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雪风

陈雪风,原名陈思庆,1936年3月20日生于马来亚柔佛州麻坡镇祖籍广东潮州。其它笔名:郁人、纪照、梅雨天、风塔。

       最难忘的童年记忆,是与邻居孩子一起到橡胶林里拾柴捉打架鱼(炮虎),偷偷到日本蝗军营的厨房后捡拾黑包。

       日本投降,马来亚光复,被送到小学读一年级,已经不是很小而是大孩子了。因此,往后就一直是“大学生”。“大学生”读小学中学,自然不那么会听话而很难成为老师宠爱的好学生。

       与所谓早熟完全无关,年轻的时候,仿佛已很老;人的样貌老,也有“心仪者”以为他是很老的人。不知是否是这原因,现在时时被以“陈老”称呼。

       自1962年8月从新加坡奔命到吉隆坡南洋商报工作,担任过南洋商报编辑主任、副刊组主任一直到1993年退休,厕身报界32年,真个是两袖清风,只有一支秃笔。

       以笔涂涂写写,时间可推至中学时代。当时所以有写作的冲动,不外两个原因,一是:情爱躁动;二是:有话鲠喉。

       50年代末期,开始写文艺批评。方修在1958年度的“文艺界一年”点名,感到十分荣耀。然而,到了吉隆坡后,在谢克邀约下写《我与文学》的专题时,却以〈不幸的开始〉作为发泄感触的话题。

       有了开始,而且不是结束。当然有继续的故事。是诗非诗的论争;批判伍良之的互相揄扬;马华文坛的发言权(经典问题);“断奶”与否……多少的针锋相对,或誓不两立,都成生活历程的痕迹,而悟觉是:走下去就是道路。

       幸与不幸,快乐或困苦,得意或挫折……已是走过的路了。那过程,记得曾经有“要写海鸥为自由塑像”的激越,也兴奋于放舟大海,迎一阵风,更陶醉在“摊开双臂作不懈的争战,教松柏为真情赋曲”;变奏“如果现在与明天皆有情/有了今天岂不就是永远”。

       路,还在脚下。有话,且待再说了。

【著作年表】

1.文学批评《陈雪风文艺评论集》1962年香港艺美图书公司

2.诗集《多重的变奏》1988年野草出版社

3.散文《无叶的果实》1989年十方出版社

4.文学批评《墨笔丹心》1990年十方出版社

5.杂文《风生不谈笑》1992年千秋事业社

6.文学批评《关于文学的思考》1995年千秋事业社

7.诗集《我吟我吼》1996年彩虹出版有限公司

8.文学批评《走下去就是道路》1998年野草出版社

9.编《马华文学朗诵诗选》,2005年雪华堂出版

10.(合集) 《是诗非诗论争辑》1976年野草出版社

11.《无非关心》1999年千秋事业社

 (转自《马华作家百人传》)

作品展示
  • <<严歌苓获“京华奖”>>
  •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