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愚谦先生与暨大师生漫谈中西文化差异

 

2015年10月24日上午9时,德国著名华人学者、作家关愚谦先生在暨南大学文学院三楼中厅会议室,做了关于中西文化差异的讲座。他以睁开“第三只眼睛”看世界的客观角度,从自己在德国的生活经验与欧美各国的大事件入手,与在场师生分享了他对中西文化差异及其成因的看法。讲座由暨南大学中文系黄汉平教授主持,到场嘉宾有关愚谦博士的夫人海佩春女士、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列耀先生以及新加坡著名作家蓉子女士等。

关愚谦先生是汉堡大学博士、欧洲华人学会理事长、德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他对中德文化交流做了很大贡献,是德国的著名文化学者,并于2006年获联邦汉堡市“艺术与科学”勋章,著有《浪》、《到处留情》、《欧风欧雨》、《德国万象》等作品,并与顾彬教授合编《鲁迅选集》(德文版)。讲座当天,他从中德两国的饮食文化谈起,结合自己多年的西方生活经验,深入浅出的讲述了中德两国文学在情感表达中的不同之处。同时,他提出了睁开“第三只眼”的观点,并建议在场的广大青年学生,阅读时不要迷信书本权威、被固有观念所制约,而要以客观的角度看待文学作品、看待世界。

他认为,中西文化差异,从他们各自不同的起源便可知一二。欧洲文化的源头来自于古希腊,而谈到古希腊文化,我们首先就会想到《荷马史诗》,《荷马史诗》中充斥着一种英雄情结,即不满足自己生活的人,通过个人奋斗成为英雄。长此以往,西方人形成了一种“We are the best”的理念,他们以自我为中心看待世界,于是个人英雄主义便成为了他们的核心文化观念,好莱坞电影中就充斥这大量表现个人英雄主义的作品。欧美人的先进是通过不满足而得来的,这种不满足促使科技革命的发生,但同时也引发了非常多的问题,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西方人通过殖民进行物质掠夺,而这些殖民者却被西方人当作英雄来对待,这样的极端个人英雄主义,威胁着世界的和平。

而中国文化与之不同,老庄学说影响深远,统治者向平民灌输“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的处世哲学,中国有一句俗话说的好“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三样就是中国传统观念中对于幸福的追求,所以古代的中国人非常容易满足。而正是这种自足自娱的生活态度,一直沿袭至今,并影响深远,很多时候,我们采取的是墨守成规、心照不宣的约束,而不是法律的制约,导致了一些没有法律控制的自由出现,这种现象很值得我们反思。

由此可见,中西文化都各有其优势与不足之处,我们在对待中西方传统文化时,要用“第三只眼”看问题,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不是盲目的全盘吸收或否定。

关先生认为,在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中,传统的中国文化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尤其是在近现代,国力的衰弱也使中国文化陷入弱势地位。中国人从晚清到五四运动时期开始学习西方,到现在为止的一百多年中,不时会出现一些全盘西化现象,这是不可取的。在学习西方文化的时候,我们还是应该睁开“第三只眼”,有所取舍。

讲座的最后,关先生对中国文化的发展寄予厚望,他指出,我们现在有很多领先于世界的地方,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比如我们对于妇女的解放,中国的女性可以顶起半边天,而在世界很多国家,女性的地位与权力依然不能得到公平对待。然而,我们现在虽然发展的很快很好,也还是要保持用“第三只眼睛”来看待自己、看待世界。中国现在需要的是和平与发展,我们不能过分的谨小慎微,但也不能盲目的骄傲自大,只有谦虚客观的态度才利于国家的不断进步。

关愚谦先生通过轻松的漫谈方式,与在场听众分享了他对中西文化差异的深刻理解,他独特的观点与看法得到在场师生的热烈反响。会议室座无虚席,除了暨大文学院,还有外国语学院和国际关系专业的师生慕名而来。在讲座的最后,关愚谦先生就热点问题与大家进行了互动,他结合自己的生活、创作经验,多方面、多角度地回答了“在翻译实践中如何化解中西文化的差异”、“如何看待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与英国”、“怎样看待新中国文学的旗手鲁迅”等一系列问题,在场听众都感到受益匪浅。

 

 

讲座会持续了两个半钟头,在欢快热烈的气氛中圆满结束。会后,王列耀教授、黄汉平教授与关愚谦和海佩春夫妇、蓉子女士合影留念。

(邢晓天撰稿/彭贵昌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