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 英:秋之祈盼

作者:解英 来源:中文导报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第二期专辑

『念在山水间』金秋文学征文之五




醒来,天朦朦亮,啾啾啾,鸣叫声隐隐入耳,披衣起床,推开门窗,秋虫的清灵啼唱随着晨风浩浩荡荡鸣响,冲入耳,钻进脑,撞击心。


是秋了。2020的秋,蹒蹒跚跚来得很迟缓,在你还被暑热浸淫煎熬、还被各种不幸信息紧缠密绕中,秋突然来了,迈着清爽脚步,静悄悄真切切,来到了身边。


这个时节,最先想到家人友人。晚饭后阖家围桌而坐,桌上堆满应季果品,柚子、栗子、菱角、柿子,重头戏自是月饼、桂花酒。仰望圆圆明月,吃口月饼抿口酒,嘻嘻哈哈东拉西扯,那些个平日羞于上台面的糗事逸趣,此刻洪水般倾泻,无遮无拦欲罢不能。每每都是心细的妹妹见到母亲背过身打瞌睡,再三再四提醒,家人才揣着不舍怏怏散去。


与友人聚,另番景象。吟诗作画者,总是捷足先登,昂首挺胸朗声吟诵,拉开架势挥毫泼墨;歌者舞者,先是耐着性子忍,忍到心尖冒烟,喉头脚趾刺痒,嗖地跃出,起舞狂歌。那歌那舞,如闲云野鹤,肆意无缚,桀骜不羁。惹得观者塞耳捂眼,戳戳点点笑骂一番后,才歇了嗓子住了手脚。于是众人敞开肚皮,大杯喝酒,大餐佳肴,直至横七竖八醉倒。



每年秋季我都回北京,为与家人友人相聚,为买自来红和五仁月饼,吃了喝了,包包裹裹还会背回一堆。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正要入睡,电话响了,朋友开门见山问:“有月饼吗?”“有”我答。“多吗?”“还行。”这下朋友不客气了,很干脆拍板:“约几个人,周末来场晚秋明月聚。”“好,敲定!”


然,2020中秋,正宗老字号月饼、家人友人相聚,在哪里?在哪里?只能在吃不到月饼、摸不到亲人友人温暖的手、冷冰冰的电子屏幕上,开国际会议般、强颜欢笑视频相聚……


这个时节,自然要赏秋。颂秋悲秋吟秋的诗词歌赋,古人早已写尽;秋的绚丽美艳,也被摄影大师收入了镜头。打开电脑,如梦如幻的秋色图片视频频频刷新,此刻,体内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被牵动着雀跃奔腾,谁能不心动!


正码字中,手机叮咚响,“回忆”栏目展出一组2019年在加拿大赏枫叶照片,停下笔,上扬着眼角嘴角一张一张细看。那是从多伦多出发,沿枫叶梦幻之道东行,终点是最东端的王子岛和阿利法克斯。宽大的车窗外,枫叶色彩渐行渐变,浅红-橘红-桃红-大红-紫红,大片大片的林木,并不单纯熊熊赤焰,间隙中跳跃着明黄棕褐青绿,霞光下,远处的山川田野,近处的车辆行人,被斑斓色彩笼罩,光怪陆离,亦真亦幻。置身其中的我,词穷,只能张大嘴巴不停惊呼。


倏地,一缕细雾拂过,清晰的照片变了形,左右摇摆模糊不清,是泪落在了屏幕上,为何如此,我说不清,却清晰知道,今秋甚至更长时间,不能放心地自由自在旅行了。


写道此,心很沉、很悲、很痛。



但秋景还是要赏的,潇潇落叶还是要踏的,抛掉“秋高气爽”“枫叶似火”“层林浸染”之类的酸词,直接去,去能去的天地和自然中。《沙之书》有句话说得好,“如果空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空间的任何一点。如果时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时间的任何一点。”


我们现在正处在有限的空间及时间的一点,虽是狭仄的一点,幸运还有重山峻岭,有树木花草,有大海河流,有辽阔天空,那就去吧,去大自然中,触摸松柏溪流山石,放空疲惫的身心,把不幸之年的种种悲哀种种伤痛,释放干净。


太阳东升了,秋日的阳光飘入屋中,洒到书桌上,煞是温润暖人,我抬头望向窗外,发觉四射的光线中,丝丝深沉隐约其中……


脑海中不由浮出苏轼的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祈盼不幸早日过去,迎来千里共婵娟。


诚然,我无法预料2020余下的岁月还会发生什么,但我祈盼:不幸不再降临,明晨醒来还能听到虫鸣看见阳光!祈盼家人友人、自己平安!人类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