家世和个人经历的介绍有流水账之嫌,还有标点、分号以及的地得的使用,则属于基本功的问题。

另一位初审评委、加华笔会前任会长微言充分肯定了征文水平的高格整齐,到了难以取舍的程度。同时他也指出了有的征文在文法上有待进一步斟酌,标点符号上需要更加小心,这方面的疏忽甚至会影响到评奖名次,因为在征文内容旗鼓相当的时候,标点符号的使用不当就很有可能成为落选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就得不偿失了。还有征文标题也很重要,要动脑筋有画龙点睛之妙,最好让读者眼睛为之一亮。微言还转述了初审评委程宗慧的评审感言,认为这次征文质量上乘,可喜可贺。

获得此次征文一等奖的孙博,在多伦多谈了他在通宵创作《等儿回家过百岁》的经历,可谓一气呵成。作为专业作家,他在平时写作上会字斟句酌,但是这篇写父亲的散文内容由于久蓄于心,呼之欲出历历在目,在征文的提示和鼓动下一泻而出,如江河横溢。有些地方是伴着泪水而作,所以老父的形象才写得如此生动感人。

身在纽约的汤蔚是二等奖《母爱如花》的作者,她将热爱养花的母亲与生活中的母爱连在一起,这种描述非常形象,烘托出了母爱的无微不至。她的朋友们在读到这篇佳作后,也都纷纷留言,引起相当的共鸣。另一名二等奖获得者杨柳是《失散的父亲母亲》的作者,感情复杂地谈到了沪上与大庆的两地情,当时她在上海,而父母工作在东北,这种特殊的情愫体现在家国情怀里面。

《谁念西风——我的父亲母亲》的作者尔雅是三等奖获得者,她也是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员。尔雅在旧金山忆及幼年丧母的苦痛,时隔多年才与生父相遇。父亲以极度思念生母的方式,给予已然成人的女儿巨大的爱,使她感到难以承受之重。她一直想把这种感受付诸文字,而此次征文给她提供了这个契机。

加华笔会副会长、关爱青少年成长基金会会长韩长福的三等奖作品是《我的父亲》,他娓娓道来一些征文后面的故事。平生父亲唯一打过他一个巴掌,是警戒他不要说谎,做错事要勇于承担,做人诚实是最重要的,这使他铭记终生,这种父爱也自有沉甸甸的份量。

三等奖《我的父亲母亲》作者北奥在洛杉矶表示,自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底层人家,父母在艰苦的生活中勤俭持家,言传身教培养出三个出色的大学生。正是父母的自立自强,给孩子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大爱无疆。

获得三等奖《母亲的一记耳光》作者武汉交在其感言中说,这是一次公平公正的大赛,也使他第一次有机会参加这种异地的云端会议,得以享受文学盛宴。

身在明尼苏达的段莉洁是佳作奖《我的父亲母亲》的作者,虽然她是理科生,从事的也是科研,但热爱文学写作,这篇是她的用心之作。在座谈会上,她还与王志光校长互动,就行文如何避免流水账等进行了有益的探讨。

女诗人索尼娅的佳作奖篇名也是《我的父亲》,但是与韩长福《我的父亲》则有不同境遇。索尼娅谈到作为科学家的父亲,是事业型的工作狂,子女在成长过程中的具体得益有限,在这方面她对父亲曾经有过误解。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逐渐成熟,她才体谅出父亲一心报国的面向,父亲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高大起来。这是对父爱的另一种诠释,与国运紧密相连。

从蒙特利尔移居列治文的杨兰,是佳作奖《回不去的青春》的作者。她动情地谈到父母当年从大陆撤到台湾,与家乡隔离四十年,乡愁和匮乏困扰着他们在台北的生活,种种遭际刻骨铭心,而挚爱亲情则愈久弥坚。

佳作奖《色难》的作者戴逢红在南昌表示,这是一次有特殊体验的写作,使他对父母之爱有了新的视角,也感谢这次座谈会能与海外各地的文坛朋友有交流的机会。

加华笔会创会会长、也是终审评委的林楠最后做了总结发言,他说本次有奖征文就主题的设定、时间的短促、作者队伍的整齐、参赛作品的优秀,以及评审工作的严谨规范等诸多因素而言,可谓是个奇迹。尽管父母亲情从来都是一个重要的题材领域,但疫情泛滥,给组织工作增加了难度,从这个意义上讲,要感谢参赛作者,是他们对父母亲情的感念,成就了这次征文活动。是文学把大家聚在一起,希望来年再见。

还值得提及的是主持人向虹,她那稳重得体的主持风格好评如潮,使各个环节得以有效衔接,运作自如,从而保证了整个座谈会的顺畅举行。

云端座谈会的成功举行,为这次全球征文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可谓功德圆满,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热情赞誉。自始至终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加中笔会副会长蔡远智女士就表示:这是一次高水平的文学征文评比,很久以来都没看到这么认真为参赛者文章进行分析点评的评委了,让参加者获益良多。大赛顾问陈瑞琳老师致辞中的这句话感动了所有与会者:感谢温哥华落下的这一场“爱”的秋雨,将借助这些文字滋润着我们的大地,也滋润着一代一代火热跳动的心。今天的云端座谈会,既是一次感人肺腑的孝亲之旅,也是一次文学欣赏的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