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纯:转向窗外的视线

作者:华 纯  来源:中文导报


前    言

华    纯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日本正经历与日俱增的确诊人数不断再创新高的阶段。


与疫情共处的生活,带来了各种逆境和压力。我们依然愿意透过文学笔触,来面对当下的困境和喜怒哀乐。


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首次在《中文导报》开设【东瀛荷风】专栏。第一期专辑以主题《转向窗外的视线》面世。


诚如此题所示,转向窗外的视线是对大自然释放善意和友好,是去遇见有趣的灵魂,去碰撞一些很强的东西。草木各有气场,在这样一个相互凝视的空间,女作家以文抒怀,夹带着夏日的一阵荷风摇曳,以飨读者。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第一期专辑

《转向窗外的视线》征文之一

  


我家客厅有一个视野开阔的转角窗户,除了朝向东南和正南方向,还有西面的落地窗可以远眺富士山雄姿。日出日落,一年365天的日子就在行云流水、星转斗移中不断变换四季的颜色。


转眼间,上半年翻过了日历。世上存在不能流泪的悲哀。21世纪的这条沧桑之河何去何从?人类的奋进与愚蒙无策、生命的苟且与痛彻人心、正义与非正义之间的冲突较量,正在盘根错节、水深火热地向我们铺陈开来。随着第二波第三波疫情爆发的预期,我们在下半年中仍然会深度参与人世的冷暖与悲欢。



窗台上压着一只螺丝壳形状的玛瑙石,像极了疫情下的生活状态。原本喜欢周游世界各地,频繁去美食店和博物展览馆捕捉新鲜感觉的我,完全被囿于蜗居空间。每天摆弄柴米油盐,一日三餐地翻新花样。三双运动鞋伴我走过了周边所有能遍及的步道。时尚衣物放在衣橱里至今没有拿出过。想埋头阅读堆积的藏书,然而视觉、嗅觉、触觉甚至听觉无时不在说严重缺失了什么。苹果手机有一功能很刺激神经,自动提示去年同期同日在哪里拍摄过的镜头。难免令我凝视良久,发出一声声的叹息。自然,总想着如何从螺蛳壳里爬出来,自由自在地呼吸欲望世界的空气。


但变化迟早还是会发生。因为不想过这样的坏日子。无独有偶,我触及了“間”字包含的所有字义。


 “間”是門、日组成的多音汉字。日语字义指两者或物与物之间,间隔、间隙、间接、人间、世间、时机等。在戏剧表演和音乐演奏的过程中,动作音节的抑扬顿挫,正是灵活运用“间隔”产生的节拍韵律。

 

“间”,亦作建筑物分隔数量词——10帖和2.5帖的两“间”,纵一间加横一间大小的一个客厅称为一“间”。反之,四帖半称为“狭间”。


我惊讶于它的字源是来自中国古代的“閒”字。有《说文解字》注:开门月入,门有缝而月光可入。《礼记·乐记》有曰:一动一静者,天地之閒也。


可见,这汉字从广义或狭义上能引伸出宽窄之分。这是多么具有禅意的哲学字眼啊。

把门关起来,你就幽闭在房间里面,把门打开,你能见到日月之光下的一切。


一个人面对外面的世界时,需要的正是这样的门或窗子。


北野武说过,把握“间”的方式方法可以改变你的世界。“间”能给人带来运气和时机,有好亦有坏。就看你如何与这个“间”达成默契。


顿时大彻大悟。知道自己该怎样去改变蜗居生活了。


压抑不住地想来一次说走就走、玩转四国冲绳的旅游计划,冲动地想预约一帮朋友去美食街大快朵颐,看来皆属于“不要不急”,“間を置く”,以后再说。手机塞满了铺天盖地的消息,要有勇气拒绝“投喂时代”的垃圾信息。故镇定地删除掉很多微信群公众号,养成处事优先顺位的习惯。


晨起有两小时的阅读空间,增加了户外健身运动的时间,并为自己添加学习插花艺术的课程。


我每日站在窗边,先看窗外天气如何,决定要不要出门走路。对于爱好俳句的我来说,从来没有过这样充裕的时间在行路中观察植物与节气的变化,给季语做出最好的注释。六月与七月,草木葱葱茏茏密密层层地爬满了河堤和路边篱笆。一低眉,一抬头,你就能看见泥土里生长的一抹嫩绿,以及挺拔于青空的苍天大树。真该感谢自然的生命体给予了惊叹和感念,让身心疲惫的人静下心来,在草木物候的治愈空间慢慢恢复元气。   


在这样的国土居住着的人,自然而然会执着于花鸟风月的唯美耽美,从家家户户的庭院细节里可以看到无数的例子。日本人的插花艺术,很多年前就形成了各种花道流派。其充满艺术素养的加减分割手法,不乏探索美学之真的精微汇聚。



我走在通往寺院插花教室的路上,总感到生死界里会发生点什么。插花所用的植物,都有向死而生的勇气。被修剪后插入方寸间的剑山,在浟湙潋滟中现出摄人心魄的神奇。


草木各有气场。生趣盎然的插花艺术,与表达文学情绪的和歌、俳句颇有相契之妙,那是一个相互凝视的空间。我在这一时期写下了许多诗歌俳句,多与草木生花有关。我的插花作品受到了喜爱者的赞赏。在知遇者面前,我嘴角上扬,眼中闪出几许女性的温柔。


陋外惠中、尽显侘寂之美的插花在我家客厅里孤光自照,让我意识到形式意识里的精神内涵与审美,同样适用于阅读空间。尽管旅游受到限制,我有意识地选读历史地理教本,以便能重温过去旅游路上的见识和历史遗迹。这就等于是通过想象力的扩展又去旧地重游了一次。过去的历史学家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今天的通史版本大量融合了考古学界最有价值的发现和研究成果。中国央视拍摄成大型视频,用深入浅出、见微知著的方式来展示历史的纵深全貌。


看过千年的跌宕起伏,面对纷繁的世相,必是内心豁达大度,游刃有余。人生中虽然蕴藏了许多无常和无奈,然明历史之鉴,深入自然本质的朴素之美,才不会动摇世界观和思想哲学的根基。


总而言之,转向窗外的视线是对大自然释放善意和友好,是去遇见有趣的灵魂,去碰撞一些很强的东西,来了解自己的“内核”与变化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