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林静助先生

各位学者、先进大家好!

怀抱著哀恸、万分不舍的心情,并先行得到家属的同意,需在此和各位证实——

我们敬爱的林静助先生已于8/28日(五)与世长辞,安息天堂,不复相见。

一夜思亲泪,天明又复收。这二日wechat讯息或电话不断涌现对他以华文文学为志业,所做出来的卓越贡献,给予颂扬和肯定,身为近六年来左辅右弼,而扩展到革命情怀的我来看,这些不仅绝非虚誉,还同感极丰厚之福荫。

心诚堪佩于林先生这十数载,不计个人心力有限、耗费大量财力,为了推展华文文学交流,特将《艺文论坛》和《青溪新文艺》合并出刊,岁月递嬗,迄今年八月甫出版的杂志,已迈入第25期(艺)/15期(青)。这期间,我亲眼所见,皆是他心系圆华文文学繁荣之梦想,即便眼力大不如前,他依旧视必躬亲完成杂志校对,我常自比他年轻又具心思细腻,但总还是能在他的法眼下,挑出需重整之部份。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一位可敬的学者,若曾亲灸于他家的文人好友,莫不觊觎那满屋、其数何其多的研究用专书,他常对我说:“给个范围,我都可以写出一篇涵盖面甚广的作品;给个主题,我就可以从自己角度出发,顺利完成一篇崭新的论述。”被誉为诗人的他,还常信手拈来就以“诗”来表达对人、对事的“思想”,试想,若不是内在拥有了真性情,怎么可能在生活中提炼出俯拾即是、著手成春的诗境呢!?

杂志历经逐期传播,落实世界华文交融汇聚,各地华人区域作家得以凝聚交流互动,并且使得当下更多优越的文学作品得以被看见。故,近二年来,稿件源源不绝,常使得他在编纂、统筹时费尽心力,每每汇编时,他都忧心年事已高,华文文学联盟的号角才刚响起,需更积极网罗志同道合者来共同做复兴大业……言犹在耳,怎么能这么突然走下人生舞台,突然到我们还来不及悲伤,便给了我们震惊不己的悲痛。

就这么急忙的离去,这样率性的不告而别,完全不像他尽责到底的扎实作风。因而今天我想以拙笔代替这六年来提携我如父、如师、如友的林静助先生,写此文做为他终场演出的谢幕词——

感谢曾在杂志演出的所有“世界华文主题人物”、感谢以要角身份演出文学论述专栏、区域性专栏的学者们,感谢所有串场来过《艺文论坛》的文人好友。

无论我们多么的“舍不得”,最终都要学会“舍得”,这是他教我的最后一课!


《艺文论坛》 编辑主任 詹美玲 敬笔  

202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