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成立大会暨学科建设报告会在暨南大学召开

2002年5月28日,“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成立大会在广州暨南大学曾宪梓科学馆隆重召开。来自全国各高校与研究机构的专家、来自世界各地及中国台港澳地区的华文文学代表、知名作家、学者及嘉宾参加了本次大会,并于29日举行了题为“世界华文文学的学科建设”学术报告会。

成立大会当天,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筹委会主任曾敏之先生在开幕词中讲到:“学会的宗旨是要发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开展对世界华文文学的学术工作,加强中国文学界与海外文学界的合作与交流,目的是加强民族的凝聚力,促进祖国的和平和统一,以及促进世界华文文学的创作。在全球化的时代,学会感觉自己的担子很重,必须以一种开放的态度来积极地吸收、丰富我们的文化,以坚持我们的民族特色和优良传统。华文文学经过二十多年的风雨历程,相信在踏进新世纪以后能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发扬光大我们自己的文学与文化。”

会上,国务院侨办副主任刘泽彭先生代表国务院侨办对学会的成立表示祝贺,暨南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蒋述卓教授代表暨南大学对学会的成立也表示了祝贺,并表示非常高兴学会能把暨南大学作为学会的挂靠单位。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邓友梅先生精彩的发言赢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他强调:一个民族的文学想要在世界上立足,不仅取决于文学本身,更重要的是文学背后民族国家的力量是否强大。他代表中国作协向学会的成立表示祝贺,同时特别感谢国家民政部对学会成立的支持,他说:“在过去的一百年,西方文化比东方文化要强大得多,但下个世纪,东方文化将会有更好的表现”;他认为学会的成立是“功在千秋,利在子孙”。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筹委会常务副主任、暨南大学中文系饶芃子教授向大会报告学会筹备经过及学科建设概况,她强调:华文文学是当今世界最大的语种文学,较之英语文学、法语文学、俄语文学、西班牙文学等,它拥有世界上更为广泛的读者。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世界华文文学经历了从“台港文学”到“世界华文文学”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是从事世界华文文学创作、研究的作家、学者和业余研究人员自愿组成的全国性民间学术团体,它的成立标志着世界华文文学界在中国有了一个统一的团体。学会成立以前,世界华文文学界已先后在广东、福建、江西、上海、云南、江苏、北京等地召开了十一次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和国际研讨会,并出版了多本学术论文集。从事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教学的高校,从20年前的二十多所发展至现在已有五十多所,几乎遍布全国的重点大学与主要研究机构,大批中青年学者、研究者进入了这一领域,并逐步走向成熟。而目前要在加强学科建设、队伍建设、资料建设及世界格局中华文文学的交流等方面作进一步的努力。学会成立以后,将组织、协调会员和有关学术文化机构,开展有关世界华文文学的学术研究,并将经常地、定期地举办高层次的学术交流活动以及学术讲座、报告会、座谈会、笔会等文学活动;积极收集、整理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资料,向有关文化出版部门推荐优秀的华文文学作品,促进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华文文学与其他语种文学的沟通和共同繁荣。

成立大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章程,选举曾敏之先生和张炯先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为名誉会长,通过了学会顾问名单,投票选举饶芃子教授为学会会长,陆士清教授(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为学会监事长,并设立了包括学术、教学、对外交流、出版策划四个专门委员会及秘书处。

成立大会结束后,与会代表和嘉宾在暨南大学举行“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揭牌仪式。国务院侨办刘泽彭副主任、国外司熊昌良司长、文宣司刘辉司长及广东省政府有关领导亲自到场为学会成立表示祝贺;香港作家联会创会会长曾敏之先生、香港《明报月刊》总编辑潘耀明先生、《香港文学》总编辑陶然先生、《香港作家》总编辑梅子先生、《香江文坛》总编辑汉闻先生及海外华文文学会代表、知名作家、学者莅临暨南大学的成立大会现场;菲律宾、印尼、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国家的华文作家团体也都为成立大会发来贺信、贺电。

5月29日,学会召开大型学术报告会,邀请国内外著名学者、作家就“世界华文文学的学科建设”进行专题学术报告与研讨,共有13位学者及作家就相关问题及各地区华文文学情况上台向大会代表作了精彩的演讲。

刘登翰先生认为:目前世界华文文学学界还没有完全厘清世界华文文学的概念和范畴,在多方面的探讨没有进行有效的归纳,致使现在的世界华文文学界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研究的范畴也多有争议;世界华文文学如何与其他语种文学进行沟通和交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还提出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从文化身份到身份文化,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究竟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才比较有效及有价值;如何创造属于世界华文文学的特色,如何发挥我们的力量对于世界华文文学的发展做出贡献。

来自马来西亚的戴小华女士向大会代表作了关于80年代以来马来西亚文化圈的现象概述。陶然先生则从新闻和编辑的角度讲述了他眼中的香港文学发展的情况,他认为从50年代以来,香港文学的变化比较大。

南昌大学中文系陈公仲教授提出:目前的世界华文文学界存在某种躁动、不踏实的现象,许多年轻的研究者没有抱着一种谨慎的学术态度来对于华文文学研究,有某种急功近利的不良趋势。陈教授从语言文学艺术问题、语言问题、史料问题、新移民文学问题等方面具体举了例子,从当前的世界华文文学研究现象中寻找弱点,指出:若要进行有价值、有意义的华文文学研究,就必须端正研究的态度。

邓友梅先生提出民族精神和香港文学发展的问题。他认为:世界华文文学是一种文化认同的现象,表现了一种民族精神的凝结;香港文学是世界华文文学中一支强大的队伍;在经济社会里,纯文学的刊物有很大的难处,而香港文学刊物克服了种种的困难,创造了品牌,特别是《香港文学》已经成为香港文学的代表刊物,成为世界华文文学的荟萃地。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匡汉先生则归纳了华文文学的概念,并对该学科已有的成绩作出评价,提出:研究世界华文文学要注意学理性、原创性、独特性等诗学问题,要有独特的对象、范畴;华文文学研究要对具体学科作有序的联系;具备独特的认知方式;在研究中要注重个案分析,充分注意文学本身所具有的特点;他还谈到华文文学学科开拓的可能性以及其思维的多重性;并提出学术研究的“十字箴言”:大气、凝重、实证、灵动、原创。

黄维樑先生向大会代表描述了一幅香港的文学社会图象。他认为:香港现在有严重的“重科学轻人文”现象;在“图腾时代”,大众文化的流行使文学成为“小众文化”;英语大行其道,年轻人的中文水平大多数都很糟糕,但英语水平也不见得有多大的提高;香港的大学盲目崇拜西方,总是希望能成为东方的“哈佛”、东方的“剑桥”;崇拜“洋和尚”。虽然有品位、有深层次文化意蕴的文学越来越小众化,但黄先生对文学的处境还是不悲观,就像在香港的大型购物中心里,虽然大多数商店为吃喝玩乐的地方,但总是可以看见一两间、三四间的书店,这就是文学在香港的真实境况。

梅子先生则就香港文学的史料问题向大会代表作了非常详细的介绍,这无疑对于香港文学的研究有莫大的帮助。他主要从作家作品选、香港文学史编著、香港文学杂志状况及图书馆资料等方面作介绍,力图让参加会议的代表对于香港文学史料有一个全貌的了解,以帮助对香港文学有兴趣的研究者在浩如烟海的故纸堆里找到权威、有价值的资料。

菲律宾华文文学协会副会长柯清淡先生饱含深情地对菲律宾华文文坛与中国文坛的交流作了声情并茂的介绍。他在菲律宾呆了53年,参加文学活动时间却有50年。每一年他都要找一次机会回到大陆,从80年代初开始,菲律宾的左派文学团体就和福建省出版社合作联系出版了散文集、诗集;到了1985年,菲律宾华人社团就组织了6人访华团到北京、上海、福州、泉州等地参观访问,拜访文学界人士;90年代以后,大陆学者去菲律宾比较方便,因此相互之间的访问也就多了起来,菲华文坛和中国文坛就有了更加密切的联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赵稀方教授对华文文学在国内和国外的反应有很大的感受。他谈到他在国内和国外的两次不同遭遇,国内的那次他谈香港文学,没有什么反应;而在英国伦敦大学的亚非学院里,他还是讲香港文学,但反应却非常强烈。他认为:海外华文文学在理论上可以有很多提升,可以从文化认同角度来看海外华文文学。他赞叹先驱者的努力,认为最近几年来研究者所采用的形式主义、叙事学、女性主义、历史观察等新手段对海外华文文学研究来讲是非常好的方法。他认为历史是一种叙述,比如“想象社群”的观点,拿香港来说,香港就是在西方、中国叙述下建立起来的,是一个叙述中的香港。他认为:在香港对立的是中英语言的对立,而不是中国与英国的对立。

荷比卢华文写作协会会长林湄女士认为:身处多元文化社会中,有良知的作家都将有所思考,何况创作本身就是一个思索的过程。海外华文作家的视野风景和心灵感受是多样的,他们一方面带着原有国的文化传统,另一方面又受到西方文化的熏陶,新的生活丰富了作家的写作题材也呈现了作家的思考;漂泊意识和灵魂归属是海外华文作家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认为,无论在哪里,作家的写作精神状态是非常重要的。

泰国华文文学作家协会会长陈小民先生认为:学会的成立体现了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精神,是顺应历史的发展轨迹,是一个里程碑。泰国华文文学事业在祖国大陆开放的二十多年里,克服重重的困难,提出“走出湄南河”的发展路线,背靠强大祖国,面向世界,不懈奋战。在这期间,为整理总结泰华文学史,许多人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对泰华文学作品进行了一次调查摸底,共有400多本书目上网;出版“泰华文学”纯文艺双月刊;出版两套文学丛书,并且将其放在网络上,便于阅读与传播;实行“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和中国作协有交流协议,经常在东南亚各国参加学术会议,加强与世界华文文学界的交流与联系。

复旦大学台港文化研究所所长朱文华教授最后对学会的工作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希望学会能加强对国内各学会业务上的指导;二是希望学会在教育和引导学会会员的研究上,有针对性地做一些工作,如评比优秀成果、奖励成果等;三是希望加强与海外华文文学界的联系;四是认为设置一个教学委员会非常有远见,提出是否可以进行联合培养研究生的工作。

大会在各位代表的热烈掌声中结束,名誉会长曾敏之先生即兴作了一首诗以表达他二十多年来的夙愿成真的感受,并相约大家在2002年10月在上海复旦大学举办的“第十二届世界华文文学研讨会”上再次相见。

(胡燕妮)