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婵:与日本小邻居的羽毛球运动

作者:李小婵  来源:中文导报


日本华人女作家协会

【东瀛荷风】第一期专辑

《转向窗外的视线》征文之二




美国的威廉·詹姆斯曾说过,“这一代最伟大的发现是,人类若改变本身的心态,就能使生活本身发生变革。”岁月静好中如此,更何况新冠搅乱了世界安宁的2020年。确实一个健全的心态,将能够使生活朝着积极的方向变革。


生活在东瀛,我体会着新冠给人们带来的种种心态的变化。


白领们发现原来每天车马劳顿,互不相识的西装革履的人们身体贴着身体尴尬地挤在电车里,都是没有必要的。人们可以穿着睡衣,有条件的在书斋或者客厅里,没有条件的不要紧,在厨房或者走廊也可以工作,只要有一台电脑。当然新电脑是可以向公司报销的。


学生们发现,原来可以与爸爸妈妈平起平坐,占领一台电脑,在家里最好的“地段”上课。


一些爱美的女孩发现本来对整容手术想入非非,因碍于同学或同事的闲言碎语不敢实行,这次新冠出现让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这个天然的掩饰,让她们可以争先恐后去美容外科医院整形鼻子和嘴唇。在所有店铺老板伸长脖子干巴巴地等着客人的今天,唯整容手术台前排起了长队。



我自己在避疫居家之中,也遇到一个颠覆性的体验,成全了我的一个变化。地球人都知道跟日本人作邻居,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虽然日本人在电梯或者街上都比中国人有更多的微笑和礼貌,但是那通常是千篇一律:


“今天天气真好啊”,


“今天又下雨啦”,


也就是你只要回答两个字:“是啊”,就可以了。


左邻右舍除了在定期的公寓自治会例行会议时互相寒暄之外,几乎没有一起集体活动过。一些家庭肥皂剧里演什么轮流去居家做饭开派对,现实生活中真是少之又少。


四月的某一天傍晚,我在电梯门口遇到同楼层的一家邻居,他们是母子俩,一位身体微胖,细眉大眼的太太,带着小学生三年级的男孩,刚从外面回来。男孩子一身散发阳光的味道,少年特有的朝气蓬勃,我马上知道他们是去散步回来。由于公寓管理组合提醒大家在疫情中尽量避开两人以上进入电梯,于是我赶紧对那位太太说:”请,你们先上吧”。男孩子本来就是等不住的那种年龄,朝我礼貌地说一声谢谢,就一步钻进电梯了。细眉大眼的太太面带歉意地向我微微一鞠躬,也跟着进去了。


公寓里有两部电梯, 一般来说很快就可以交替乘坐上去,不料12楼里有一位老人家突发心脏病,听到刺耳的救护车鸣笛逼近,所有人立刻自动离开电梯,在玄关外面等候,以免打扰救急医务人员。十年前的话,我可以爬楼梯回家,可是今不如昔啊,我不敢挑战爬14层楼的强度运动。结果等待了半个钟头以后我才一个人坐上了电梯。


没想到,当电梯升到14楼时,细眉大眼的太太与她的儿子正站在14楼层的电梯口,他们是专门来恭候我,就为了说一声:”您辛苦了,让您久等了,谢谢您“。


原来救护车紧急的鸣笛声让他们很在意我的“足迹”,特地在救护车呼啸而去后,专门等候在电梯口。


这下子轮到我不好意思了: “您太客气了”。


我们一起走向家门时,我说:“小家伙最是好动时,妈妈每天陪他一起散步啊”。


“他最淘气,就怕他一出门直接跑去找他们的少年棒球队,平时是完全放飞的,现在不行啊,学校有规定不可聚众进行密集活动呢”。说着皱起了她的细眉毛。


“太阳底下哪都可以运动啊,公寓楼下那个新年搗麻糬的广场,打网球场子不够大,但是打羽毛球那是足够了。我家有现成的羽毛球拍,小家伙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运动呀,两个人距离够远,打球时还可免戴口罩”。我试探着说。


一直闭嘴跟在后面的男孩子,闻言一个健步跳到我前面说:“奥巴酱,我现在就想去”。


细眉大眼太太忙说:“现在这么突然可不行,明天下午我们取消散步,你跟奥巴酱一起去打羽毛球吧”。


然后转向我一鞠躬地说:“真的吗,那就拜托您了”。



从此我和小邻居的羽毛球运动就“轰轰烈烈”地展开了,最初都是我以3比0压胜,现在他是3比1胜过我。唉,也难怪,我们之间相差55岁呀,他不赢都不可能。


一场新冠疫情,终于使我们这一对邻居老少玩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