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和平的二战文化之旅

作者:谭绿屏

笔者接受保山电视台采访后合影于易罗池

滇西太保公园,郁郁葱葱、密林遍野、游人如织。导游小姐说:保山原名松山,明朝嘉清年有名文树者官至太保,晚年隐居此山,故名太保山,简称保山。走过保山,顾名思义,保山其实义在“保卫江山”。

保山市所辖县区,可以怒江为中轴,东西对半分。抗日战争失利时期,日寇乘胜从缅甸入侵。1942年5月,怒江以西沦陷。云南守军击退过江之顽敌小分队,紧急炸毁横在怒江上联接东西两岸滇缅公路的惠通桥,阻断了敌军东渡之路。日军在怒江以西的六库、腾冲、龙陵、盈江等地县数十村寨烧杀掠夺,方园几十里成无人区,所使用的酷刑丧尽天良,骇人听闻,我都无法忍心用文字来陈述。所使用的高爆炸弹将繁华的千年古城变为废墟。千万无辜民众暴尸街头,血染怒江。

当时云贵监察使李根源和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火速赴保山,急迫组织怒江防务。一个月之后的6月14日,即原文记载的民国三十一年农历5月1日,向来好诗词文论的李根源发表了《告滇西父老书》。此文如子夜宏钟,万里惊雷,唤起各族人民奋勇不屈,风起云涌,以不同方式抗击来犯之故。

滇西抗战盟军阵亡将士纪念碑

60年后的2004年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当年的重要战役地现龙陵县委于修建纪念碑、举办龙陵抗日史料图片展。

广场临街保存着弹痕累累,当年日寇的钢筋水泥雕堡。广场阔地立着一人多高的山形原石,上戳红色大字“勿忘国耻”。广场中央两排肃穆直立的青石板联成巨大的碑文刻面,分别载有李根源的《告滇西父老书》和《龙陵抗日战争简述》。简述史料,触目惊心。
1944年5月远征军对进犯滇西的日军开始大反攻。宋希濂将军奉命收复龙陵。

1944年6月4日至9月7日,日寇死守松山待援,远征军久攻不下。工兵开逐遂道至主峰巨堡地下,填弹药炸毁敌阵。丧心病狂的残敌不甘履灭,与冲上前的远征军战士展开手掐牙咬、肉搏格斗。最后在扭打中同归于尽达62对手,惨烈之状令人吞泪难言。松山战场消灭日军顽敌3000余人,而远征军更是付出了牺牲7600多人的惨重代价。

1944年6月6日至11月3日,历时147天之久的龙陵攻坚大战,是整个滇西抗战中历时最长、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战役。古来龙陵为兵家必争之战略重地。此战中远征军三次攻克入城前二次败阵退却。严酷的拉锯战役,共歼敌10620人,远征军伤亡28384人。

一场场敌我力量悬殊惊人的战争。

青石碑还记载着远征军的其他战绩和著名的“龙潞”抗日游击战。并有美军参谋团和航空队的全力协助,更有生活在贫困线人民的奋勇增援。

1990年7月,紧邻龙陵县的潞西县委跟上时代的步伐,拨乱反正,派专人查找早在1946年国民政府建立,后来被文革盲目毁坏的抗战纪念碑、抗战牺牲将士墓碑残余,迁移远征军第97团阵亡将士纪念塔,上书“功在党国,浩气长存”。

纪念碑建成,曾经当过中共俘虏的原国军总司令宋希濂应邀到访。他没有料想到自己的姓名会被铭刻在石碑上。当年抗日功勋被重新纪念。他忍不住向纪念碑三鞠躬,并口口声声再向共产党一鞠躬。感念包含了万千曾经与他并肩浴血作战的将士忠魂,烟消数十载终于得昭雪。

远征军,这个在我1984年出国之前几乎闻所未闻的名字,是那么壮烈的名字,那么英雄的名字,如今终于还其浩然正气大义,让后人千秋缅怀。

太保公园显眼地段竖立着一块一米多高的石碑,纪念着爱国华侨梁金山(1882-1977)。贫家出身,克难成才,与英国人合资开创并出任缅甸英属银矿总经理而成为巨富。一向急公好义,救人救命,援军筑桥(怒江惠通桥),并为抗日捐赠运输汽车80辆,作战飞机1架……是华侨爱国的先躯榜样,先后得国共两党表彰、保护。

国殇墓园

滕冲西侧的国殇园,早为1945年国民政府花巨资所建。这里安葬着收复滕冲战斗阵亡的3000多远征军将士和19名盟军官兵。当年由李根源选用战国楚人屈原所作《楚辞•九歌》中篇名“国殇”作墓园名。

纪念碑高耸于山顶,四周密密排列刻着红色姓名的壮士墓碑。绿草如茵,花木扶苏,青松相映。一派风水宝地告慰亡灵和后人。修有祭奠忠烈祠、甬道、广场、山门,且有倭冢据下。1996年之后已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我们在这里补上了一堂云南抗战血腥战役的真实历史课。保山的一位历史课女教师说,滇西的抗战胜利在全国抗战中极其重要。没有滇西的抗战胜利,全国的抗日战争史就要改写。

保山博物馆庄严、宽大、明亮。在李根源的大幅照片和生凭简介不远,我看到我父母亲的恩师徐悲鸿画的水墨人物肖像李印泉。虽然仅是黑白照片,也顿时让我一怔。他就是李根源?这幅画我可太熟悉了。

记得我大约还是二、三年级小学生时,一天看到伏案备课的父亲工作台旁茶几上一堆画卷中,有一张徐悲鸿所作的李印泉画像印刷品,3A大小。我很感兴趣,拿起来问父亲:“这是谁呀?”父亲抬头看一眼答道:“这是革命元勋。”我又问:“元勋是什么呀?”正好母亲到桌前来叫父亲吃饭,随口按我的理解程度说:“就是抗日英雄嘛!”

当时父母常讲述日寇侵犯时的悲愤往事,母亲的歌声“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不绝于耳。以后几十年,展转于学业、文革、上山下乡、出国、成家,虽然常接触到李印泉画像的印刷品,而且每每令我深深注目。但是李印泉何许人也,一直没有读到书面材料。这次在保山博物馆终于有幸解了这个多年之迷。印泉是李根源的字。在保山之前,我们参观过梁河李根源故居。因停留时间短,人流伧促,室小光线略暗,我没有看见这幅画像。事后查看当时拍的照片,解说员小男生背侧,据然见到依稀可辩的镜框中的李印泉画像,呈现在我的闪光灯中。

李印泉像 by 徐悲鸿

查找徐悲鸿为李根源画像的资料无果,只好多方电话。综合所知汇总如下。

画像右上方题款“民国三十二年六月十六日在化龙桥为李印泉造象  悲鸿”另行“国殇中执绋者稿”。化龙桥地处重庆,也是我父母亲婚礼所在地。1944年病重入住重庆高滩崖中央医院的徐悲鸿当面促成了热恋中的他的两名得意学生的婚姻。91高龄的家父说,化龙桥在当时的重庆市区,如一个乡村小镇。

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退休秘书陈海燕热心帮我找出差外地,听力欠佳的廖静文馆长,了解到当时年仅20岁的静文陪同徐悲鸿赴重庆化龙桥李府作像。静文备水磨墨,悲鸿铺纸凝视。一个小时后,李根源神采奕奕、栩栩如生的水墨画像就跃然宣纸上。画幅宽43厘米,高76厘米。花甲有四的李根源脸部精细,具立体雕塑效果,长袍衣纹简练概括,人物风骨之饱满,精神之刚毅完美显现。可见得时年48岁的徐悲鸿炉火纯青的造像能力。后来廖静文与李根源的儿子在北京政协开会见面,李子大加赞赏这幅画像极了其父。

画像时值1943年,正是国难当头,滇西和大片国土沦陷之时。徐悲鸿满怀忧愤,欲作大幅创作“国殇”。先后画了许多素材手稿包括请学生作抬棺的模特。准备将李印泉像作为“国殇”图中前排执绋者。可惜这幅已经花费许多心血的创作,没有最后完成。李印泉像原作现存北京悲鸿纪念馆。

保山博物馆还陈列着徐悲鸿的一幅水墨奔马图照片。画赠坚守抗战的云南省主席龙云。见证了抗日战争时期,徐悲鸿以画笔为武器,在他一向注重的写实绘画风格之外,身体力行,超负荷画出了无可计数的大写意水墨马画,赠送抗战前线将士。壮胆识、励志气。那水墨酣畅、激情宣泄的奔马,毛发飞扬、无羁无绊,令壮士不禁想挎刀上马,冲锋陷阵,克敌致胜,保家卫国。

为着求证李印泉画像的史实,意外得知徐悲鸿的长子徐伯阳1944年11月以16岁少年之龄参加了青年远征军。

1944年,是世界反法西斯阵营大反攻时期,国际局势开始逆转。滇西对日反击生死交战正酣。然而全国范围内国军抗战战区却节节败退,44年8月竟至全面崩溃。各种因素再加上长期接受日本“武士道精神”灌输的侵华日军尽管大局注定失败,仍然疯狂进攻不肯退却,要决死战。面对强敌,老蒋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全国民众人心大振,十二万热血青年学子报名从军。在美援军事装备下,演练成空前高素质的抗日部队。

在成都上中学的伯阳,因不满时任国民党宣传部长的张道藩同生母蒋碧微的关纟,被其母发现而断生活费。无生计之中被美式装备美式教官的英武军旅生涯所吸引,伯阳当即自作主张在成都报名,到昆明编入孙立仁将军的印缅新青年远征军。转战缅甸打日本,九死一生。1947年退伍上大学。1949年伯阳没有随母亲去台湾。结果因其远征军经历被划为右派,打成反革命,劳动改造多年。

沉重的精神枷锁并没有减退他生存的意志。从军野战,长年的体力劳动,与世无争、沉默的生涯,赋予他相对健康的体魄。外貌斯文,比实际年岁年轻得多。是走过生死战斗第一线的人所得到的造化。言谈中保留着当年加入的部队享有美军精良装备的自豪感,不失男儿义勇本色。他是日见凋零的远征军幸存者,重要历史的见证人。

保山的二战文化之旅,代表着保卫世界和平之旅。滇西人民为保卫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战争狂人一旦发酵,战争就会在身边爆发。世界科技文明发展至今,仍不能保全天下太平。战事时起时伏,遭秧的仍是无辜百姓。贫穷落后就要挨打,国富民强多么重要。振兴中华、福祉全球,保卫和平,是全国各族人民、台胞和海外华人共同的前程。

保山的二战文化之旅,让我想起2002年我在菲律宾瞻仰二战阵亡美军墓园。四个方向看去,都是一望无际的白色十字架。包围在中央的是深色拱形门洞式纪念建筑。高大的内壁墙上布满各次战役的巨型地图振憾人心。目前在滇西,还很难看到这样明了的战略图解。

徐悲鸿与蒋碧微的儿子徐伯阳(左)和笔者谭绿屏2005年于江苏省美术馆徐悲鸿纪念画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