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瞻的陪伴

2020年《文综》秋季号编后记

                       

海外华人华侨集中最多的东南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汶莱、缅甸、越南、柬甫寨等国家都有不少华文写作者默默耕耘,其创作热情和每年出版的新书不输欧美华文作家。林立的文学社团,多有自己编的杂志或者在当地华文报纸设立的专刊。1988年成立,由东南亚各国文学社团派代表参加的“亚细安华文文学营”坚持每两年轮流主办。有关微型小说的国际会议亦多由东南亚国家负责召开。东南亚华文作家相对比较低调,年龄相对比较长些,我曾两次有幸参加了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的换届会议,但见新当选的理事会成员都着正装,整齐站在台上由领誓人带着逐一进行宣誓。那种认真、那种庄严,那种对华文文学事业的尊重,令我肃然起敬。

《文综》创刊伊始,最先为之出专辑的就是东南亚的华文作家,而特别为该地区青年华文写作者开辟版面尚属首遭。年轻人生活和求职遭遇的困境,宽广的人文胸怀,浓厚的地域特色,这些作者的小说、散文和评论所表现的内容和创作力自有馨香,足证东南亚年轻一代的华文创作不可小觑。

本期“散文天地”中,黄维樑在疫情期间举家自驾作江浙游,其勇气可嘉;其所参观“龙泉香菇博物馆”“良渚博物馆““中国科举博物馆”等,令人艳羡;杨剑龙钉足上海,追忆在冰岛杰古沙龙冰河湖畔徜徉时的美好时光;蓬丹泳颂丝绸之路“一直蜿蜒贯串在所有华夏子民的心灵版图之中。”;邱明的《妈妈为我送行》深情款款,郭林强的《猫》颇多趣味。

“文学评论”栏,蒋述卓如数家珍,娴熟列举古代诗词,诠释茶的文学与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严全成从宇秀的几本诗集,论述其诗中展现的“风骨”;邓瑗通过二湘长篇新作,探求文本的创伤记忆与自我疗救。

“诗星空”闪烁著王性初三月天的春愁和饶蕾光阴的故事。

在“中华人物”里,禾素描述了中国一位农业企业家的成长成功之路;高关中所书写儒雅的俄华学者作家翻译家白嗣宏的成就,入列“华文作家榜”。

有不同作者、类型各异华章里的其人其事其大千世界中芸芸众生的富瞻陪伴,开阔并丰盈了编者颜色单调的疫情生活。

眨眼入秋!

尚于暑天的笔下,跳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慨叹无奈和不甘。

岁月静静流淌,时光荏苒。今年也就这样了吧!

白舒荣

2020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