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安:塔特拉故事

作者:长安 来源:中文导报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第二期专辑

『念在山水间』金秋文学征文之七

捷克与斯洛伐克两家合合分分,如今各过各的。从捷克到斯洛伐克不像出国,像跨省,像从广西到广东、从山西到山东。去年春天在斯国首都布拉迪斯拉发见证了斯洛伐克华文作家协会的诞生,方知小小斯国还藏着不少华人作家。前年夏天的塔特拉之行波波折折,更堪回味。



那时学开滑翔机的长子要去塔特拉山区集训一星期,我与次子同行。我们在Booking上订了一家山间旅店的一套八十多平米的房间。我带去一部书稿要修改,里面有些章节乃早年所作,像是别人写的,而出版在即,就希冀得到山景房的加持。


小雨中出得火车站,几分钟即找到旅店,却见正门给围得水泄不通,一时鼓乐山响。终于进得大厅,但见人声鼎沸,人人正装、个个喜气洋洋,几个一米多高的小孩子亦穿梭其间、欢腾雀跃,分明是在办喜事。几经周折找到前台,递上打印好的订房表格,店员却说套房有人住了。我说套房早已订好,钱也付了,答曰婚礼客多住不下。又问老板在哪,答曰今天不在,反正只剩一间房。


近年孩子们节节长高,旅行中渐少亲子同室。此番宾至不如归,别无选择。那小房间将将放下三张床,两床相并,另一张横在一旁。孩子们舟车劳顿,先行睡下。微光里,二人竟以同一姿势、朝着同一方向曲身而卧,像两只摆放整齐的对虾。



翌晨去换房,见店员依旧搪搪塞塞,便不与他理论,只说早餐后直接找老板。餐毕回房,有人敲门。一位体态窈窕、衣着郑重的中年女士端着一只托盘立在那里,盘里是几样点心。她说自己是老板,近来与Booking合作有时会出问题,万分抱歉,套房明天才空出来。又说愿意提供免费午餐,还想设法弥补我们的损失。我指着笔记本电脑说订了套房是来工作的,她就说可以先把瑜伽室让出来,要我过去看看。


瑜伽室就在旅店旁边的一排平房里,隔壁大概就是老板的私宅,早餐时在餐厅帮忙的十四五岁的少年估计就是老板的儿子。瑜伽室幽幽静静、空空荡荡,我同意试试。回房取来书稿电脑时,室内已摆好一桌一椅,桌上还有一玻璃罐儿柠檬水和一盘儿曲奇。窗明几净,我开始面对最棘手的一章。两天里用餐、游山之余基本泡在瑜伽室,后半夜才回房间,还真就把那一章修改了一遍。孩子们没了管束,想看电视就看电视,想玩手机就玩手机。山景大房空出来时,他们已自在惯了,恨不得我再回瑜伽室。



终于来到舒展的生活空间,窗外山色是蓝莹莹半透明的苍翠。套房上下两层,下有大落地窗,上有圆窗,两代人共享山景又各自为政。孩子们撒着欢儿,上窜下跳。我望着山,咂摸着两天来的蹊跷事儿。既是家庭旅店,店家也就一切说了算,让出大厅操办喜事,贺客多了就弹性应对?


免费午餐仅在下雨天尝过一次,乏善可陈。在陌生土地上,跟着感觉走,乐趣之一就是饮食探险。附近山坡上孤零零有座墨绿的小木头房子,近看却是个小饭馆儿。里面木桌木椅,暗黄的灯光,有种暖老温贫的味道。食客都像街坊,宾至如归。菜单里有一种鸡翅,温软香醇、过口不忘。比起禀赋风骚的猪肉与性情倔强的牛肉,鸡肉实在平易温存。鸡翅又是骨肉参差、错落有致,似乎更得厨师青睐。连去两次,意犹未尽。第三次赶上饭馆儿放假,就散步到小镇中心,又找了一家馆子。孩子们眼尖,发现食客中竟有那山坡小饭馆儿的老板。难得从油烟中解放一日,要犒劳自己一番?那他选的地方准没错。果然这家馆子亦是荤素具佳,薰衣草柠檬水更是深得中和之美。



少时读梁山故事,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无甚感觉,读到那李小二“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采”则心驰神往。味觉狂想中,这塔特拉的佳肴竟与水浒的妙味若合符节。舌尖上的和谐而已,无关招安。


今夏困在热而闷的东京,茶余饭后,也会聊到见识过的山山水水。“要是再去塔特拉,还住那家旅店,还去那两家饭馆儿。”次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