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 晴:说月

作者:赵晴 来源:中文导报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第二期专辑

『念在山水间』金秋文学征文之四



昨日备课有些疲倦,打开电视看到BS在放1968年版《罗密欧与朱丽叶》,正是舞会场面,那首经典主题曲一入耳,我就毫不犹疑地坐下来决定再看一遍。当年17岁的阿根廷女演员奥利维娅・赫西不愧是“最美朱丽叶”,美得如同清晨初咲的玫瑰上的一滴水珠,看似透明却藏了万紫千红。女儿回来时,屏幕中的朱丽叶正对着要指月为誓的罗密欧说:“别对着月亮起誓,因为它是变化无常的。”听到这句,女儿问我:“她多大呀?”我回答:“演员吗?17岁。朱丽叶吗,应该是14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朱丽叶的角色设定应该是14岁。女儿伸了伸舌头:“哇塞,14岁的小姐姐好厉害!”我笑了起来,厉害的是莎士比亚,当然那个时代的人也的确是早熟些。


小家伙拿了块月饼,叼在嘴里回她房间写作业去了。那盒月饼是先生同事送的,盒子盖上画着嫦娥,衣袖和两条飘带随风舞动,秀发却是一丝不乱。她两颊粉红,明眸欲诉,看不出是喜是忧。



“嫦娥奔月”,在月饼盒上很常见的那种。这个传说有很多版本,被逢蒙逼迫,无奈吞下仙药是正版,除此之外还有“抛夫独吞版”、“后羿赠药版”、“拯救黎民版”、“后羿不忠版”等等。无论哪个版本结局都是嫦娥孤独地生活在广寒宫,陪伴她的唯有捣药的玉兔。小时候以为桂树下的吴刚还可以做个伴儿,后来才知道原来吴刚也是个孤独的人,一生砍着砍不完的树,反反复复。两个都是神仙,一生很长很长,可以一直活下去,也一直孤独下去。


月亮有阴晴圆缺,苏轼叹一声“此事古难全”;广寒宫冷,向滈吟一句“寂寞广寒宫殿”。月亮多变,月亮清寂,但人们依然喜欢月亮。也许多变和孤独与人性太过相似吧。



月亮属于夜晚,而夜晚更适于思念和面对自己。与月亮相比,太阳实在太耀眼了,它代表着白昼,过于热闹,过于喧嚣,让人们在光亮之处总是不自觉地掩饰自己,总是全力以赴,仿佛穿上了红舞鞋,想停却总是停不住。而夜晚则可以悄悄地将自己的心从躯体中拿出来,让它自由地散步,去思念一个人、一个地方、一首歌或一句话。


四面是黑寂寂的一片,当你抬起头来仰望天际时,能看得最清楚的就是月亮,它无疑是皎洁而明亮的,却绝不似太阳般晃眼。你可以长时间直视它,边凝视,边思念和回忆,于是它就渐渐地变成了你想念的那个人、你怀念的那片土地、你心中放不下的那段故事。月亮就成了你的情结、你的情愫。“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是随时在变的,古今不变的只有一种东西,就是人的情感。



所以人们才会如此喜爱圆月。无论月亮的形态有多少变化,它终会有一天变得那么圆满。或者说,因为有“亏”才更珍惜“盈”,因为多变才更珍惜安定。圆月给人们带来的除了团圆和幸福感之外,还有对未来的期待和对苦难经历的慰藉。


月亮毕竟是浪漫的,所以尽管朱丽叶对罗密欧的指月起誓提出了异议,但两个年轻人终究还是在月光之下立下了誓约。


月亮毕竟是充满期待的。或许嫦娥与吴刚在多年后的传说中,可以在月圆时一起喝喝小酒,聊聊家常,互相做个贴心的好邻居呢。人只要心里存了希望,这个世间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明月如镜,好似照见我的一缕青丝渐渐增添了霜色,无声地落在心头,紧紧打了个结,就再也解不开了。我永远的乡愁啊!


吃口月饼,略慰乡愁吧。

选了一个枣泥的正要入口,忽想起一位商家朋友,她说想尝试把月饼制作成心形、花形,或可爱的小动物型等。我说好啊,您的新商品叫什么饼都行,就是别叫月饼!哈哈,理由还用说吗?月饼月饼,不圆不是月饼!


团圆、圆满、月圆、人圆。

人的愿望从来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赵晴 于名古屋鸿隐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